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清茶一杯滋味长

文/王金丁

(photos.com)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师茶艺工夫一流,这武夷大红袍进了大师壶里,才显其意境高远,端起茶杯即似闻风声,茶一入喉又像看见高山清泉,及入腹顿觉熨人心脾,中国茶道文化深厚悠远,大师的茶艺想必与修行相辅相成。

说起小简,哥儿们都认为他头脑简单、性子急而且做事莽撞,就像他今天也不看时间,一通电话就把我从午睡中吵醒,还好他告诉我:“老陈,品茶这档事就只有你够格了。”凭这句话让我觉得小简还真有眼光,而打断我的午后清梦的这个事当然就不怪他了。

小简只说“山上寺院里有个喜欢泡茶的和尚想找个人喝茶、聊聊天,上山大概只要走个半小时光景的路。”匆匆就挂断了电话,我为了这场盛会,还特地穿了皮鞋,现在我走在湿滑的石阶上寸步难行,只能望见小简蓝色的牛仔裤在眼前幌动,以及他的登山鞋后跟理直气壮的踩过飘落满地的油桐花。

还好到山上的路只有这一条,再怎么走也不会迷失的,小简莽撞的个性就从他的牛仔裤显露无遗,我也只好边走边喘着气,眼看着他的牛仔裤管离我越来越远,而且时隐时现,一忽儿才见蓝色的裤腿,一忽儿却只能在寂静的山路上,听见他的步履擦过花草的窸窣声;我后来想,像这样急急忙忙的赶路,倒不如就缓下步来慢慢观赏这山间美丽的景致;真的没错,我才走了几步,一不留神,一只翠绿鸟儿从我肩头噗嗤噗嗤飞了过去,眼神还来不及捕捉它的踪影,鸟儿已带着一串啁啾声消失在树梢;在这春末夏初的季节里,满山遍野奇花异草,空气里飘散着花草的芬芳,我在心里庆幸没继续追赶小简的牛仔裤,也不怪小简,他根本没有这种诗人墨客的闲情逸致。

心里想着这山上的和尚到底是何等人物,连泡个茶也得号召山下的人来陪他,可不是要来场煮茶论禅、或是煮茶论剑吧,要这样的话小简当然招架不住了,我越想越认为小简是找对人了;思索间,一地洁白的油桐花把我带到了一方巍峨的山门下,停下脚步,我拈起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抬头望向天空,这山门上鲜苔斑驳的石楣上隐约还能瞧出“招云寺”三个嶙峋的刻字,这时,一阵清风从门楣吹落下来,我顿觉全身舒畅,心里叫着:小简怎么到今天才告诉我这个人间仙境。

我奔上几级披着岁月痕迹的石阶,穿过山门,寺院前繁花满园,绿荫蔽天,果然意境不同凡响,抬头望去,一棵梧桐树下烟雾袅袅,只见一童子正蹲在小炉前添柴烧水,正待询问时,小简与和尚已站在一处厢房门前,那和尚声音宏大却很温和,欠身道:“欢迎少年施主光临。”我赶紧回说:“让大师久等,实在抱歉,因我流连这山上景色,而且我脚力也不足,才慢了。”

和尚领我们进了屋里,大家一番寒暄后就落了座,我看见那棵梧桐树壮硕的枝干正挺立窗外,远山的棱线仍然清晰可见,这时,刚才那烧开水的小童正提着水壶从侧门蹑步进来,恭敬的把水壶放在和尚身旁的茶几上,又蹑着脚出去了。

和尚身着袈裟,长眉白髯,到底多大岁数也看不出来,但精神矍铄,他正襟危坐,一脸恭谨的样子,提起水壶往小泥壶里注了水,一阵白烟生起,一会儿工夫一杯茶已送到我的前面:“各位辛苦了,请先解解渴。”

“谢谢大师。”我端起茶杯闻了闻茶香,心里正讶异这茶怎么喝的下去时,眉尖忍不住皱了一下,小简却迫不及待问我:“老陈,这茶如何?”

我浅酌半口,把茶汤含在嘴里,望向面前的和尚,却正好遇上了直射过来的眼光,一时觉得心里想的已被和尚看透,赶紧把眼光转向小简,不褒不贬的说:“这茶犹如曲径通幽中,有花香带路,大师手艺高超,这茶当然好喝。”我仰头一饮而尽。

“少年施主好力道,”和尚收回了视线,说话语气祥和、直来直往:

“只是以茶会友,这茶好喝不好喝,少年施主直说无妨。”

一时屋里陷入静寂中,小简转动着头不敢出声,我却见到窗外那梧桐树下,小童仍然歪着头在烧着开水。

老和尚长眉遮眼,也看不出他眼睛张没张开,只听见几个字从他嘴里滑了出来:“既然开了路,那我们换一道茶尝尝吧,这茶我藏了好几年了,年年都焙过,也忘了是谁留下的。”

说着,老和尚换了另一只红泥茶壶,打开桌上的铁罐,用竹勺子从里面掏了一勺子的茶叶,这时茶香四溢,像是刚收割的稻香又混杂着芙蓉的花气,氤氲整个屋里。

“好茶香!”我不禁惊呼。

和尚将茶叶倒入小泥壶里,抬起头来望了我们一眼,嘴角微哂,向窗外招呼了一声,小童匆匆提着开水进来了,换了原来那壶开水,又跑出去了;和尚把茶壶注满了开水,盖上盖子,思索了一下,把旁边刚刚那杯茶喝下了肚子,等着浸泡的时间够了,他眉毛展动了一下,然后提起茶壶将茶汤倒入杯子里。

“喝吧,这是我今年第一次泡这道茶。”

看着茶色微带琥珀透明色泽,我也就不客气将茶杯端近鼻尖,茶香似一股气流从鼻孔钻进嘴里,我瞧着和尚说:“大师茶艺工夫一流,这武夷大红袍进了大师壶里,才显其意境高远,端起茶杯即似闻风声,茶一入喉又像看见高山清泉,及入腹顿觉熨人心脾,中国茶道文化深厚悠远,大师的茶艺想必与修行相辅相成。”

“少年施主过奖。”和尚仍如老僧入定不动声色,又为我们添满了一杯茶;我想赞美的话谁都喜欢听的,和尚扬起眉毛不笑不谑的说:“听您这一番说词,倒看出施主也是茶道中高人,既然是好茶就尽量喝吧,喝了这道茶,我还有更好的,那是我收藏的百年老茶,也不枉你们这趟上山了。”

他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个陶瓮,打开盖子端近我的鼻尖让我闻了一闻,一阵芳香盈庭,久久不散,看来我这话把和尚的陈年好茶挖出来了。

我一高兴,一口气又喝了好几杯后,向和尚细声表示要洗洗手,和尚就招呼小童帮我带路。

回座时,和尚已泡好了那道百年老茶,摆在我的桌前了,我细细一瞧,茶汤呈暗褐色,但透亮照人,水面还映着我的脸,一阵奇香扑鼻;小简静静的望着我,和尚左手扶着右手宽阔的袖子,右手掌伸向我,说:“请用茶,施主所言老夫的茶艺与修行相辅相成,此话犹如醍醐灌顶,虽不敢当,却让老夫上了一课,这茶封存瓮里已多年不开,若是工夫差了,请施主不要见笑。”

“大师太谦虚了,”我端起茶杯让茶香在口鼻间穿梭,久久不愿进喉:

“这百年老茶配上大师巧艺,真乃人间极品。”

“那好,你们继续喝吧,老夫晚课时间已到,歉难相陪,以后再有好茶再专程邀约。”和尚言毕陡然站起,转身走进禅房里。

我又喝了几杯,往窗外一看,已不见那小童踪影,此时天色已近黄昏,我跟小简也就下山了。

穿过寺院山门,山路间已笼起薄雾,小简转过头来对我说:“老陈,其实最后那泡茶,和尚用的也是第一道的茶叶。”

此时,一团云雾向我袭来,霎时头脑一阵昏眩,我一个踉跄右脚踩了空,还好小简这次走的慢,让我托住了他的肩膀,他还关心的要我慢慢走,让我嘴里骂不出来,只是心里一路都在嘀咕着:这小简真是头脑简单,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出来。@*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空濛濛黑黑的,还看不清楚屋外的苦楝树,大城就被站立在墙外斜坡上的公鸡给叫醒了,“咕咕咕……”的长长啼叫声,一年的日子里就只这一天听起来不吵人,若在往日里不嘀咕几句,心里准不舒服的,可今天就过年了,各行各业都忙,米店掌柜老大昨晚还叮咛今天要提早个把时辰上工……
  • 砰然一声巨响,大师啊!我终于看见了那一道曙光;亘古繁衍的三千纹路被断然劈开,鸿蒙浑沌中,赫然划破宇宙洪荒的,就是这一道斧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