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角度看雍正 (系列之十一)

残杀修行人的年羹尧
小童子
  人气: 4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25日讯】雍正帝最知名的大将军年羹尧,最终以自尽结束显赫一时的人生。是什么原因导致雍正必须赐死这个曾经倚为心腹的重臣?

雍正帝在位期间,实行务实严明的政策。《清史稿》对雍正的评价是“知政要”,认为康熙帝政尚宽仁,世宗雍正则以严明继之。当时的人将康雍二人比为汉朝的文景二帝。雍正帝研求治道,尤其理解与体恤地方官员的难处。曾经有身边近臣说州县的开销大,应该删减。结果雍正帝斥责近臣说:“尔未为州县,恶知州县之难?”这是因为雍正帝未即位前,大江南北的奔波,对民情与地方官吏的状况非常清楚。雍正帝在位十三年,不曾出巡,也不曾狩猎游憩,但天下民情都在他的胸壑之中。心中既有定见,就不会被身边的人阻断视听。

在雍正帝的所有臣工中,年羹尧是最知名的大将军,却在雍正三年十二月,以自尽结束显赫一时的人生。是什么原因导致雍正必须下旨命令这个曾经倚为心腹的重臣自尽?

嗜杀的年羹尧


素惠绘图

年羹尧,字亮工,号双峰,汉军镶黄旗人,生于康熙十八年(一六七九)。于康熙三十九年(一七零零)中进士,授职翰林院检讨。其父年遐龄官至工部侍郎、湖北巡抚,其兄年希尧亦曾任工部侍郎,其妹年氏是雍正任亲王时的侧福晋,雍正即位后又封为贵妃。年羹尧建功沙场,以武功著称。康熙四十八年,任四川巡抚,成为封疆大吏,此时年羹尧才三十岁。

康熙对年羹尧在四川的表现非常赞赏,并希望他“始终固守,做一好官”。康熙五十七年,年羹尧再升任四川总督,兼管巡抚事,统领军政和民事。康熙六十年再升为川陕总督,成为西陲的重臣。

雍正即位之后,年羹尧更是备受倚重,皇帝授权他总揽西北大营一切事务。雍正元年十月,青海发生罗卜藏丹津叛乱。年羹尧接任抚远大将军,驻西宁坐镇指挥平叛。到了雍正二年初,年羹尧以快速部队冒着风雪、昼夜兼进,叛军残部措手不及,短短十五日清军纵横千里,大获全胜。

迅速平定青海战事后,雍正再对年羹尧破格恩赏,晋升为一等公。此外,再赏给年家子爵之位,由其子年斌承袭;其父年遐龄则被封为一等公,外加太傅衔。

在年羹尧管辖的区域内,大小文武官员一律听从年的意见来任用。四川陕西以外官员的使用,雍正也经常征求年的意见。

但后来雍正帝才知道,在青海罗布藏丹津的反叛战役中,年羹尧竟未请命,就直接残忍屠杀西宁的喇嘛寺僧,二大寺庙共达五千人之众,无一幸存。当时他的军报是喇嘛寺僧参入了反叛,说自己“杀敌甚众”。但真相却不是他所说的,而是他好杀成性,想要以杀立威。不满二年,年羹尧就为了这项屠杀五千个修行喇嘛的罪行,付出自己生命的代价。

权力使人迷

雍正帝对年羹尧委以重任授以大权,但年羹尧却逐渐迷于权力之中。由于年羹尧一直身居高位,因此官场上不乏结党逢迎者,年羹尧父子把持不住,行事日渐狂悖。年羹尧与官员结交往来,收受行贿馈赠是家常便饭,他要蒙古额驸对他下跪,要总督巡抚跪迎,还擅用“谕令”,并以朱笔批文,浑然以天子自居。

按大清的律法,“十恶”有谋反、谋大逆、谋叛、恶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义、内乱;“五刑”有笞、杖、徒、流、死。年羹尧在雍正三年,竟被举报高达九十二条大罪。

这案情不是一次炸开来的,而是越查越严重。雍正帝也不是没有劝诫过年羹尧,曾经一再给他机会,但他都当成了耳边风。举例而言,雍正三年天有异象,五星联珠。同年三月,年羹尧上书祝贺,将“朝乾夕惕”写作“夕惕朝干”。年羹尧是进士出身,尤其是办事仔细的性格,不可能出这样的错。雍正帝恳切的责备他,要他明白回奏。“年羹尧不是个粗心的人,他这么写是暗示不会用‘朝乾夕惕’的态度来为朕办事……”(《清史稿》世宗本纪)。

然后在雍正三年四月,年羹尧因为西北大营花钱如流水,被查出涉及严重贪渎,因而被免去川陕总督和抚远大将军职务,调任杭州将军。

到了同年七月,案情升高,检举的奏章不断,于是年羹尧又被革去将军职衔。九月,年羹尧被捕下狱。十二月,刑部便以大逆、欺罔、僭越、残忍、狂悖、专擅、贪婪、侵蚀、忌刻八大罪行共九十二款,判以死刑。其实这九十二条大罪条条都能定其死罪,以“谋反”罪为例,年羹尧私藏军火武器于家中,却拿不出任何的解释。再以“残忍”为例,年羹尧无端屠杀五千喇嘛之外,还有屠杀平民的事件。

御赐自尽

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这种罪行叫做“残害人群罪”,属于国际犯罪,归日内瓦的战争法庭审理,也是要判死刑的!不因为一个人有军功,或者取得执政权,就可以屠杀平民百姓。二战后日本的战犯、德国的战犯,最后都是为自己在战时对平民犯下的暴行而付出代价。

在佛教的戒律里,年羹尧犯的是杀害修行人的大罪“七遮罪”,已经遮断其修行的机会。人若不得正法修行,在无数的轮转中注定要堕入恶趣、归于彻底的毁灭,所以这是对一个生命最重的惩罚。

这么重的罪行,不论从那一个角度来看,雍正帝都无法免其一死。最后命年羹尧自尽,也算是让这位不可一世的将军免去斩首于市之辱。可是年羹尧被赐自尽,朝野竟没有一人为他求情。他的儿子年富因为被查到的罪行亦该当死罪,所以刑部判了斩立决。余子充军,免其父兄缘坐。这么大的案件只有两人判死刑,可说是轻判了。

值得一提的是,年羹尧的妹妹年妃,在雍正三年十一月病逝于圆明园,十二月刑部判决后雍正帝才命年羹尧自尽。从时间的顺序上,雍正帝这么做不无顾念年氏之情。◇(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58期【历史新观】栏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贱民世袭数百年,最后在奉行佛法的雍正手中终结。他以一道旨令为数万贱民开创一条新的人生道路。这么做,得罪的都是士族官家,吃力不讨好,雍正帝为什么要做这件事?
  • 宗教派别越多,人们却越不信神、越远离佛。二百八十多年前雍正帝就看清楚这个问题,还曾力阻这个下滑的趋势。这岂是常人办得到的?
  • 看着毁戒破律的魔子魔孙大面积开山立派,雍正帝护教心切,刊印《拣魔辨异录》破除邪说;
    中国既有儒道释正法开传,雍正禁止西洋教士传教,其实是极有深意的。
  • “果能实修实证、利己利人,则千百年后,帝王犹为之表彰,是亦劝励之道。”《御选语录》
  • 雍正帝为何以天子之位不惜与僧侣辩论佛法真谛?他真该当“好干佛道”的批评吗?一如世界各国介入现实与专制抗争的优秀主教不得不提出道德呼吁,雍正大帝同样勇敢走上修行人的护法路。
  • 谁道空门最上乘,谩言白日可飞升;垂裳宇内一闲客,不衲人间个野僧。——雍正
  • 有一真人出雍州,鹡鸰原上使人愁。须知深刻非常法,白虎嗟逢一岁周。——唐朝高僧黄檗
  • 菩萨清凉月,常游毕竟空。为偿多劫愿,浩荡赴前程。这首诗呈现了一个殊胜浩瀚的场面──佛菩萨乘愿而来,为了度人而甘冒大险、承担大业,进入六道中轮回……从清凉月、毕竟空的境界,进到这浊世之中……浩荡的慈悲与勇气,无以名之!
  • 在现实生活里,探究神秘不仅是心理保健的目标,也是心灵之旅的目的地。——爱因斯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