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车生涯札记】最难消受一身肉

金蕊(新罕布什州)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30日讯】上工的第一天要先见习﹐我被分派与克里斯和朱丽叶同一车。克里斯大约二十出头﹐理一个平头﹐有着一对蓝眼睛﹐长得壮壮的﹐但是不胖。他是属于那种勇往直前那一类型人。他如果去从军的话﹐应该会是一个很好的军人。朱丽叶也是大约二十出头﹐瘦瘦的﹐留着一头深棕色的长发。

克里斯负责开车﹐朱丽叶和我坐在后面。车子里面共有三个无线电广播。一个是和阿姆斯壮对讲﹐一个是和消防队﹐另外一个是和我们即将前往的医院对讲。

当天﹐我们的第一个任务是去接一个七十几岁的老太婆。她从楼梯摔下来﹐臀部后面的腿骨摔断了。通常911中心接到电话便会派急诊医师和救护车前往﹐做紧急初步的包扎或者其它措施。然后把病人安置在他们的担架上﹐等我们到达以后就和他们交换担架﹐由我们负责送病人到医院。我们一接手以后﹐要详细地记录病人的状况和资料﹐并且要维持病人平稳的状况。

当我们到达时﹐消防车已在那里﹐第一线救护车也在那里。那老太婆又哭又叫﹐老泪纵横﹐我实在紧张的要命﹐手足无措。她叫得越大声﹐我心越慌。还好有朱丽叶同行﹐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办。只见朱丽叶不慌不忙把担架推进车内﹐然后又把她那一招天使之技重施一遍﹕

“甜心 ﹐你没事﹗你没事﹗你不会有事的。别担心﹗”

“哎哟﹗哎哟﹗呜﹗呜﹗…”那老太婆听了这话以后﹐抽泣稍微缓和一点﹐连我也觉得没像刚开始那么紧张了。

“我知道那很痛﹐你会没事的﹗我们现在马上送你到医院去。”朱丽叶继续说﹐边在记录纸上填资料。

“哈啰﹗哈啰﹗这是克里斯﹐我这是阿姆斯壮救护车十五号﹐我们车上有一个跌断臀部后腿骨的病人。我们现在正在埃尔夫路上。”克里斯拿起其中的一支对讲机。

“这是波士顿综合医院的丹恩。病人现在的状况如何﹖”对讲机的那头传来波士顿综合医院的答话。

“哎哟﹗哎哟﹗…”那老太婆一路叫着。

“病人的腿骨已被固定住﹐流血也被止住了。”克里斯回答。

“呜﹗呜﹗…”那老太婆一路哭着。

“很好﹗待会儿见﹗”丹恩说。

克里斯说完﹐便以飞快的时速直奔波士顿综合医院。因为这病情并不是很严重﹐是属于第二类﹐所以只闪车灯也就不拉警报响笛了。

刚刚把老太婆送进医院﹐好不容易耳根终于清静点。回到车内﹐阿姆斯壮对讲机就响起来了。

“15车﹐15车﹗请答话﹗”

“15车﹐这是克里斯﹐有啥事﹖”克里斯不带劲地回答。

“你们要到伯林顿的拉西诊所接一位女病人回家﹐她的住址是克林顿公寓三楼B间﹐位于八号西街摩顿市。”听不出那一头是谁的声音﹐我到现在为止﹐还没认识多少人。

“听到了﹗”克里斯面无表情地回答。

“哼﹗连一刻也不让我们休息一下﹐XX的﹗简直把我们当奴隶嘛!”那一个真正的朱丽叶又开始说话了。

我们一到拉西诊所﹐不看则已﹐一看之下不禁吓了一跳。那女人浑身是肉。不对!根本不是肉﹐那都是油水嘛!

“哇塞!这女人到底有多重?”我在心中暗自打量﹐至少有三百磅。

“妈妈咪呀!这下可惨了!” 我在心中对自己讲。

更惨的是﹐那栋公寓是一栋老式公寓﹐没有电梯。我们必须把那一块巨大的肥肉放在一个特别的椅子上﹐一阶一阶地抬上去。我站在楼下往上一看﹐头就开始昏了。

“妈妈咪呀!这下可有得瞧的了!”我在心中暗叫不妙。

“小伙子你可不可以轻一点?”那堆肥肉在我们把她搬到椅子上时冲着我叫着。
“OK﹗OK﹗”我嘴上这样应着﹐心里想着“都47岁了﹐还是小伙子吗﹖我但愿我是。”

“皮耶﹐你走在前面﹐我在下面。”朱丽叶对着我说。

“OK﹗”我对这一位瘦瘦的小姐不禁另眼相看﹐心生敬意。通常在下面搬的人是要比较费力的。

我们就这样走一阶歇一阶地往上挪上去﹐中途的时候﹐那个胖女人突然伸出手来﹐抓住楼梯栏杆。这样一来﹐朱丽叶和我就失去了平衡。我握著椅把的手一滑﹐身子往后一倾﹐就这样地﹐那三百磅的肥肉连那椅子全压在我身上。

“喔﹗Boy﹗”我失声叫了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那个胖女人在我身子上探出头来问。

“皮耶﹐你还好吗﹖”朱丽叶在下面叫着。

“喔﹗我想我还好﹗”我挣扎着力图站起来。

哇塞!这一堆肉可够我瞧的﹗那椅子打在大腿上有说不出地痛。这如果是漂亮的妞压在身上﹐再怎么痛也心甘情愿。偏偏是一堆三百多磅的油水﹐那感觉说有多痛﹐就有多痛﹗我想泰山压顶也不过如此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冯文鸾全是福镇报导)“赖金蕊个人油画展”自五月一日起在全是福镇的图书馆展出一个月﹐并于十日下午举行招待会﹐吸引了不少西方人士参加。
  • 闲来无事晃到图书馆找找资料﹐其中一篇广告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阿姆斯壮急救车公司诚征医疗急救员数名”。记得有一次﹐凯利、我与那班攀登岩壁(rock climbing) 的死党攀登纽约的梦尼儿山说﹐沿途中一位同行伙伴在攀登岩壁时掉到谷底﹐跌断了小腿。我以我仅知的急救常识用布条把他的腿固定﹔凯利以她十六年急诊护士的经验帮我用两根长树枝和衣服做了一个临时的担架﹐大伙儿轮流把他抬到山下。我们用无线电话联络到附近的救护车﹐等我们把他抬到山下时﹐那救护车已等在那里了。其实能及时伸出援手救人一命﹐那种感觉也蛮不错的﹗好像自己还有点存在的价值。
  • 话说公元2002年10月22的那一天﹐我堂堂一个电脑工程师﹐自1978年毕业于渥斯特以来﹐一直就业于工业界﹐历经不少大大小小的公司﹐竟然被裁员了。经济不景气已经有两三年了﹐我就职的北方电讯早就风声鹤唳、刀光剑影。眼看同事一个接一个卷铺盖走路﹐虽然很替他们难过﹐但谁愿意舍身救人呢﹖嗐﹗可是该来的还是逃不掉﹐我还是被宰了。那一年我正好47岁﹐按美国人的讲法应是壮年意气风发的年头﹐怎料得到会这么衰﹖
  • “赖金蕊个人油画展”自三月一日起在新罕布什州纳施华镇的图书馆展出两个月﹐并将于四月五日下午二点至四点举行招待会。
  • ◇赖金蕊个人油画展(3、4月)

    新罕布什州纳施华镇的图书馆展出两个月﹐并将于四月五日下午二点至四点举行招待会。地址﹕2 Court Street,Nashua,NH﹐网址 : http://www.nashualibrary.org/﹐电话:603-589-4600。赖金蕊网站:http://www.jinrwei.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