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羽良:人生自是有情痴

张羽良

(youmaker.com)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9日讯】北宋政治与文学家欧阳修为了离别之情曾写了一阙很有名的词,词牌是《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未语春容先惨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骊歌且莫翻新阙,一曲能教肠寸结。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东风容易别。”

欲了解一个人的思想活动,从他写出的诗词与文章中,应该可以略窥一二。一向给人老成持重印象的欧阳修,是北宋的儒学领袖,又是唐宋古文八大家之一,却在这首词中赋与情很大的份量,也让人看见他在理性之外,感性流露的一面。

对有情人而言,离别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道别之话才拟说出,未语的对方就已先泪流满腮!此情此景让欧阳修感触到为人脆弱的本质,常不在于受外在的环境(风、月)所迫,而是为情所困,为情所苦。

正如佛家将六道众生称为“有情”,人之受七情六欲所带来的痛苦和感伤所困,是与生俱来的,环境、际遇并不是造成痛苦的本因,祇不过是将这种痛苦引发出来而已!

情加诸于人身上所产生的这种人性本质的矛盾和痛苦,也是儒、释、道一直想要解决的问题。儒家采用制礼作乐来调节情感;道家注重清心寡欲、返本归真之道,劝人远离欲望,一切无求而自得;佛家则强调六根清净,四大皆空,需断贪嗔痴三毒,始能证得涅盘、永离苦海。

然而由凡入圣,需要有斩断情丝的慧根与悟性,欧阳修似乎并不期望能立断这种由人性本质所引发的痛苦。在感慨地道出人性痴于情的本然后,欧阳修转而提醒那祇需弹奏一曲就够教人愁肠百结的离歌,千万别一遍又一遍的重新弹唱!对于这种本质上的痛苦,他说唯有看尽洛阳城的花,才容易对春风从容的话别,意指唯有历经人间的喜乐与悲苦,才有可能让自性达到圆融无碍的境界。

但想要看尽洛阳城的花又谈何容易?即使能历经人间的喜乐与悲苦,也未必真悟懂了人生!人之对于情往往有着“春蝉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般地执著,乐于做情茧以自缚,即使偶尔喜欢怨怨风月,也还是在情中感慨一番罢了!欧阳修如此,当今世间人亦如是。

凡事总是相对,正如害怕寂寞的人永远无法体会独处的乐趣;若执著于人中所能满足的一切,也将永远无法远离其所招致的痛苦与忧伤。问世间情是何物?此中之道值得你我深思与领悟。(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同样是人,为什么有的人天生聪明,家世显赫,富贵到老;有的人则是终其一生努力奋斗,到头来还是潦倒以终?若说这一切是三世因果、命定使然,那是否命运就再也没有机会改变?又究竟是谁掌握了这命运之舵?
  • 日本常败名驹春丽和一只连表演跳高也跳不好的海豚幸运的故事,给予我们活在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的人生中,很好的启示,或许我们对事物需要有更开创性与乐观的看法。
  • 吴哥印象 ── 镜头下的故事
  • 每个人一生中或多或少都会有些许梦想,通常年纪越小梦想就远大,年纪越大反而趋于平淡或是消失,但仍有人能始终如一的坚持自己的梦想,并怡然自得地飞翔于自己的梦想天空中。曾经以3D纸飞机荣获中华民国第五届中小学科学创作发明展教师组首奖,热爱纸飞机世界的卓志贤老师,正是个中人物。
  • 1989年曾矗立在北京天安门代表自由与民主的民主女神像,在同一年六月四日凌晨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坦克碾碎;2008年的夏天,世人将来到这个地方参加中共举办的奥运会。但这个今天算起来是全世界残存共产主义的最大势力,依然没有实践其当初申奥时对改善人权的承诺,无数的中国人依旧在这块被共产邪灵盘据的大地上受难。
  • 看到离婚率的迅猛窜升,不禁让人对婚姻的真谛与爱情的脆弱感到不解和疑惧。
    常言道情人眼里出西施,从纯真的童心到略懂世事,当我们懂得寻寻觅觅,每个人心底那蓦然回首站立在灯火阑珊处的人,到底是如何被塑造出来的?有的人相信缘分,有的人相信一见钟情,而更有人则是要等到爱已闯入心扉才会猛然惊觉。
  • 小琦和美樱是国中的同班同学也是好朋友,两个人的学业成绩都非常优异,常常不是分列前2名,便是并列第一。但巧妙的竞争,竟不知不觉中改变了两个人之间的相处关系,课业的排名成了俩人心中最在意的事,于是彼此间的话渐渐的少了,功课也不一起讨论了,甚至当对方成绩超越自己时,妒嫉心还取代了原先能够真诚替对方高兴的心。
  • 身边的事物常在不经意间勾起你的回忆。浴室的镜子前贴了一只带着萤光的史努比,它咧著嘴好像在对你唱歌,又似乎祇是在对你微笑,算算它来到这里已经半年多了。
  • 邻居的老婆婆独自在田间种菜,年迈而佝偻的身形让她的动作显得有些吃力。这些菜她其实一个人也吃不完,但她一心总牵挂着她那已年过半百的儿子,希望能多种一些好吃的蔬菜给他吃。媳妇劝她不要再那么辛苦,她却微笑的对媳妇说:“你可曾看过水往高处流去?”
  • 网路上流传着《芝加哥论坛报》儿童版“你说我说”单元主持人西勒‧库斯特的一个故事。公元1963年,一位叫玛莉‧班尼的女孩写信给《芝加哥论坛报》,信中写道她总觉得很疑惑,为什么她帮妈妈把烤好的甜饼送到餐桌上,得到的只是一句“好孩子”的夸奖,而那个什么都不做,只会调皮捣蛋的弟弟戴维却能得到一个甜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