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新中国》第四章 理想中的黄金国(23)

伊森‧葛特曼

《失去新中国──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中译本,博大出版社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龙安志的中南海》一书以中国的权力中心命名,听起来分外庄严,但部分章节使其看起来在刻意吹捧中国领导人。

书中描写着江泽民看着湖水边的古典花园,回忆起了他曾朗诵过的亚伯拉翰.林肯关于国家统一的演讲,然后是毛泽东的诗词。江泽民凝视着中南海的湖水陷入沉思中,并问自己如何才能更好地将那些不服统治的地区收归在中央政府控制之下。

在阅读《中南海》时,我回想起交谈中龙安志那令人玩味的口音;忽上忽下,单词的发音中含有明显的错误,好像他很少讲自己的母语了(或者很少接触当前的美国文化,当我们在谈论一个电影剧本时,他居然不知道导演奥利佛.史东Oliver Stone)。虽然龙安志多少让人感到局促不安,但你不能否认他在写作中偶尔显露出来的精辟分析。龙安志比任何人都清楚中国的黑暗--腐败的高干子弟、北京市副市长自杀背后的真相和统治集团派系之间的政治争斗等等。他因太了解中国领导人而对中国政权的屈服,这使我更加感兴趣。

龙安志想要了解华盛顿,而我想要了解北京。很自然,我们成了朋友--临时性的,就像一对奇特的夫妇对他们能够共处一室感到惊喜。每当我以某种借口去胡同拜访他时,他总会说一些让我吃惊的话,比如“我刚与将军们交谈过,他们明天就要进攻台湾,为此他们已经筹划了五十年!”龙安志还喜欢在我面前提出一些说法来看看我的反应。他最喜欢提的就是一九九○年代后期,柯林顿和格林斯潘策划了亚洲经济危机,试图让中国屈服。我们很少发生争执,我从美国商会和一些论坛中知道,他在外国商界中非常受欢迎,不仅仅因为他系统化的学识和与中国高官的关系,更因为他左右了很多长期在华的外国商人考虑问题的思路(注:几年来,龙安志是唯一在美国商会杂志上每月发表专栏文章的外国人。专栏的名称叫“黑猫,白猫”,引用的是邓小平关于资本主义发展的名言,意思是不管黑猫白猫,只要抓住耗子就是好猫。当龙安志发表文章指责布希政府故意用EP-3侦察机把中共喷气战斗飞撞毁后,专栏就被取消了。在国际危机处理过程中,这个立场对美国商界来说太具争议性了(甚至连他的朋友傅中宝也说,在杂志上刊登与《人民日报》相似的烂东西真没意思)。然而龙安志的专栏最后还是找到了新东家--更具影响力的《南华早报》。)。正因为如此,我们总在探讨一个共同参与的专案(一个名为“今日商业中国”的电视节目就是其中之一:一群西方生意人坐在中国古典背景中,一边喝茉莉花茶一边讨论。庆幸的是,这个计划一直处在空谈阶段。)

不管怎么样,龙安志总是在不断打造他的王国。除了南龙集团,他还创立了红都俱乐部,其装饰风格和他家一模一样,这是个有精美菜肴的胡同餐厅。餐厅提供的红都葡萄酒,是他亲自命名的,收藏在防空洞里;当他的红都宾馆开张后,他又另创了红都牌雪茄(也储藏在防空洞里),他带着我参观了一次,虽然这一切都不太适合我的品味,但你怎么能不对两个“贵妃套房”和居中的“埃德加.斯诺单人房”的创作者心生敬意呢?我把这一切称为“龙安志创意”,他很乐意地接受了这个恭维。

我之所以敬佩龙安志是因为他用尽三个方法来证明自己是中国的朋友。他不仅紧跟党的政策方针,而且他所说的也是可信的。他还带来了礼物:帮助一家美国大企业进入中国,并坚持不懈地鼓励他们加大对中国的投资。他也不忘拍马屁,红都王国,乃至他所有的生活方式,都表示他对中国文化在过去和将来占主流地位充满了信心。一天晚上,我们在红都俱乐部喝了很多酒,我问到是什么驱使他这样做的。我很平静地问他,“是中国的独裁统治吗?”“是的”,他微笑着回答。我想,正是因为我也有窥视中国独裁统治下的个人崇拜现象的好奇心,使我们两个走到一起。但龙安志则在创造这种崇拜。

龙安志是不是精神不正常?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做的那些耍花枪的玩意就有很大问题。其他的美国商人也逐渐在向中国的权力中心靠拢,但他们的表面工夫绝对没有龙安志做得明显。权力中心不仅仅是政治上的范畴。观光客可能只把紫禁城看作一处景点,一座引人入胜的败落的博物馆,但这座古老帝国的王宫在地理上仍然位于城市的中心位置,是中国文化和权力不可替代的象征物。在西边紧挨着紫禁城的是中南海,中国领导人的办公地点,它的四周被高墙环绕,荷枪实弹的解放军哨兵构成了一层层的警戒线,无论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不能擅自进入。紫禁城的天安门(城墙上挂着的毛泽东画像每年都在褪色),它的南面是天安门广场。广场的两旁是人民大会堂和历史博物馆,它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标志性建筑物。

一九九九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五十周年,整个北京城都被发动起来了,中国领导人离开中南海,站在能够俯看天安门广场的城楼上,向第一列走过的解放军队挥手致意,然后是来自各个省市的、精心挑选的、乘着花车和舞动着旗帜的群众。这种帝王般的架势尽管不太符合历史潮流,但它仿佛是在宣示中华帝国的永恒(少先队员们像兵马俑一样站立在广场四周的边线上,整个活动看起来没完没了,少先队员们事先都发给了纸尿布,以防止有人中途尿急离队)。

自从有紫禁城以来,北京所有的一切都是围绕皇城搭建起来的。以前的古城墙变成了现在的二环路--北京第一条环城快速路,然后是三环、四环,现在还有为二○○八年北京奥运会修建的五环。这些精心施工的项目不仅仅是为了疏导交通,同时也是在向外界宣示:北京再也不会面对侵略者却束手无策,而是以迅速发展传向中国的其他城市和全世界的动力中心。当然,环城快速道路还可保证大批坦克和战斗辎重车辆在有需要时的通行。

(待续)

转自【博大出版社】
更多讯息……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一种,夏皮罗和李敦白式。即紧紧跟着党走,永远为党的目标奋斗。但这不仅仅是动动嘴皮子,经过了五十年的历练,中国领导人虽然在处理公共关系方面还是生手,但却能熟练地判断出一个西方人所说的话的可信度是多少。
  • 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与世隔绝和党内斗争,顾不了广泛利用外国人为中共利益服务的这一策略,直到七十年代末,邓小平将夏皮罗等人从“国际友人”贬为“极左人士”(指没有紧密跟随党的新路线的人)。现在,中国之友的定义取决于能否带来金钱(或者至少能否带来技术、政治上的信誉);因此,能够得到回报的标准从以前的意识形态方面对中共的忠诚,转变为能否积极拉拢到具有商业、政府或军队背景的外国人。政策也有了新的变化,随着对外国人旅行诸多限制的取消,大批的美国人开始涌入中国,去重新探索这个古老的国度。
  • 在中国很容易结交朋友。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我在北京城的西北部遇见了艾德。
  • 首先是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在这个没有法制、腐败猖獗的社会中,尤其是面对如此庞大的公务员队伍,美国商界绝不会忽略中国政府部门。事实上,要想在中国获得营业执照--即加入游戏,不仅仅需要与上面人士拉关系,还需要与几个下面的人士同时打通关系,通常包括一些地方官员。一个公关公司如能吸引具庞大人脉且有相当级别的前政府官员加入(用我们的行话),就能为公司加分。一些像摩托罗拉、斯科和柯达等大公司都有专门的强大的工作部门负责与中国内部官员保持良好的关系,但这只是例外。大多数公司需要透过我们去与中国官僚队伍建立关系和依赖我们的策略分析。很公平地,我们从中抽取佣金。
  • 中国政府将这种花言巧语当作证明自己统治合法性的工具。每天都可以在报纸上见到,比如,《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打出“美国国会议员呼吁人们加强对中国的理解”的标题,下面附上国会议员西蒙"G奥维兹(Simon Orvitz)的厥词:“中国的发展真是突飞猛进,我从来没有看见过有哪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可以与中国相比。”当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的代表来中国访问时(无论以何种标准,这里连人类都不适合居住,更甭提动物了),北京政府办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在头版刊登了一幅照片:基金会的代表们坐在一个支援中国申办奥运会的标语横幅前,拥抱着吉祥动物熊猫。
  • 国会代表团的成员从他们的座位上站起来,四下张望,好像不知道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总之,他们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下一个活动上去了,在行程安排中可能还包括观看中国小学生关于爱护环境的歌唱表演。
  • 早餐在继续。我们也会就他们早先会晤几位中国政府官员的情况表示某种试探,目的是借机显示我们对中国政要颇为了解。我们透露些少量与中国某些官员相关的小道消息,就像中餐馆提供的小菜。不需要特别强调,点到为止就可以,我们知道各自的地盘,他们心里也明白,于是提问开始了。他们提出的绝大部分问题仍未能跳出“七大必问题目”的范围。事实上,他们的提问不外乎“寻求保证”的模式:“你如何能保证西藏的状况(或者是对台湾的军事恫吓,或者是人权状况等)在得到永久正常贸易伙伴关系后将得到改善?”
  • 清晨时分的北京国际俱乐部饭店,初升的太阳把光线洒在可以供二十人就餐的大宴会桌上。当中国服务生端著盛满水果和糕点的大盘子小心翼翼地来回穿梭时,客人们开始鱼贯入座,他们都是一些屈指可数的美国各大公司驻华首席商务代表,诸如波音、大通曼哈顿,也许还有福特,以及美国国会代表团的所有成员。
  • 我非常感谢那位接受我采访的电脑软体工程师。他对我很生气,因为他觉得我是在戏弄他。我试图让他平静下来:“你说的确实没错,但更重要的是,在北京,他们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得到美国资助的,就是说,你们这样做完全是为了经济利益。在对你的采访中,你不能不对此进行反驳。法轮功是一个清贫的组织,它没有任何的政治野心。这一点是很重要的,传媒机构偏向的是受害者,法轮功就是真正的受迫害者。”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下午,官方关于法轮功报导的限制解除了。魏的几个工作人员冲进了我的办公室喊道:“伊森,电视上在报导关于法轮功的事情!”我赶紧到接待处,看到中央电视台做的紧急新闻报导。节目主持人很不自然地瞪着大眼睛,用高了几度音阶的声音严正指出,法轮功是非法的。中国公民禁止在公共场合或者是自己家里炼法轮功。正当我们盯着萤幕时,窗外传来大功率广播车的高音喇叭宣传。富华大厦和整个北京城到处都充斥着这种声音,宣布法轮功是一个非法组织。魏的几个女职员开始神经质地笑着,双手捧着她们的脸,嘟哝著说,自从文革结束后就再没有看到这样的事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