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年前高智晟出狱后致胡佳信(6) 我的软肋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13日讯】我显然不具备像革命者那般的铁石心肠。在中共反文明势力看来,这便是我个人人性的软肋。一位未表明姓名及身份的中共官员曾赤裸裸地对我说:“高智晟,你玩不过我们,你不是玩政治的料。要玩文雅的,玩政治,我们玩死你,要玩黑的,我们找几个流氓就能弄死你。我们这次抓你有一个最大收获可能你自己还不知道,那就是我们发现了你的软肋,我们找到了拿你的‘七寸’,你太爱你的妻子和孩子啦!我们抄了你的家,没收了你的全部财产,这样做只是给所有敢反对共产党的人看看,并没有想到当你知道老婆孩子没饭吃时会有那样强烈的反应。你不是一个政客,你向我们暴露了你的‘七寸’,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现在问题变得简单啦,今后无论什么时间,什么环节,你的老婆孩子就在我们手心里,咱就拿她们说事情,你不用骂我们卑鄙,没有人性,你是什么东西,我们之间就是你死我活。你家宝贝女儿这次数学才考了30分,让你好受的还在后面呢!我们的措施多的很,多得你想都想不到。我们有六到十名同志每天就呆在你女儿的学校里做工作,现在你女儿班里的同学已没有几个人再理她啦。我们既不用强迫,也不用威胁,我们就用小孩子的办法(回来小女儿向我们哭诉,说那群男女警察每天买一大堆好吃的收买她的同学,不理她的同学每天都能分到一大包好吃的东西。)达到了我们的目的。你的小儿子每天去幼儿园我们都有一群人跟着进去,你老婆气得暴跳,我们要的就是这效果,你出去我们暂时从你女儿学校里撤出我们的工作人员,只要你接受外界一次采访,发表一篇文章,还和那些所谓的民运、维权人士来往,我们立即恢复在你女儿学校的工作。这次斗争过程中,你们一家也看到我们的党和政府在这方面的工作能力啦。你是个聪明人,这样的话以后我们也不用常和你谈,谈一次,你肯定能记住很长时间。”

我爱我的妻子,我爱我的两个可爱的孩子。任何价值都无法成为我选择牺牲她们娘仨利益的理由。我无法做到这一点,尽管我不道德地狠心尝试过。中共反文明势力也发现了我在这方面的不可救药,我的妻子、孩子成了他们人质。他们已完全知悉,我断乎不能接受对我这些至亲的压迫和欺辱,此已成为使我“驯服”的缰绳。

在被“释放”的当天里,我被从看守所警察的手中交到北京国保警察的手里。孙荻即告诉我,你和你的全家须离开北京外出一段时间,格格的学校的工作由我们去做,春节在新疆过。感谢上天的眷佑,不知何人向外透露了这一被国保视为绝密的消息。外界的指摘,使他们改变了这一决定,在我回家后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们全家被隔离成原始状态,无法获得任何通讯条件,买来的电话卡通通打不成,奇怪的是,国保的电话却能打进来。每天都有想来看我们的人被推。到12月26日,孙荻向我宣布,家里其他人可留在北京,由我一个人出去到山东,再到陕北,行程必须绝对保密,如果我家里人透露了消息,就对你的妻子孩子采取紧急措施。12月27日,孙亲自率队“陪”我赴山东、陕北,后送岳母至乌鲁木齐的漫漫旅程。一路上,即使在行进中,两台摄像机都不停地对着我、对着我的手拍摄著。每至停歇处,成群的国保警察欢喜笑脸上来和我“合影”留念,在河北石家庄一家酒店里,我和姐姐正在餐厅吃饭,一群便衣都跑过来和我们围坐一起,端著酒杯纷纷作出给我“敬酒”状,两台摄像机、照像机忙个不停,我心知肚明这群人在想什么!我始终笑脸以对,让他们拍摄了个够。

国保部门原以回家祭母及探亲的名义让我长期滞留在外,以彻底隔绝我与外界的联系。可令人惊奇的是,我和我一家全无外泄信息的条件,但我被迫外出的消息还是被外界知晓。最令人叫绝的是,无论我到山东、山西还是陕北,每到一地,外界都能准确知道,国保们对此甚是沮丧,说“胡佳这些人简直就像恶魔,太讨厌啦。”元月7日,据悉香港一些人已赶至西安,要来陕北看我。国保们大为恐慌,只好终止了这些计划好的“长期的”旅程,“与其在偏僻的陕北对付他们,还不如到北京,咱们明天就离开。”8日,我们忽然离开陕北,赶至石家庄市。

2007年1月14日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5-16 12: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