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年前高智晟出狱后致胡佳信(3) 红军长征精神与国保警察的恶行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13日讯】我在被关在牢房期间,中共方面曾给我播放大量的反映红军长征精神事迹及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的一些影视片段。播放者倒也诚实,他直言告诉我:“我们知道你们这些人眼里是没有国家和民族利益的,只有把中国搞乱,达到你们不可告人的目的才是你和范亚峰、郭飞熊们最上心的。我们并不是想通过这些历史来唤起你的良知,而就是想让你知道,我们死了多少人,流了多少血才换来的政权,是想让你明白,我们不会拱手将政权让给你们这些人的。高智晟,你对历史太无知啦,看看三千年的中国历史,有谁能在不死人、不大批死人的情况下得到了政权?”说这话的,是中共的一位处级官员。这样的话,在我被固定在铁椅上五百个小时里,在各类不同级别的官员与我 “沟通”过程是无数次地被重复过。

从这些官员们的言语中看,中共集团内的相当一部分下层官员的思想中是几乎没有多少时代的烙印。仿佛时间的流逝,人类时代的进步都跟他们没有一点关系。这些操作层面上的官员认识倒也真实,在夺权的路径上,三千年来大家都是一丘之貉,我们也不例外,休想让我们在失权的路径上生出例外事。

面对这样的谈话,我常常是痛苦不堪。这不仅仅是因为我像动物一样被铁器固定在铁椅上。我无意就此来说我有多么的高尚,但是我无论如何不认同,他们之“你们就是为了夺权(尤其是范亚峰,有很大的政治野心。在多个官员的嘴里说到这句话时,都要强调这句话)”。更鄙视他们拿红军精神来为自己今天的恶行辩护的嘴脸。

中共组建初期,在“打出一个自由、民主,由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的口号下,在它的参加者中的一大批人中间,确实培养出了一些很美好的、高贵的质量。但即使是今天的旁观者都非常明白,他们大都不是奔著“为”打出一个自由、民主,由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这样的目的来奉献他们的高贵质量,甚至是宝贵的生命的。有谁当时明白,他们以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政权,会比他们推翻了的政权更加的血腥暴虐,更加的冷血专制呢!尤以对人民的言论自由及思想的箝制方面,比他们拚死埋葬的反动制度更加的反动及不道德呢?有谁能想到他们自己流的血,掉的脑袋,成了今天专制集团专权压迫人民的原始资本呢?

即使当年的红军长征精神是一种不存争议的圣贤精神。其无论如何也不能成为今天专权者倒行逆施的正当理由。

中共国保警察在今日中国肆无忌惮施行无法无天恶行,无论如何,将是人类长久铭记的这个时代最为黑暗的记录。虽然,中共从来不像已过了70年的红军长征精神那样去宣传它。

这几年,中共国保警察在对国内人民的镇压过程中,他们竟能将丧尽天良和丧尽颜面无不至极致。专制制度在中国的这个时代,在人类无限放纵、放大和发扬人性邪恶及人的厚颜无耻方面提供著无限饱足的恶能量。中国的国保在这方面将之推至颠峰。一定意义上讲,专制制度,是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结构性的、最具破坏性的、最邪恶的死敌。他们有时候就公然地用赤裸裸的厚颜无耻和泼皮无赖的方式实现他们的目的。诸如,在过去的一年间,中共国保对我一家所实行的一切。有些朋友曾携激情批评我的,记述中共警察、特务的文字中,使用了太多的诸如:下流、无耻、荒诞、流氓等文字。这实在不只是一个简单的选择技术及个人行文的癖好问题。这些成群的跟踪者在今天仍在持续的跟踪中,他们以令常人难以置信的,直接的下流(还得用这些文字。这何尝又不是我的烦恼)和公开的不顾颜面,以达到对你的精神折磨目的。一度时期,跟踪者每每成群地与我一道拥入我要去的卫生间,尤其是有时去肯德基的卫生间里和我老家的厕所里。那场景本来即小得难以让人尽情“发挥”。他们有时是六、七个人一齐拥入。他们的进入也并不借方便之名(老家的厕所仅能蹲一人)。他们就盯着你进入厕所后的全程动作套路。这种行径给我带来的行动上的麻烦远大于心理上的麻烦。对这样的行为及其目标动机的语言描述,老舍先生再生又当如何安排文字的使用。最令人类蒙羞的是,在陕北期间,那在24小时围堵在我家门口的国保们,竟竞相以展露下流的花样取乐,那尿水冲击家里木门板及群体狂笑的声音,永远应算在人类人性及心理残缺的最黑暗的记录账上。后来,在已被锁在铁椅上的我对之再次强调我的震惊及反感时,与我谈话官员的超然神情同样令我吃惊:“那是公开侦察过程中的工作手段”。这就是我们同样作为人的根本不同。我回到家后得知,大群的国保警察在我被关进牢狱后,以比上述更为恶劣的行径,更为邪恶的手段来对付我的妻子、孩子及岳母,十几名国保人员竟长期住在我的家里,24小时里,一边看电视,一边大声喧哗。客厅、卫生间、厨房被他们长期霸占,家里的老人、小孩睡觉也被强制地开着灯、开着门。妻子告诉我,这完全就像一场恶梦,就好像实实在在地置身于地狱之中,“我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在那些男女的眼里,老人、小孩是根本不存在的,尤其是第一次殴打你的那个大个子,长得体体面面的,40多岁的人啦,他呆在咱们家里,让我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羞辱。”

我们应当承认,红军长征途中确有一些人类应当共同感到自豪的东西。诸如人类在身临绝境时表现出的超乎想像的顽强精神,那种在求生面前像泣鬼神的宝贵精神,觉得只是人类共有的可贵财富,但它与中共反文明势力今天的恶行风马牛不相及。

2006年12月27日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5-14 12: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