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江山

文/张羽良
【字号】    
   标签: tags:

汉唐盛世兴文德,礼义之邦服四夷;

红旗染尽汉家血,天意无情莫论愁。

江山万里风云变,中土薪传更向谁?

万语千声叹不尽,悠悠江水自东流。@*

<--ads-->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折纸飞机超过6千种,创下纸飞机飞行52公尺世界纪录,童心依旧的卓志贤,保持着对生命的赤忱,他教导别人的,不只是如何制造一架好的纸飞机,更将唾手可得的快乐秘诀散播出去……
  • 在秘鲁纳斯卡谷地的地面上画着许多巨大的画,考古学家推测这些巨画完成于公元前200至600年之间,这些画的全貌在那个没有飞机的时代,大概只有天上的神仙才能一窥全貌。因为在地面上,每一个线条看起来都只像是宽度与长度不一的沟槽,加上它是如此的繁复硕大,故除了创画者与诸神,人们无法察觉它的真貌。
  • 那年夏天他从中国来与我们共聚一个星期,书卷气中带着点忧郁的气质不多话,有一天我抽了空尽地主之谊陪他去山上走走,若说百年修得同船渡,那我们的缘分应该也不算浅。他是我真正认识的第一个中国人,虽然这样说还真有点奇怪!毕竟我也是中国人,只是我所在的土地叫台湾,我所在的中国叫中华民国。
  • 一个富有的男人迟迟不愿与同居30年的情人结婚,他的理由是婚姻如鸟笼,两只鸟儿被关进笼子里后,会开始渴望没有鸟笼的自由,但一向尊重他想法的情人,近来却积极希望能与他办理结婚手续。
  • 一如相信地理风水之人会想尽办法去寻找风水福地来获求先人的庇荫;相信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者,在姻缘路上也不会盲目的跳进情爱的漩涡中,将自己一生的幸福交给未知的命运摆布。
  • 一位大纪元新闻网的编辑在看多了四川震灾的照片后,心绪低落泫然欲泣,传来的某张照片中,6、7个甚至更多的小学生被崩塌的教室压死在一起,令人看了也不禁为之鼻酸!而千百倍类似如此惨况的画面正在中国的四川地区上演,一场原本有预警的天灾却藉由不将可能讯息转达给民众的政府,酿成了宛如人间炼狱般的人祸。
  • 吾辈生而为人,在光阴逆旅中做百年过客,若只任此臭皮囊在饱食间胀大,任一头华发在劳心名利中染白,却从不深思生命之真谛与本来面目,那滚滚欲望红尘将更放大自私的魔性,让身心受自己所造之业力缠扰而苦不堪言。
  • 北宋政治与文学家欧阳修为了离别之情曾写了一阙很有名的词,词牌是《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未语春容先惨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骊歌且莫翻新阙,一曲能教肠寸结。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东风容易别。”
  • 同样是人,为什么有的人天生聪明,家世显赫,富贵到老;有的人则是终其一生努力奋斗,到头来还是潦倒以终?若说这一切是三世因果、命定使然,那是否命运就再也没有机会改变?又究竟是谁掌握了这命运之舵?
  • 日本常败名驹春丽和一只连表演跳高也跳不好的海豚幸运的故事,给予我们活在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的人生中,很好的启示,或许我们对事物需要有更开创性与乐观的看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