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富自由 广大无尽

巴洛克艺术

陈尚原(台北美术馆研究员)

鲁本斯是位热情澎湃,丰富多产的画家,图为他在一六零九年为结婚而做的作品:“画家与妻子”,油画,178 x 136.5cm,现藏于德国慕尼黑旧美术馆(Alte Pinakothek)。(故宫博物院提供)

    人气: 3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日讯】巴洛克艺术的风格,在技法上善用动势、强调光线、夸张的戏剧性,暗示宇宙的无穷尽,在境界上则提升人的精神到达宇宙宏伟的高度。


鲁本斯自画像,一六三八至一六四零年。

讲起巴洛克艺术,最具代表性的画家非鲁本斯莫属。鲁本斯(Rubens,一五七七年至一六四零年)是法兰德斯人(今比利时,当时是西班牙属国),像当时许多画家一样,他们年轻的时候,都会到代表文艺复兴核心的意大利学画。鲁本斯一六零零年前往意大利,经过八年,一六零八年回国,回国后在安特卫普盖起巴洛克式样的豪宅(今已成为著名的观光景点),开始他绘画的生涯。由于技法高超,求画的人络绎不绝;并受法兰德斯大公聘为宫廷画家,加以外交家的身份出使欧洲各国,所到之处形成旋风,是当时人所景仰的“国际”大画家。


鲁本斯位于安特卫普盖的典型巴洛克豪宅,已成观光景点。(Getty Images)

鲁本斯刚回国时仍谨守文艺复兴的风格,如一六零九年与妻子结婚所画之画像,华丽高贵、气宇轩昂。随着时代风气演变,他在技法上领悟到动势与色彩的一体性,在境界上则提升人的精神到达宇宙宏伟的高度,为巴洛克艺术做了最好的代言人。

鲁本斯善用动势强调光线

一六二二年,鲁本斯开始为巴黎的卢森堡宫制作著名的“玛莉.麦第奇的生平”二十一幅的系列作品,这系列的连作,长期以来被认为是鲁本斯作品的精华,现在在巴黎卢浮宫,特辟鲁本斯专厅展出,游卢浮宫千万别忘记前往参观。巴洛克艺术的风格,善用动势、强调光线、夸张的戏剧性、暗示宇宙的无穷尽,都可以从这些鲁本斯的作品里看出端倪。例如其中“玛莉.麦第奇皇后在马赛登陆”,描写玛莉皇后正从船板上走下来,天上有天使吹号,海里有海神率领族群护送,把一件上岸的平常小事,烘托的壮观无比。


卢浮宫特别为鲁本斯所绘制的巨幅系列油画“玛丽.麦第奇生平”开辟一间专属展厅。(摄影/史多华)


鲁本斯为巴黎的卢森堡宫制作的“玛莉.麦第奇的生平”系列作品,此为其中一幅“玛莉.麦第奇皇后在马赛登陆”,油画,一六二三至二五年,394 x 295cm,现藏于巴黎卢浮宫。天上人间浑然一体。(Getty Images)

鲁本斯在法国受到欢迎,其实当时法国的巴洛克艺术也正方兴未艾。最著名的凡尔赛宫就是这时盖起来的,巨大的建筑和花园形成统一的大格局,仿佛可藉以测量出宇宙的奥秘。巴洛克建筑不只是外部壮观,内部的装饰更是华丽,包括皇宫与教堂,大壁画、天花板、拱门,踵事增华,美不胜收。

俗世与天界多重空间

凡尔赛宫内许多的壁画和天顶画,出自于宫廷首席画家以及具有皇家艺术学院院长身份的勒布伦(Charles Le Brun,一六一九年至一六九零年)之手笔。天顶画引人直上云霄,让人有置身神界之感。


凡尔赛宫的天顶壁画“法兰西女神与战神和正义女神”。(摄影/史多华)

勒布伦是路易十四的艺术总管,连餐具、服饰、舞台设计他都参与。勒布伦作品“牧羊人的仰望”就有热闹非凡的感觉,画家画牧羊人膜拜在马槽出生的耶稣,现实原本凄凉的马厩,聚集很多人,还有天上众神与天使前来祝贺,将马厩挤的水泄不通。这种将俗世与天界联系起来的多重空间表现,可说是巴洛克艺术的一大特色。


法国皇家艺术学院院长勒布伦作品“牧羊人的仰望”,一六八九年,油画,151 x 213公分,现藏于巴黎卢浮宫。(Getty Images)

法国皇家艺术学院专门培养艺术人才,巴洛克时代(一六零零年至一七五零年)到了后期,国际的艺术中心逐渐从意大利移转到法国,艺术学院可谓功不可没。有人说巴洛克始于意大利,却终于法国,法国将欧洲艺术的伟大传承——文艺复兴(古典主义)与巴洛克风格延续下来,这是因为有了学院的存在,能善尽研究与保存的作用。

反矫饰主义成巴洛克艺术先驱

意大利为什么是巴洛克艺术的开端,这要从文艺复兴说起。文艺复兴的表现,到意大利三杰达芬奇、米开兰基罗、拉斐尔的时候,几乎到了登峰造极,致使后来的艺术家只能被笼罩在其阴影底下,他们失去做画的信心,产生一种后世称为《矫饰主义》的风格(一五二零年至一六零零年),依照前贤(特别是拉斐尔)的节奏进行不敢逾越,顶多在造型上下功夫,例如拉长比例而予人纤巧的感觉。矫饰主义这种过度形式化的作风,缺乏热力,作品给人冰冷的印象。当时就有反矫饰主义画家科雷吉欧(Correggio,一四八九年至一五三四年)出现,站在相反的立场,用纯真的感情注入结实壮观的形象中,使画面充满生命力,具备不可思议的丰富性与自由感,独树一帜的作风,开启了巴洛克风格。

接着卡拉瓦乔(Caravaggio,一五七一年至一六一零年)更发扬光大,他大胆运用“明暗对比”法,表现强烈的空间感、形成戏剧性的张力,奠定巴洛克艺术的基调。卡拉瓦乔画人物脱离形式主义的窠臼,从活生生的现实里那些农人、工人身上写生,产生粗犷有力的生命力。传说卡拉瓦乔个性暴躁,然而他是个有深刻宗教精神的人,他认为神性存在于现实之中,自现实中提炼出神性、升华出神性才是艺术真正的意义。有人只把他的画形容成戏剧性的、幻觉效果的,其实是将他窄化了。


卡拉瓦乔“以撒的牺牲”。

卡拉瓦乔的画法,并不被当时的一般人所能接受。然而许多艺术家都明白他的价值,并深受其影响。如:鲁本斯(法兰德斯人)、林布兰特(荷兰人)、委拉斯盖兹(西班牙人)、拉突尔(法国人)、维梅尔(荷兰人)等皆是,这些都是巴洛克艺术大师级的人物。

巴洛克随资本主义传遍世界

巴洛克绘画能创造出一种自壁面跃出,令人惊叹的立体视觉效果,同时又扮演着将雕塑、建筑不同类型的艺术给予综合的角色。平面、立体浑融成一体,透视法与光的四射效果,能表现无限的概念,产生“世界是无止尽”的感觉。

建筑师兼雕刻家贝尼尼对这种“幻觉”有很深的体会,他的雕塑善于表现激动、炽热的情感,情绪推到戏剧性的高潮,如有名的雕刻“圣德雷莎的幻觉”。

另外,在建筑上,像罗马圣彼得大教堂前的柱廊及其上之雕刻,是由贝尼尼制作的,列柱形成的回廊围绕住广场,如同一双手臂环抱的样子,使得教皇的殿堂产生与人相接近的亲切感。他还设计了许多喷泉和祭坛,如罗马拿佛纳广场“四河喷泉”,全组雕刻充满了巴洛克动态之美。


贝尼尼的雕刻“四河喷泉”。(摄影/史多华)

巴洛克艺术在意大利形成后,传遍欧洲各地。当时西班牙国势强盛,船坚炮利的推进,将巴洛克艺术带到南美及世界各地,至今仍可见到这些遗迹。擅长做生意的荷兰人也随其航运,吹起巴洛克风。◇
──转自《新纪元》72期(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它运用多重空间表现,将俗世与天界联系起来,天上人间浑然一体,也开创出一种时代风格,展现在各个文化领域如音乐、绘画、建筑、城市设计等之中。
  • 也许是一股“复古”的风潮,现代人需要借着传统音乐的洗涤,调和一下工业生活的紧张感。面对一天的繁忙,放松心情,听听这个坐着马车、点着蜡烛的时代的声音,享受一下时空转换后所带来的闲情逸致。
  • 帕海贝尔的“卡农曲”就是利用了2个小节的低音主题,由数字低音乐器从曲子开始到结束,固定不变的反复28次。就像建筑物一样,有了低音稳固的基盘,就可以在上面盖出各种风貌的漂亮外观。弦乐器以三个声部轮唱旋律,一个搭一个,或前或后的出现。就像楼房一层、一层的往上加,错综复杂,最后成了宏伟壮丽的“声音的建筑物”。
  • 来自台湾的中山大学巴洛克独奏家乐团于本月八日晚间七点在马里兰州洛城犹太人社区中心举办在美巡演的最后一场音乐会, 为大华府地区的民众献上了一场中西方音乐互动的美妙音乐飨宴。
  • 巴洛克的音乐是复音音乐,旋律并不突出,乐曲多由小动机出发,在不同声部上不断延申发展,因此这时的音乐连绵不绝,音响较紧密扎实。
  • “巴洛克独奏家乐团”将本周日晚上七点半于洛杉矶侨教中心演出。成立于2004年的“巴洛克独奏家乐团”,团员以国立中山大学音乐系专、兼任教师、 杰出校友以及在校优秀学生为主,希望透过全体演奏家的努力,将巴洛克时期精致的音乐作品介绍给所有喜欢古典音乐的人。
  • 位于南台湾的国立中山大学驻校乐团“巴洛克独奏家乐团”将于4月6日及8日在大华府地区举行两场音乐会及进行学术参访活动。此次音乐会特别演出美国当代作曲家作品及多首极具代表性的台湾民谣组曲,藉由该乐团古典音乐训练及重新诠释,期望带给美国各界和侨胞对台湾民谣能有全新体验。
  • 由国立中山大学艺文中心主办, 华府客家同乡会协办的巴洛克独奏家乐团音乐会将于四月八日星期二晚上七点半于JCCGW Kreeger Auditorium演出(6125 Montrose Road, Rockville, MD 20852)。演出曲目包含马克欧康纳的阿帕拉契华尔滋与许多耳熟能详的台湾民谣(月夜愁,白鹭鸶, ,锣声若响…等), 精彩可期。本次音乐会为免费性质,请向客家会索取免费入场劵, 凭票入场。索票请电洽张芬莹:301-765-5083, 黄秀朗:703-742-8863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