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年前高智晟出狱后致胡佳信(5) 2007年元月13日再致胡佳、曾金燕

【字号】    
   标签: tags:

亲爱的胡佳、曾金燕:

你们好!

前阶段曾写了一封较长的信予你们,但颇费了些周章才从我家里转了出去。我现在的处境外部世界难以想像,更难以置信。用我和妻子调侃时的话是:我现在是既无眼睛,亦无耳朵,嘴巴也就剩下了吃饭的功能。具体的说,是我的全家被完全隔离呈人类上古时期般的原始状态。我无法用语言简明扼要地说明这种状态及我们的内心感受。中共反文明势力实际上已成功地将我的家变成了看守监狱所,反而将原本囚禁我一人变成囚禁了我的全家。我的妻子、孩子成了他们手中的人质,他们在这方面倒也很直率:“太爱你的老婆和孩子是你的软肋,这是我们意外找到的你个人致命的‘七寸’。我们制裁你越轨行为的方法不复杂:就是让你老婆和孩子骤然间失去一切生活保障条件。说文雅点就是让她们陷入无限的动荡之中,我们说到做到。我们在这方面的能力在这次斗争中你们应该是看清楚啦”。这些邪恶之徒在这方面是绝对的说到做到。我们不能获得任何通信条件。全家人,无论谁外出,必有成群的流氓便衣贴身紧跟。买来的任何电话卡都无法使用(奇怪的是偶尔还能使用一两次)。外出不许与任何人讲话;“与任何外人讲话,都会被我们看成是对党和政府的公开挑衅,一经发现,我们就在你的老婆、孩子身上做些工作”。我的感觉就像被捂在一个小闷罐里面一般。

在我的妻子、孩子能够有效脱离危险前,我将平静地怀揣这颗苦果不露,这也是我对你们的请求。
与前封信一样,我再次向你们表达清楚的是:高智晟没有变,我不会为任何利益背弃我的良心和损害我的灵魂,但现在我不得不停止去做一些事。

不要过多地为我一家担心。现在的处境比我在看守所里好了许多!我去看守所的经历能让闻者骇容,腿部的疤痕将是一种长久有形的记录。他们以为已经完全地剥夺了我的一切,我在更多的时间是快乐的,即使是去看守所亦然。我仍然有头顶的太阳月亮,仍然拥有水、拥有火,爱我的妻子、孩子,有像你们夫妇一样爱着我的境内外朋友。我仍然具有读书、思索及写文字的能力,那被朋友们称作是苦难的东西,顶多在阶段性地造成了我们的身体之痛(我的妻子、孩子被多次殴打及公开地侮辱),根本不可能造成我们灵魂的损害。我们的健康和那些被我们视作是美德的东西还都在,并且都还完好无损。尤其是我的人格和良心。至于我女儿老是唠叨著的,外界暂时对我名声方面的言说,并不在我的担心之列。那只是喜这般言说者心仪的,其间的痛苦还是有的,比如我不能和好朋友们面见。有时这种痛苦亦携长驱直入,锐不可抵之势而来,常也来势汹汹,也常有永驻之意。但我每每驱平常心、忍耐心以抵挡之。经一年多来的高频率校验,我发现我在这方面的软实力颇为厚实。它总能适时应势地起到屏堵之效。使在外人看来是携灭顶能量的灾痛,迄今从不致伤及我的身体和灵魂,当然这是上帝的功劳。这方面请你们释怀。我深谙专制者的邪乎,知道最终要经历这一切,其间的耐心忍受一切是早已备足的粮草。凭心而论,我也深知我的身单力薄,本意并不在乎与这个强大的、且少有理性的,稍不遂意即随时弃丧人性的集团有任何对抗之意。对抗从来就不是我的追求。我是人,我看到可畅行无羁的罪恶,尤以对“法轮功”修炼者迫害的血腥、残忍及广泛程度让我作为人的良心感到不安。我只是指出了它的存在。这是大部分人都心知肚明的罪恶。你显然也不解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他们针对我全家一年来所作的一切,完全丧失了人类的理性及颜面。对我一家而言,我们赖以支撑下去的,除了朋友们的关爱外,惟有对真理、真诚、未来(而不是今天)价值的期望之念。他们的判决说我“造谣、诬蔑、诋毁党和政府”。这样的结论实在有悖常情。我不可能冒着失去一切的危险去干“诬蔑、诋毁党和政府”的傻事,除非我无聊到精神失常的地步。他们也始终未拿出一个字的证据来证明,说我的调查结论是虚假的。

折磨、恐吓并不能永远阻止我公开捍卫自己的立场。用恐怖的暴力压制真理的恶行,在有专制统治的地方伴人类历史长期存在。但所有的暴力只会让真理愈发明白。在今天的中国,包括那些镇压的执行者中的大部分人,有谁不知道我们揭露的那些罪恶事实不及“法轮功”修炼者实际承受苦难的万分之一。在这一问题上,我还是有些失望的。我至今看不到人类中能压倒这种公然存在着的邪恶暴力的优势。我的家门口每时每刻都发生著的,中共反动势力无法无天的邪恶暴行足证。我们面对这些光天化日下存在的暴行是何等的孤独。在这样的制度下,人的原始天性完全替代了理智。两位亲爱的朋友,专制文化的肮脏及不道德早在上古时期似已成为文明人类的共识。它是迄今不多的仍被文明人们时常公开在台面上奉迎的肮脏及不道德。这种公开奉迎的台面有时还是颇有些规格的,诸如白宫的南草坪和白金汉宫,这也只有一种例外,那就是当它们肮脏和不道德与政权为伍时。

亲爱的朋友们,中共反动势力的暴行只能暂时阻滞我的思想及言论之表述,独裁者拥有包括我全家的人身自由在内的一切。但他们最头痛的是无法拥有我的思想。由于思想,我却拥有了整个世界。对独裁者而言,这是整个世界不完美的具体缺陷。强权也是常常会遇到一些苦恼的。诸如压制伽里略者就无法做到禁止众人仰望天空,这就意味着像伽里略一样的发现就会随时产生,真理之光虽然还不能消灭无法无天独裁者的暴力,但它却能有效打击它们的嚣张气焰。党和政府长时间地、目不转睛地虎视着我一个个体、长时间地在我的家门且裸露出狂燥、不安及无法遮掩的惶恐和怯弱即足证,因为他们清楚我手无寸铁,尚有三寸肉舌。

最近几年里,去你的家门口,去陈光诚家门口,去郭飞雄家门口,中共反文明势力不断上演着的无法无天不仅表明了他们的绝望及仅剩下了人类最原始的手段。它是今天全人类文明肌体上确信无疑的毒瘤。没有人认识不到任其长期存在,对追求人类文明完美价值的荼毒,但更多人在这样的威助面前揣度的则是自己的眼前利益之保有。揣度过程中,这些毒瘤就获得了其必然存在,且长驱直入的能量反哺。这是人类良知及勇气的残疾。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5-15 12: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