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维健:震灾之丑莫过余秋雨泪阻灾民

陈维健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0日讯】四川大地震过去已近一月,在此一月,经历了大悲大愤,灾难中虽然有邻里间的相互救持,亲人间的滴血爱护,更有老师为学生护难等人性光辉,但也看尽了中共和一些国人之丑。号称百万雄师的解放军三天进不了灾区,一位年轻的女导游却能从灾区带领二十几个游客,扶老携幼仅五个小时就逃出灾区,号称全天候作战能力的中国空中之鹰,却因天气条件不能在灾区降落。海内外捐款已达四百多亿时,有达一万多亿外汇存款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合起来所投入到灾区的资金还不到三百亿元。灾区民众还有不少人在塑料布下栖息时,大批救灾帐蓬却出现在豪华住宅区。当灾区民众还在饥寒之中时,却有救灾物资被倒卖到商店。当民众对灾区民众发自内心的捐款时,却被各级政府机构操纵成逼迫性摊派的敛财运动,那些少捐款和没有捐款的商家竟然受到围攻。 哀悼之日挥舞国旗,呼喊 “中国加油”“四川雄起”更让人感到莫名其妙,仿佛这场天灾人祸,是海外敌对势力制造的,因而“群情激昂,同仇敌忾”。震灾来临之前高调宣传,中国对地震不但能够作长期预报,中期预报,短期预报和临震前预报的媒体,当地震来临时,连昔日吹嘘的文字还没来得及删除,就面无愧色宣称地震是不可预报的,并借国际之名称是海内外的共识。几万人的死亡,千万人失去家园,中共不承天担责,反把丧事当作喜事办。把灾难书写成英雄谱,用“多难兴邦”,之乱言,以对痛失亲人和家园的灾民。一个民族发生大灾难时,竟然有如此众多的丑陋和心智昏乱,让人不胜其悲。

这次四川地震最让人怒不可遏的是因豆腐渣工程,数以千计的孩子倒在废墟瓦砾之中。当失去孩子的家长们群起问责政府时,绵竹市委书记竟然跪求阻拦家长前往政府部门。然而这种丑行还未仅仅停留在官奴之中,一些御用文人唯恐官家不力,以文相助,继而登台出演。有中国口红作家之称的余秋雨,也来了一场“含泪劝告学生家长”。余秋雨说:“请愿家长情绪激烈,所以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又劝告灾民说13亿人默哀了,一位佛学大师说有十几亿人的护持,这些往生者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了。”并且说: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看了余秋雨的“含泪”所感到的不仅仅是余秋雨的无耻,他的无耻涵盖了我们这个时代所有无耻文人的卑鄙。为了拍马与政府保持一致,竟然可以将灾民的问责说成是为反华媒体找到借口,而要他们闭嘴。

余秋雨的“含泪”一出,即成为中宣部推荐网文。只要打开中国的网站无不“含泪”相看。中国大地震后,中国的无依无靠的灾民除了依靠政府的一点施舍,被迫还以十分的感恩以外毫无办法。他们的痛苦和思想都被媒体随意编织成美丽的图画,汇编成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当灾民愤起发声,问责政府时,万岁的解放军则反目威胁阻拦灾民上访,更有余秋雨之流的文人含泪恐吓相劝。你们这样的行为是为反华媒体提供反对政府的借口。文人无行,为了半点利益平时写点花样文章,吹吹拍拍也就算了。在面对几千个孩子生命的冤祸,竟然还要将“反华媒体”加祸于这些痛失孩子的家长,则是到了天良丧尽已无做人资格的程度。还有那个所谓的佛学大师,不知道灾难之时斩妖除魔,竟然助纣为虐,把死于人祸非命,死不瞑目的孩子骗说已在九天之灵得到安宁。在这位佛学大师看来,政府都为你们默哀了,你们都已升天成佛了,你们难道还不满意,还想造反不成。以一句升天成佛的话,为政府荡平几千个孩子的冤魂,这样的佛学大师已是欺善凌弱,拐骗妇女儿童之罪,不入火烧油煎之九层地狱佛也无道。余秋雨在文章中说他想像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而我们更想像不出的是,余秋雨在灾区学校倒于豆腐渣工程的铁证如山之下,在失去孩子的家长悲痛欲绝之中,不但无一丝愤怒之情,半点恻隐之心,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着书立说包庇政府,阻拦问责灾民,可谓无耻之中也到了利令智昏的程度。

余秋雨在含泪之前,已有以导师身份对答网友有关“天谴”的来信。他说关于“四川地震是天谴”的谬论,不管是谁,提出这种谬论都是大恶。因为这种谬论把十三亿中国人当作了“天谴”的对象,把已经死亡的五万多同胞当作了“天谴”的对象,实在太让我们愤怒了!十三亿中国人做错了什么。五万多同胞做错了什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天”在惩罚他们?如果真是这样,我要套用关汉卿的语言对“天”高喊一句:“天啊,你残害苍生枉为天!”如果说余秋雨是一个中共的普通干部那也就算了。但余是一个知名的中国文化学者。不会不知道“天谴”是中国自古以来的文化中有关“天人感应,天人合一”之说。中国古代先民认为水灾,干旱,地震这些天灾都是执政者无道作恶不顺天理造成的,是上天对执政者的警示。如《竹书纪年》记载夏王朝末代皇帝桀。穷奢极欲,暴虐嗜杀。民众的生活则十分困苦。夏代臣民指着太阳咒骂夏桀说:“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意思是说,你几时灭亡,我情愿与你一起灭亡。另一方面中国历代的帝王也把天灾看作对自己执政的警示,每当天灾来临时都要反躬自审,然后祭天伏罪,书写“罪已诏”。天谴之说也反映了中国的帝王还把百姓当作自已的子民,老百姓遭灾就是对自已的惩罚。这些天谴的文化内涵余秋雨作为一个文化学者不会不知道。但是为了迎合中共,竟然不惜歪曲中国文化“天谴”的对象,把对执政者的天谴说成是对黎明百姓的天谴。说到此,我也不得不像余秋雨一样喊一声“天啊!中国文化竟然被汝之辈戗害到如此地步!”

余秋雨之流为中共真可以说二肋插刀,他们非常清楚,如果让冤死孩子的家长问责政府豆腐渣工程,必然牵出千千万万的贪官来,而今天家长可以问责豆腐渣工程,明天就可以问责地震局的预报,从地震局的预报又可以牵出中共政权对地震的瞒报。而一旦瞒报地震的真相大白于天下时,这样的惊天不赦之罪,中共必将完蛋。作为口红文人余秋雨在为中共政权涂抹口红时,他的身上沾满子腥红。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国家,以中国历史之长,中国文人之丑也是不胜枚举,但是当阻拦灾民告状的文人,我想余的含泪一文,必将以丑中之首,载入中国文人的丑史。

转自博讯(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6-10 9: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