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年前高智晟出狱后致胡佳信(4) 你的弟弟是严重威胁到国家政权的坏分子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13日讯】我3岁前,白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姐姐的背上度过的。由于家境贫弱,姐姐11岁起便远离家乡到定边县的一个亲戚家当保姆,不挣一分工钱,只为有饱饭吃。由于掏不起路费,此一去至被那个亲戚包办买卖出嫁止,姐姐未回过一次老家。

1975年,父亲离开人世的前一个星期,姐姐带着自己一岁的女儿回到老家,其时姐姐18岁。

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文字来描述姐姐迄今为我们这个大家庭的爱的牺牲和付出。纯粹、崇高、伟大、无私这样的文字,在姐姐那坚韧延绵的舍己付出面前尽显平乏。在父亲去世的最艰难岁月里,姐姐硬靠牙缝里挤出的力量接济我们度命。在这样的接济过程中,姐姐、姐夫常常饿得浮肿。其时我还不甚懂事,只记得每次接到姐姐汇来的钱(从未超过20元,大多为10元),母亲都会捏著汇款单痛哭失声,母亲会说:“这是在吃我可怜孩子身上的肉啊。”那时候的我,大多是懵懵懂懂。

2006年,姐夫患病至生命的最后阶段。我于8月4日驾车赶至东营,打算陪姐姐度过这个艰难时段。同我一起来到姐姐身边的还有大群中共特务。当时我们没有预料到的是,一场同样也是重大的灾难,正在姐姐家及姐夫病床周围紧锣密鼓地策划着。

山东省乃孔、孟之乡,被中共号称GDP及综合实力全国第二。但那里近几年的黑暗及邪恶力量聚集的恐怖程度及速度,在中国也是仅次于北京、上海,堪与广东齐名。那里的恶劣官吏制造的一起起野蛮、血腥、缺德的事件,辱没了人类的道德、理智、颜面,甚至是人类名分的本身。置身那些事件中,那里让世人看到的是漫无边际的、取之不尽的邪恶资源,大有赶超北京、上海之势头。

据直接可靠的消息称,由于我曾多次撰文揭露、批判中共山东的反动势力,对我们社会文明之戕害丑行,中共山东省反动势力头目常怀迅速置我于死地之念。尤其以我的第二封公开信揭露的山东省在残酷镇压“法轮功”修炼者方面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腥和残暴后,中共山东的秘密警察是最早开始在我及我家的周围展开秘密活动的。8月份我到东营后,山东警方策划制造交通事故夺我性命计划未成后,山东省拟对我进行抓捕,这在我被绑架的当天夜里,自称是东营市公安局的人将我姐姐暴力绑架在一个据姐姐讲是“像是一个招待所”的地方进行“实审”时讲出的话里即见端倪:“你的弟弟是严重威胁到国家政权的坏分子,也严重地威胁到山东省的稳定大局,上面这次要不动手,我们也会动手收拾他。我正告你认清形势,赶紧和他划清界线,赶快揭发他的罪行,如果你不老实交代,你的罪行要比他都要严重” 。

据姐姐讲,从8月13日起就有有三名女便衣开始跟踪她。她说她开始没有在意,认为不可能会如此荒唐。但她被绑架后的当天晚上强制不让她睡觉的正是这几天一直跟着她的那几个女人。荒唐被证实。她说8月14日发生的事更加荒唐。只是这些荒唐在8月16日后完全明白。姐夫最后的日子,每天夜里由两个儿子来陪侍的。这两个儿子均系姐夫的前妻所生。8月4日前还从未与我见过面。8月14日傍晚,姐姐离开医院回家,刚走,姐夫的儿子就被带走。8月15日早晨赶到病房的姐姐被告知说,姐夫儿子的单位有急事需要他们回去处理,单位的人代替他们来陪侍姐夫。后来才得知,处在危险时期的姐夫一家人提前一天已被警方秘密控制,生命垂危的姐夫落到警方手里。姐姐的两个女儿文化程度都未高过初中,从不关心政治,从来都不知道他们的三舅父在做些什么,还常常给我讲是共产党哺育了她们的生命,帮助她们长大成人至参加工作。我也从未在这方面多说一句话来影响孩子们的看法和认识。但是我的“罪”也株连了无辜的孩子们。8月14日夜,两个外甥女和她们的各自的丈夫都被分别叫到自己的单位控制起来。她们在接下来的一天一夜的时间里被没收了手机,隔离起来分别被人看管着。直到8月16日下午才在形式上解除对孩子们的非法审判。后来医院告诉姐姐,8月15日夜里姐夫病呈危势,医院紧急抢救几个小时,可没有一个亲人在姐夫身边。从8月14日起,姐夫病房对面的房间里住进了警察,“里面最多时有二十多个人,他们的门24小时都开着,就盯着我和你姐夫,直到你姐夫去逝。三弟我就不明白他们怕什么?我一个老太太,骨瘦如柴,你姐夫眼皮都睁不开了,那些人要多无聊就有多无聊,过道里有时有三十多个人守在那里,那得花多少钱呀?”

8月15日上午12点左右,从医院回来的姐姐上楼,“楼下跟进来不下30个人,到了家门口才发现,楼上楼下的楼梯全是便衣。他们把我挤得连钥匙都不好掏出来。我刚把钥匙插进去,他们就猛地一把将我的鼻子和嘴摀住,门被踢开的同时一下扑进来有30多个人,我看到闯进你房间就有八、九人,我听到他们打你的声音后,我一下子就瘫倒坐在地上,三名女的把我抬到沙发上,二十多人在房里搜了一个多小时,整个家里就像土匪抢劫过一样,从头到尾没人说一句话,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后来把我绑架到一个像招待所的地方,我当天夜里由于着急、生气、精神紧张,昏倒过一次。他们掐我的人中将我弄醒,我听到有人说:“不行就给她灌白糖水,不然晚上没法审问她”。后姐姐就躺在床上被他们连夜“审问”。

2007年1月9日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5-14 12: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