林玉山画作轶闻(7)奇珍异兽、得心应手

梅溪子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3日讯】“观物之生”为着写生﹐玉山伯一生艰苦卓绝、费心费力﹐但乐在其中。早期1930年绘“莲池”时夜宿草寮受蚊叮咬、清早蹲守池畔以听荷花乍开之音并闻其清香﹐又不惜成本用金粉涂画泥池之色。194X年为了描绘矢鸡﹐到田里写生野禽﹐又花钱到市场买回一对公母矢鸡来饲养、以便详细观察速描记录在案。他所提倡的﹐自己都身体力行﹐在师大时大热天还是带领学生们到处去写生。

玉山伯走到那里就写生到那里﹐到世界各地旅游也是如此。最有名的就是1975年他到美国华府动物园看到了熊猫﹐1976丙辰年根据写生及记忆绘作了“熊猫图”而题下﹕“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云云。留下1978年熊猫速写﹐应系退休后与夫人再造访华府时所作。

写生只是素材﹐玉山伯教导学生们学了技法后﹐要融会贯通把绘画者个人的感受发挥出来﹐但那是真善美而不是走火入魔似地乱画一通。所以对艺术家而言﹐人文素养与哲学思想修为至为重要。

譬如说画龙吧﹐龙是神话动物﹐文史上有记载﹐台湾庙宇石雕多是龙虎﹐日本画家历代也有人专门画龙。龙无法写生﹐只有靠其他动物形象各取一部分组合成想像图形﹐重视的是笔色构图与神彩。有国学基础﹐知道“虎从风、龙从云”及“鱼跃龙门”的典故﹐画家才好构思画龙题材。玉山伯早年画过水墨龙图﹐1971年作“卧龙图”、1972年“际会风云”、1975年“鲤鱼化龙”﹐1975年“云龙图”题有“仿堂本师笔意”字样﹐到1988年更上一层楼画了好几张彩墨“扶摇上九霄”、“乘时变化”(见图示)、“跃天池”、“云龙戏珠”等图。

照笔者看﹐要“我手写我眼”﹐“仁民爱物”才能心物感应﹐“天人合一”方可体察万物入画﹐“诗情画意”终于“得心应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