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掌命运之舵

文/张羽良

(摄影:姜昱有)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生长在实证科学所带来的今日文明之下,现代的人究竟还相不相信命运?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要因地而异。就拿海峡两岸的炎黄子孙来说,大陆一地受中共无神论的影响,只相信眼前可感可知事物的人较多;至于台湾呢?看台北市行天宫一年一度的点平安灯祈福活动,吸引众多市民彻夜排队守候以领取号码牌,就可了解台湾人对无形的事物,反而更保有中华民族敬天信神的文化遗风。

祈福不也是希望能改变命运的一种心理投射!看那佳庆时节各各大小庙宇的香烟袅袅,你不得不佩服神佛的神通广大,因为祂们得牢记各个众生的各种祈求。但佛法毕竟是为众生能了悟本来面目、解脱生死束缚而传,却不是为众生消灾赐福而来,若非佛法有“先以利勾牵,后令入佛智。”的慈悲方便,又有谁敢为众生擅动因果有报的定理!

谁掌命运之舵

同样是人,为什么有的人天生聪明,家世显赫,富贵到老;有的人则是终其一生努力奋斗,到头来还是潦倒以终?若说这一切是三世因果、命定使然,那是否命运就再也没有机会改变?又究竟是谁掌握了这命运之舵?

明朝袁了凡进士以立命之学、改过之法、积善之方、谦德之效写成《了凡四训》这本书,做为教戒其儿袁天启,认识命运的真相与改变命运的方法。从袁氏的现身说法,让人得以一窥命运的堂奥,是劝化人心改过迁善的一部难得的好书。

《了凡四训》的开头语,就揭示了写这本书的起因:“千人千般命呀!命命不相同,明朝袁了凡,本来命普通,遇到孔先生,命都被算中;短命绝后没功名,前世业障真不轻,庸庸碌碌二十年,一生命数被算定,云谷禅师来开示,了凡居士才转命呀!才转命。”

原来,袁了凡的父亲早逝,母亲希望他学医赚钱与济世,一日在慈云寺,碰到了一位相貌非凡的老人自称孔姓对他说:“你是官场中的人,明年就可以去参加考试,进学宫了,为何不读书呢?”精通命理相学的孔老还帮他算好一生的富贵有无,小从考场的名次,大至何时当官,何时寿终正寝,连此生没有子嗣都一一算定。

孔老当时的命算,袁了凡都一一记录起来。果然从此以后,凡是碰到考试,所考名次先后,都不出孔先生原先所算定,即使是很小的事情,也都非常灵验。他因此更相信,一个人一生的进退功名,都是命中注定,所以把一切都看淡看破,不去追求了。

一天他到栖霞山去拜见云谷禅师,同禅师三天三夜相对而座,一语未发连眼睛都没有闭。云谷禅师问他:“凡是一个人,所以不能够成为圣人,祇因为妄念,在心中不断地缠绕;而你静坐三天,我不曾看见你起一个妄念,这是什么缘故呢?”

袁了凡告诉禅师自己的命被孔老算定了,何时生,何时死,何时得意,何时失意,都有定数,没有办法改变,就是要胡思乱想也是白想,心里因此就妄念不起了。云谷禅师笑道,我本来认为你是一个了不起的豪杰,那里知道,你仍然只是一个庸碌的凡夫俗子。

云谷禅师告诉他,一个平常人,很难没有胡思乱想的那颗心,既然妄心常在,那就要被阴阳气数束缚了,既然被阴阳气数束缚,所以命才有定数。但若是一个极善之人,数就拘他不住,因为极善之人,尽管本来他的命数里注定一生吃苦,但是他做了极大的善事,这大善事的力量,就可以使他由苦转乐,贫贱短命变成富贵长寿。而极恶之人,数也拘他不住,因为极恶的人,尽管他本来命中注定要享福,但是他如果做了极大的恶事,就可以使福变成祸,富贵长寿变成为贫贱短命。

心即命运的福田

云谷禅师又说,“心就是福田,千万别乱求”当知有福没福,都是由心造的。有智慧的人,晓得世上一切都是自作自受,只有糊涂的人,会推给命运。譬如能够拥有千金产业的,一定是享有千金福报的人;饿死的,一定是应该受饿死报应的人。当善人积德,上天就加多他应受的福;当恶人造孽,上天就加多他应得的祸。上天不过就他本来的质地上加重一些罢了,并没有别的意思。

袁氏的号原叫学海,但自领悟云谷禅师的话后就改号了凡,意思是把凡夫的见解一扫而光。从此,即使身处暗室无人之境,他对自己一思一念也谨慎小心;碰到讨厌与毁谤他的人,他也能够安然接受,不再计较争论。

之后,孔老的话开始不灵了。孔老没算到他会中举人,但在见到云谷禅师的隔年秋天,他考中了举人。孔老算他的命至53岁而终,但53岁那年他也平安无事。他由此体认“福祸无门,惟人自召”真是圣贤人的话;若认为祸福都是天所注定的,那是世上庸俗的人所讲的。所以写出《了凡四训》做为家训,以告诫子孙做人的道理与福祸自取之因。

常言道“天不生无禄之人”,吾人何须羡慕他人的命运造化如何,命运的穷通有无其实就掌握在自己心中,只要能先懂得改变自己的一颗心,使其能够趋善去恶向好人做起,那才是最好的立命改运之道。至于拜佛敬神是信神的体现,最是应该心无所求的,若只为有所求而礼佛,而不去明辨命运与果报的关系,则神与佛或也要为庸碌少慧的凡夫俗子而更添烦恼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本常败名驹春丽和一只连表演跳高也跳不好的海豚幸运的故事,给予我们活在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的人生中,很好的启示,或许我们对事物需要有更开创性与乐观的看法。
  • 吴哥印象 ── 镜头下的故事
  • 每个人一生中或多或少都会有些许梦想,通常年纪越小梦想就远大,年纪越大反而趋于平淡或是消失,但仍有人能始终如一的坚持自己的梦想,并怡然自得地飞翔于自己的梦想天空中。曾经以3D纸飞机荣获中华民国第五届中小学科学创作发明展教师组首奖,热爱纸飞机世界的卓志贤老师,正是个中人物。
  • 1989年曾矗立在北京天安门代表自由与民主的民主女神像,在同一年六月四日凌晨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坦克碾碎;2008年的夏天,世人将来到这个地方参加中共举办的奥运会。但这个今天算起来是全世界残存共产主义的最大势力,依然没有实践其当初申奥时对改善人权的承诺,无数的中国人依旧在这块被共产邪灵盘据的大地上受难。
  • 看到离婚率的迅猛窜升,不禁让人对婚姻的真谛与爱情的脆弱感到不解和疑惧。
    常言道情人眼里出西施,从纯真的童心到略懂世事,当我们懂得寻寻觅觅,每个人心底那蓦然回首站立在灯火阑珊处的人,到底是如何被塑造出来的?有的人相信缘分,有的人相信一见钟情,而更有人则是要等到爱已闯入心扉才会猛然惊觉。
  • 小琦和美樱是国中的同班同学也是好朋友,两个人的学业成绩都非常优异,常常不是分列前2名,便是并列第一。但巧妙的竞争,竟不知不觉中改变了两个人之间的相处关系,课业的排名成了俩人心中最在意的事,于是彼此间的话渐渐的少了,功课也不一起讨论了,甚至当对方成绩超越自己时,妒嫉心还取代了原先能够真诚替对方高兴的心。
  • 身边的事物常在不经意间勾起你的回忆。浴室的镜子前贴了一只带着萤光的史努比,它咧著嘴好像在对你唱歌,又似乎祇是在对你微笑,算算它来到这里已经半年多了。
  • 邻居的老婆婆独自在田间种菜,年迈而佝偻的身形让她的动作显得有些吃力。这些菜她其实一个人也吃不完,但她一心总牵挂着她那已年过半百的儿子,希望能多种一些好吃的蔬菜给他吃。媳妇劝她不要再那么辛苦,她却微笑的对媳妇说:“你可曾看过水往高处流去?”
  • 网路上流传着《芝加哥论坛报》儿童版“你说我说”单元主持人西勒‧库斯特的一个故事。公元1963年,一位叫玛莉‧班尼的女孩写信给《芝加哥论坛报》,信中写道她总觉得很疑惑,为什么她帮妈妈把烤好的甜饼送到餐桌上,得到的只是一句“好孩子”的夸奖,而那个什么都不做,只会调皮捣蛋的弟弟戴维却能得到一个甜饼。
  • (大纪元记者张羽良新竹采访报导)专程从新竹上台北,看了一遍神韵台北周日午场的演出还意犹未尽,周一晚场又拉着先生与儿子前来欣赏的新竹市立法委员参选人邓秀宝,感性十足的说:“这是我到世界十几个国家所看过最让我感动的一场舞蹈表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