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联合国研讨会揭四川地震真相

联合国四川震灾研讨会纪实之一

参与研讨会主要人员左起著名民运领袖张健牧师,中间良知基金会主席陈师众先生,右格瑞福斯医生。(大纪元)

参与研讨会主要人员左起著名民运领袖张健牧师,中间良知基金会主席陈师众先生,右格瑞福斯医生。(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6月15日讯】六月十一日下午四时,多个国际组织在联合国联合举办了一场研讨会,通过四川震灾现场目击者的证词以及研讨会发言人的分析,向国际社会与媒体揭示中共当局在四川大地震前后的真实表现。

研讨会由格瑞福斯医生主持。格瑞福斯医生是多个人权团体的创始人,现任“跨越信仰国际”秘书长,是日内瓦人权圈中著名的善人。格瑞福斯医生介绍了研讨会的几位发言人,四川环保人士谭作人、四川水利工程师范晓,著名民运领袖张健,和良知基金会主席陈师众。其中谭作人、范晓先生发言的内容是由良知基金会事先采访录音的。

人祸甚于天灾,作秀耽误救灾

谭作人先生在发言中首先谈到这次地震政府不做预报的责任问题。他指出,现在有很多证据表明,对这次地震专业部门是有预测的。那么政府有关部门接到预测报告后如何处理?为什么不发布?唐山地震的历史教训表明,如果有预报是可以减少和避免损失的。那么因为政府不作预报而造成的惨痛损失不能全归于天灾,而是有人祸的因素。

对于中国政府在震灾中的表现,谭先生评价是:就像一个宣传部门在抗震救灾。地震后的第一时间,没有政府组织的救援人员到达现场。这不是因为公路塌方。谭先生举北川的例子,震后当天下午绵阳的老百姓开着车到北川中学去进行救援。绵阳到北川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只有非常小的塌方,道路交通基本是通畅的。直到第二天下午七点钟,救援的武警才进入现场,但没有专业的工具,造成北川在48小时内没有进行有效的救援。而部队在72 小时后进场以后,首先把老百姓赶开,布置警戒线,然后上千的人堆在一个现场,每个现场进入的只有几十个人,然后几十个人花上7、8个小时救出最后的一个人,然后媒体进行大量的宣传、报导,表明政府尊重生命。谭先生认为,这至少是一个不实事求是的做法。

谭作人与范晓都谈到了中小学豆腐渣教学楼的问题。他们去过十几个县市镇的许多从小学到中学的现场,都是周围的居民和政府楼房没有倒塌而教学楼完全坍塌。政府曾经承认过有豆腐渣工程问题,也许诺过要调查严办。而现在教育部和建设部却找一些所谓的专家出来彻底否认豆腐渣工程问题。范晓认为这个问题不得到认真处理,对于别的地区的中小学校都是极大的隐患。谭作人呼吁,如果中国政府对此不加以调查追究,国际社会应该就此单一项目成立一个调查组。

另一个谭作人与范晓都谈到的是政府利用震灾圈地拆迁问题,认为这是在灾民的伤口上撒盐。

水库引发地震问题隐藏更大危机

范晓重点谈的问题是紫坪铺水库诱发汶川大地震的问题。紫坪铺水库建在龙门山地震活动带上,在建造的时候就有争议,但当时四川的执政者周永康将紫坪铺水库列为“西南第一工程”力主上马。范晓认为,这次汶川大地震符合水库诱发地震的所有要素与症候,不能简单排除紫坪铺水库诱发汶川大地震的可能性。而在四川与西南地区,还有十几座比紫坪铺还要大的水库工程,有的已经上马,有的准备上马,而这些水库都在地震活动带上。为此,范晓认为,研究紫坪铺水库与汶川大地震的关系,对于全世界都是有意义的。

利用赈灾打击异己 法拉盛录像曝光国际

接下来发言的张健首先揭露中共逮捕迫害为震灾捐款的基督徒的罪行。张健指出,灾后重建包括物质方面和心理心灵恢复方面。有些家庭教会成员为灾区民众祈祷,竟然遭到中共的迫害。在世界范围,家庭教会为四川灾民募捐达一千万美元。山东一个家庭教会四十余万人民币捐款在日前竟然被警方以“非法经营”的罪名没收,并拒绝给发票,还将募捐的教友逮捕。中共是明目张胆的在破坏救灾、干扰捐款。可鄙的是,中共却以破坏救灾、干扰捐款的罪名嫁祸迫害民间团体。

张健特意播放了一段录像带,揭露中共驻纽约领事指示中共特务在法拉盛地区以干扰捐款为名制造事端围攻殴打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张健质问,法轮功学员举行活动的地点根本就没有什么捐款点,也没有什么捐款活动,而法轮功学员设在那里的退党服务中心已经有好几年了,到底是谁干扰谁?如此暴力活动搞到国外,真是将脸丢到国外来了。

四川地震暴露中共反中国本质

陈师众在发言中首先指出,谭作人、范晓先生不是人权活动家。他们的发言只是讲出他们亲眼所见。然而,在中国,讲真话是要冒大风险的。因此,我们应该特别珍重他们提供的信息和建议。

陈师众指出,四川震灾显示出中国在内政方面的诸多问题及在国家基本建设方面的极其脆弱。这些弱点在SARS期间以及今年初的雪灾期间曾暴露无遗,然而至今却没有任何改善。从这方面看,中国积弱已深。然而,从国际舞台来看,中共又强横无比,一副大国崛起的架式。其实,这个强大的表面与虚弱的实质,其根本原因都是一个,那就是中共滥用国家而可以不负任何责任。因为中共可以不负任何责任,所以它可以任意的将宝贵的资源集中在几个它想要花销的地方,比如外交博弈,比如面子工程,比如集中财富,比如弹压民众等等。但正因为它不负责任的滥用资源,使得国家在教育,医疗,公共设施,地区平衡发展等等许多国计民生的基本方面虚弱甚至空白。从根本上讲,中共政权的利益和中华民族的利益是对立的,而这样一个毫不负责任的政权胡作非为下去的结局只能是将整个国家带入毁灭。

中国大陆七百民众通过网络首次参与

发言之后是听众提问。一些听众对于中共禁止民间团体募捐赈灾而又在国外以震灾名义迫害民间团体表示不可思议与愤慨。

这次研讨会最特别之处是通过互联网现场向国内七百余位人士,包括震区灾民、维权人士、专家学者等直播。许多通过网络参加研讨会的人士激动的表示,通过互联网参加联合国关注中国人民疾苦的研讨会,这是创造历史的第一次。大家能为在联合国举办这样的研讨会非常激动, 这是中国人的第一次,也是对国内正义人士的一个最有意义的支持。

研讨会也吸引了来自各国的代表与人权人士,他们对研讨的内容非常震惊,很多人表示要对四川地震问题进行更进一步的跟踪,同时也希望国际社会能够支持国内的正义人士。

(良知基金会供稿)


张健向与会者介绍国内的一位维权律师遭受的迫害。(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会议期间近七百名来自大陆的各界人士通过网络参与了会议。会后良知基金会主席陈师众先生与国内的有志之士进行了近一个多小时的现场对话。(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会议期间播放了中共操纵法拉盛事件的纪实录像。(大纪元)

(http://www.dajiyuan.com)


http://www.youmaker.com/
民族主义狂潮还能走多远(上)


http://www.youmaker.com/
民族主义狂潮还能走多远(上)(二)


http://www.youmaker.com/
民族主义狂潮还能走多远(下)


http://www.youmaker.com/
民族主义狂潮还能走多远(下)(二)

评论
2008-06-16 1: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