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家故事:马尔巴第三次赴印度求法

  人气: 58
【字号】    
   标签: tags:

西藏大译师马尔巴在第二次到印度,得到印度密教大成就者那诺巴的传承后就回到了西藏。马尔巴回藏后不久即收密勒日巴为弟子。

密勒日巴是少见的根基极好之人,他在完成了多项苦行之后,终于得到了马尔巴的传授。一天,密勒日巴梦见密教里的神让他去求一个特殊的修炼口诀,然而这个口诀马尔巴也不清楚,马尔巴自己也见到有神点化让他去见那诺巴师父,于是马尔巴了解到自己必须要再到印度去一趟,再次向那诺巴求法。

马尔巴不顾阻拦开始了第三次印度之行,他一路前行,与来藏传法的阿底峡尊者相遇。在谈话中阿底峡尊者告诉马尔巴,他的师父大成就者那诺巴已经圆寂了,现在已经成为非人部众的首领,应该是不会见人的。马尔巴听说后并没有动摇,反而更加坚定了一定要见到师父那诺巴的决心。

马尔巴到处不顾生命的寻找能见到那诺巴的方法,在经历种种磨难后来到一处那诺巴生前住过的地方,不由得痛哭流涕,大声呼嚎,并向师父祈祷了三昼夜。突然之间那诺巴显现真身,来到马尔巴面前说:“师父我来到弟子面前了”。马尔巴见此情景,激动欢喜无比,于师前,诉说衷肠,泪水横流。将师足放置头顶,犹感不足,又上前拥抱师父,喜极晕迷。

马尔巴不久清醒过来,供养那诺巴之后便向那诺巴请求传法,那诺巴说:你之所以能到此地,全仗我的师父帝洛巴慈悲所致,帝洛巴曾命我要到布拉哈日山为你传法。

说罢,师徒二人一同前往布拉哈日山。行至途中,另外空间中许多变异的生命,变异的空行因为嫉忌马尔巴得了正法,便以神通制造种种魔障,马尔巴无论是走在师前还是师后,心中甚为恐惧。特别是到达布拉哈日之后,更加畏惧,便绕师顶礼,请求他的师父那诺巴护持。那些制造魔障的空行也显现可怕的真容,前来擒拿马尔巴,紧追不舍。此时,以那诺巴的大神通本来完全可以救护马尔巴,但为了教导弟子,却依然向他的师父帝洛巴祈祷,祈求救护。那诺巴祈请完毕,他的师父帝洛巴便变幻显现出来将魔障隔开,使其不能靠近马尔巴。那些魔障们惧怕帝洛巴的威严,赶快逃走隐去了。

到了布拉哈日山,马尔巴终于向那诺巴求到了法。马尔巴回藏后就将他所有的法都传给了密勒日巴,密勒日巴最终修成了佛。

从马尔巴第三次到印度求法的经过来看,修炼人对师父的坚信是非常重要的,马尔巴就是凭着坚定的信心才见到那诺巴的;另外从那诺巴向他师父帝洛巴祈祷,祈求救护马尔巴这一点来看,我悟到修炼人遇到危难是可以用正念请求师父保护的。

   
(资料来源:《马尔巴译师传》)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5/3/52654.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释昙荣,俗姓张,定州(今河北定州)人,十九岁时成为书生,却对佛法修炼很感兴趣。不久投入灵裕法师门下。
  • 昙无忏是中天竺国人,六岁丧父,随母亲以织毯为生,后来母亲见到僧人达摩耶舍,看他得的供养物品很多,便让儿子做了他的弟子。十岁时,昙无忏便显出超凡的聪敏,每天读经一万余言,二十岁时,昙无忏已能背诵佛经二百余万言。
  • 释省常是北宋时期著名的净土宗僧人。释省常俗姓颜,字造微,浙江钱塘人,生于五代十国时期的后周世宗显德六年(公元959年)。
  • 佛陀波利是北印度罽宾国(位于今克什米尔一带)僧人。他出家后坚定修炼,发誓为了佛法可以舍弃一切,乃至自己的生命。他非常向往佛家神圣们留下来的灵异圣迹。
  • 密勒日巴的师父是马尔巴。马尔巴有一个儿子,名叫打马多得,他不仅是马尔巴的爱子,还是马尔巴的弟子之一。马尔巴对打马多得寄以很大的希望,希望他将来能够广传密教佛法,利益众生。然而打马多得却在修炼中没有严格要求自己,因为一念之差而早逝了。
  • 释迦牟尼佛有一位弟子名叫目犍连,他在修炼中拥有很大的神通。今天就讲一个有关目犍连的故事。释迦牟尼佛讲法时,不光有人类这个空间的弟子们在听,就是另外空间也有许多生命在听。佛陀说法的法音,在一定范围的宇宙空间中的生命们都能听到。
  • 西晋时期的高僧帛远,字法祖,因此人们多称他为帛法祖或法祖。他俗家本姓万,原籍河南沁阳。他的父亲万威达,以儒雅知名。
  • 释迦牟尼佛在世时,为他的弟子们制定了许多的戒律,并告诉弟子们,他涅磐后要“以戒为师” 。释迦牟尼佛去世后,许多真正修成的高僧,都是按释迦牟尼佛所说的“以戒为师”, 去严格的遵守戒律,才最后修成的。
  • 在古代某一个寺庙中有一位僧人,他在寺庙里学佛经比较努力,其它方面表现也比较好,因此大家都比较尊重他,认为他修的不错。
  • 西藏密宗白教的祖师马尔巴在第二次去印度时,终于取得了印度密宗大成就者那诺巴尊者的承传。马尔巴回西藏后遇到了来求法的密勒日巴。密勒日巴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苦行的魔难和考验后,终于成为了马尔巴的弟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