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角度看雍正(系列之七)

佛心天子眼中的各种宗教
小童子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24日讯】宗教派别越多,人们却越不信神、越远离佛。二百八十多年前雍正帝就看清楚这个问题,还曾力阻这个下滑的趋势。这岂是常人办得到的?

雍正初登基时,刑部上奏,贝勒苏努背弃祖宗,让全家大小都改信西洋教,再不拜祖。接着又查到苏努以狂草涂抹圣祖朱批手谕。按律,为大逆之罪,刑部奏请将其子孙全部四十人,悉行正法。

当时天主教,由罗马教宗制约规定,认为天地万物只有一个天主,人民不得敬天、祭孔、祭祖。由于与中国敬天法祖之训相悖,故圣祖康熙早于康熙五十六年即已下诏禁教。

最后贝勒苏努被宗人府判以禁锢。教宗对此案非常重视,神父们也都定期向教宗回报状况。可是苏努最后病逝,但至死没有改教。

清廷的天主教政策

这些事情雍正帝都知道,他等传教士巴多明说明诉求内容之后,就向在场所有传教士阐明清廷有关天主教的政策。


素惠绘图

他说:“祖宗家法、圣贤明训,都不是朕所创立的。”贝勒苏努的奉禄来自祖宗余荫,如果带头不拜祖先,有悖于儒教的传统。依雍正帝的认识,天主教若在那时的中国广传,只会带来纷乱。

其实雍正并没有禁绝天主教传教的空间,也清楚他们私下还是在传教,只是不许他们大面积的做。“朕允许你们留住京城和广州,允许你们在这两地之间通行,还能够写信回欧洲教廷……每天朕都看到了不只一份控告你们非法传教的奏折,若不是因为朕能理解你们,早就将你们驱逐出境了。”

“朕的国家不需要传教士,倘若朕派和尚到你们欧洲各国去,你们的国王也不会允许他们传教的……利马窦于万历初年来中国,当时人们的做法与朕无关。不过那时你们的人数微不足道。到朕的父皇一朝,你们到处设立教堂,你们的教也迅速传播。以前朕目睹这状况,心知朝廷禁教,却从没说过一句话……朕父皇先皇帝容忍你们深入各省,颇为文人学士所不满。朕在位之日,不允许我们古贤所立之法规有任何变更,人们对我也将无非议。将来朕的儿子,朕的孙子登上皇位后如何做法,那是他们的事;至少朕不像万历,不会和他一样做法。”

雍正帝眼中的教派异同

从雍正帝在二百多年前的这段话,可以窥见他对各教派的理解是超越时代的。天主教现在修正了独尊一教、视其他宗教为异端的态度。但在当时,坚持一神论而且对中国传统儒道释三教并无相对理解的传教士,并不具有雍正帝的视野与容量。

喇嘛教──雍正帝对传教士们说:“喇嘛教政教合一,是最像你们的教,而儒教则与你们相距甚远。现在你们只有二十个人,却要攻击其他一切教义。要知道,你们的教义里所具有的好的东西,中国人的身上也同样具备。相反的,你们攻击中国各种教派的事情,你们自己也一样的荒唐可笑。”

伊斯兰教──“拿好的来说,你们称天为天主。一样的,在回民居住的最小村庄里,都敬拜天,管天叫‘爸爸’,他们也说他们的教义是最好的。和我们一样,你们讲十诫,我们也讲戒律。”

佛教──“但你们说,人和神是不同的,人不能变成神,但却又有一个变成了人的神(耶稣),这种话是再矛盾不过了。”“佛教也一样有些人弄些个荒唐的说法,有人说佛也有化身与转世。”佛若真的乘愿再来就得从头修起,不开悟就与凡人无异,转世是人在转世,不是佛在转世,修炼也是人在修炼,不是佛在修炼。

萨满教──“我们满洲人也有荒唐的事,在我们的祭祀中所竖立的索罗杆子,和你们的十字架,不是一样胡闹吗?”给乌鸦吃东西,就算祭天了?天主教把钉死神的十字架拿来当成神圣的法器,那十字架是人的恶行的证物,这不一样荒唐吗?

关于拜偶像──“你们说拜佛像是拜木头偶像。事实上佛像是用来纪念佛以便礼佛、敬佛的。人们既不是拜人佛,也不是拜木头偶像。佛就是天,或者用你们的话说,佛就是天主。难道你们的天主像不是你们自己画的吗?那你们礼拜天主像、基督像又怎么说呢?”

“每个大谈自己的教义的人,包括儒生、喇嘛、和尚还有你们每一个人,有哪一个真正理解了你们的教义?大多数欧洲人大谈什么天主,大谈天主无时不在、无所不在,大谈什么天堂、地狱呀等等,其实他们也不明白他们所讲的究竟是什么。”

究竟古今谁迷信?

二百八十多年后再来看雍正帝的这段谈话,并没有失去时代性。他对事物本质具有深刻的洞察力,尤其是他不相信那些只会夸夸而谈的人,因为一个在信仰道路上没有实证的人,说出来的话只是模仿与空谈。

但雍正帝没有命人砍掉皇宫里的索罗杆子,也没有要传教士丢弃十字架。虽然他洞察真信与迷信,鞭辟入里不被当时的时空所限。人间不是没有神佛的正法,但是宗教派别越多,人们却越不信神、越远离佛。人们历经数百年才看到这个现象,却未必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是雍正帝在当时就看清楚这个问题,还曾力阻这个下滑的趋势。这岂是常人办得到的?

雍正帝说佛像是用来纪念佛以便礼佛、敬佛的。人们既不是拜人佛,也不是拜木头偶像。但今时今日的宗教中,人不多是对着“法师”与“木头偶像”又求又拜,只想消灾祈福、求财求子求姻缘?如果雍正帝再生于今日,还能对西方传教士振振有词的说中国人造佛像是用来纪念佛以便礼佛、敬佛吗?

失去信仰的现代人究竟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究竟是古人“迷信”,还是现代人“迷信”?(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54期【历史新观】栏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看着毁戒破律的魔子魔孙大面积开山立派,雍正帝护教心切,刊印《拣魔辨异录》破除邪说;
    中国既有儒道释正法开传,雍正禁止西洋教士传教,其实是极有深意的。
  • “果能实修实证、利己利人,则千百年后,帝王犹为之表彰,是亦劝励之道。”《御选语录》
  • 雍正帝为何以天子之位不惜与僧侣辩论佛法真谛?他真该当“好干佛道”的批评吗?一如世界各国介入现实与专制抗争的优秀主教不得不提出道德呼吁,雍正大帝同样勇敢走上修行人的护法路。
  • 谁道空门最上乘,谩言白日可飞升;垂裳宇内一闲客,不衲人间个野僧。——雍正
  • 有一真人出雍州,鹡鸰原上使人愁。须知深刻非常法,白虎嗟逢一岁周。——唐朝高僧黄檗
  • 菩萨清凉月,常游毕竟空。为偿多劫愿,浩荡赴前程。这首诗呈现了一个殊胜浩瀚的场面──佛菩萨乘愿而来,为了度人而甘冒大险、承担大业,进入六道中轮回……从清凉月、毕竟空的境界,进到这浊世之中……浩荡的慈悲与勇气,无以名之!
  • 在现实生活里,探究神秘不仅是心理保健的目标,也是心灵之旅的目的地。——爱因斯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