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政权更迭 扁政绩总体检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16日讯】自由时报记者邹景雯/特稿 5月20日,二度政党轮替,陈水扁总统结束两任任期,成为台湾第二位卸任的民选元首,民进党政府也将交出执政权走回在野。回顾过去八年,陈水扁主政下的政府,其功、其过,当下大致可以做出总结,许多却尚难定论,必须放在历史长河中来接受洗涤与冲刷。

总体而论,终结中国国民党五十年一党专政,获致民主的形式,这是一段必经的阵痛过渡,台湾人有得、有失,或许是无可逃避的学习代价。

终结50年一党专政

民进党第一次执政,陈水扁交出了什么成绩单?台湾主体意识的成长与提升,应该是相对来说,最可受公评之事。两蒋近四十年的中国脐带,“民主先生”李登辉十二年虽完成“宁静革命”,并无法全然切断,阿扁在所谓“第三条路”的实践历经挫折转折后,回归到民进党教义,所楬橥的台湾化与本土化运动,并透过教育与文化的向下扎根,确实产生了可观的能量。

“台湾”做为一个值得骄傲的自我认同标记,在陈水扁时代达至高峰,从护照加注台湾、国名叙述为中华民国(台湾 )、国营事业正名、以台湾之名申请加入世卫组织、联合国,这条主轴是清晰明确的。

人权评等国际肯定

其次,尽管第二任以过半数选票当选,这八年,基本上阿扁未改弱势总统格局,朝小野大、蓝绿对抗的政局动荡,固然令国人普遍对政治厌恶,但是在其治下,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人权维护的评等,则受到国际公正组织高度认可,美国“自由之家”新近发表“2008年世界各国新闻自由度调查报告”,台湾媒体环境于全球排名第卅二,居亚洲之冠,为扁执政八年打出分数。

同时,公投法的完成立法,虽不能满意,但三度的实施公投,让直接民权的民主制度得以建立与实行,不能否定为不是进展。

民主主义的真正落实,在于多元与开放,就此,这些年,客家族群与原住民族,不再是过去的政治与社会样板,其地位获得正视,文化受到尊重,权益不断提高,为不争的事实,不论其动机为何,这样的施政方向有效深化了平等权。

然而,毕竟是时势造英雄,阿扁善于主导议题、引领风骚的能力,相对也暴露了其短线操作、急功近利的性格缺点,一方面是选举需要使然,为了顺应民意不断机动调整修改,反映在现实,正是政策反复与人事更迭。

其根源的错误,则是国家安定的多数联盟,始终无能突破困难筹组完成,政治是妥协的艺术,扁政府无法善用手上的一切资源,化解来自国会的掣肘,改变少数政府的先天限制,使得八年的解释权旁落,因而进入更深的困境。

短线操作政策反复

最显而易见的就是,公投法被关进鸟笼,立委席次减半与政党比例代表制;美国对台军售的预算,至今依旧七零八落,清算党产的诸多转型正义法案永远束之高阁,难脱执政无能口实。

当然,陈水扁总统对家人与身边人的疏于管束,以致民进党政府与“贪腐”直接遭划上等号,更是台湾民主发展道路上最不可承受之重,此一领导威信上的破洞缺口,让一个八年来无事生产、改革挂零、零和斗争的国民党,轻易取得换人做做看的正当性,也轻松地高票当选。

近年一连三次大选的结果,已经成就出一个严重违反民主特征的超级怪兽政体,那就是总统、国会四分之三、县市版图三分之二以及超过八成以上乡镇市长,俱由国民党一党囊括的权力集中,此等民主专制,拆除了监督与制衡的体制内机制,让台湾进入一个随时可能出现反民主逆流的高度危险中,业已广为知识份子所深沉忧虑。

贪腐标签重创威信

陈水扁八年留下来的是什么?乐观的人说,民主的水坝闸门被打开后,今后不可能有人胆敢关上,否则必遭洪峰吞噬;悲观的人则说,党外廿年奋斗的祖产,已经被全部败光,从头归零,民进党能否免于泡沫?政党政治何时恢复?已在未定之天。

这些互见仁智的论断,可能留待二十年后再回来远距离探看,或许比较能够得到一个拿掉情绪、相对冷静的客观评价吧!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