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外思絮】何处是归程

画与文/杨纪代
【字号】    
   标签: tags:

最近几年,总是惊觉日子一闪即过,一晃即逝,抓都抓不住,快得可怕!一下子竟然发现自己已是“发苍苍、视茫茫而齿牙动摇”,是个行将就木的人啦!前些日子开始有了“老人证”,虽然办好了,可却不想去领,糊弄一下自己吧!怎么这么快哪?真是想不通!尽管心中一百个不承认,可外表的老化、体力的不足却是明摆的事儿呢!

就像这画中的景象一样:暮色苍茫,原本斑斓的彩霞也不得不随之隐没,而天地之宽广、辽阔,对照那一人一驼的孤单渺小,不由得让人兴起人生在世,何去何从的迷茫;不由得让人升起滚滚红尘,何处是归程的感慨!真不甘心,只不过一眨眼工夫,那“生老病死”的关卡,已怵目惊心的耸立面前!唉!真可悲!不面对能行吗?“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认啦!是人!总得过这一关!

水彩技巧的钻研和表现手法的拓展,很多时候对画者来讲,容易形成一种执著,总想使用它来凸显某种繁复的景象,可是往往效果却适得其反,反而失去了创作时内心那种单一、真淳的净、定,表现不出内心深处领会到的感动与揣摩出的意境。

虽然这张画只是第二次个展时的生涩作品,没有高超的技巧和繁复的表现手法,然而简单的画面,的确呈现了那黄昏时刻,空旷、辽阔、一片寂寥的空间里,孑然一身的游子不知所措的无助与徬徨:天地两茫茫,归程在何方?迷中的路啊千万千,谁人来指引,何者来导航?心的苦啊向谁诉?流的泪啊何时止?……面对这张画,你可以发挥很多的想像,滋生很多的联系与不少的心灵震撼。所以保持简单的心境是不可多得的修养功夫。@*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能否让冷漠无情,就此随风而逝?自今而后,家家真心相待、诚恳相惜!

    能否让欺诈恶行,就此随风而逝?自今而后,个个善意理解、用心体谅!

    能否让好勇斗狠,就此随风而逝?自今而后,处处忍让宽容、谦逊平和!

  • 初阳暖溶溶的光晕,轻抚大地,花草、房舍沐浴在上天的恩宠中,以无比静谧的姿态衬托漫空的喧哗——开始了一天的晨光序曲。
  • 在四面翻飞的竹叶里,那斜飘的春风,吹走了我心中无名的妄念。

    在随风斜织的线条里,那清凉的雨点,洗去了我满身沾染的尘污。

    远处迷濛秀润的山影,江面荡漾轻巧的水珠,是如此的和谐、相容与完美。

  • 这虬结的树干、茂密的枝叶,都在喁喁细语:“一切都会过去,一如从前的美好!别计较!别计较!他不是有心的!”
  • 知否?这繁华在握只是须臾,你再怎么呵护,终将“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知否?这繁华在握只是片刻,你得积德行善,否则必定千金散尽不复来!

    知否?这繁华在握只是瞬间,你得好好把握,要不然就“镜花水月,毕竟总成空!”

    知否?这繁华在握的此刻,你该心存感激、虔诚仰望、谦卑面对:

  • 你可在“方寸”之间,随意的摆布!到处盖房子:或茅屋三两间;或亭台楼阁平地起!随手植树造林:或绿草如茵、繁花遍地;或竹林掩映、松柏擎天!甚至能移山倒海、呼风唤雨呢!反正山水、风景就是由天、地、山、石、水、树所构成,只要技巧纯熟、运用自如,就能将胸中丘壑描绘出来……
  • 因着烟岚云雾的陪衬与烘托,四周的景物显得变幻莫测而无比神秘!

    也因着烟岚云雾的飘忽、簇拥,赋予四周景物光怪陆离的色彩与样貌!

    更因着烟岚云雾的遮掩、隔绝,拉远了四周的景物,远距离欣赏不见细节与瑕疵,而造成了梦幻般的想像、而形成了视觉上的朦胧之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