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地震先跑 教师炒鱿鱼(1)

灾情惨重的四川震区 (图:新唐人电视台)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6月21日讯】(新唐人电视台报导)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周二直播节目。在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之后,四川省都江堰有一位中学的教师他发表了一篇文章:《那一刻,地动山摇》,描述他自己身为一个学校的教师,在地震发生的时候,他没有保护学生或提醒学生逃走,反倒自己抢先跑出教室之外,保住了性命。

在线收看
下载收看

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周二直播节目。在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之后,四川省都江堰有一位中学的教师他发表了一篇文章:《那一刻,地动山摇》,描述他自己身为一个学校的教师,在地震发生的时候,他没有保护学生或提醒学生逃走,反倒自己抢先跑出教室之外,保住了性命。

这件事情后来受到了广大民众严重的抗议,教育部也取消了他的教师资格,他也被学校炒了鱿鱼。之后,这件事情越演越烈,已经几乎变成了个人和体制上的对话。那么在今天一个小时的节目里面,我们就和各位观众朋友来探讨这个话题。

首先,在我们摄影棚里面请到了二位特别来宾,我跟各位介绍一下。第一位是“中国和平联盟”的主席,也是中国临时政府的发言人,唐柏桥先生。唐先生您好。第二位就是大家很熟悉的横河先生,他是中国问题专家,除了在电视台以外,在报纸或电台也经常做中国问题的评论,横河先生您好。

柏桥兄,是不是请您首先跟观众朋友们…如果有一些人还不太清楚,请把这个事稍微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

唐柏桥:网络上现在叫“范跑跑”事件。范美忠这个人原来是北大毕业的,毕业以后,被分配到都江堰的一个重点中学、曙光中学教书。教书的过程中,他发现整个教育体系有着严重的问题,所以他跟体制不容。后来他到了很多学校,很多学校都不容他,所以都炒了他鱿鱼,他最后就到了光亚中学。

地震那一天,他确实是第一个跑出去的,之后他又写了一篇文章。这文章提到,他认为他第一个跑出去,他并不感到后悔、懊悔或是感到内疚。他还提到一个观点,如果他女儿或是他妻子和他母亲3个人,这其中要他去救谁的话,他会救他女儿。这二个观点在网路上引起很多人的批评和讨伐。

这个时候,他又挺身站出来捍卫他自己的权利,并说明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所以引出了两边意见不同的人,现在同情他的人也开始多起来了。开始的时候只是一边倒对他讨伐,尤其是“郭跳跳”,那个姓郭的郭松民,他在网路上对他进行极端的攻击以后,反而有很多人开始同情“范跑跑”。所以这些事情还在进一步的发展中。

主持人:这个事情我们一般听起来,因为他是一个老师,发生这个事情时,地震一开始的时候,听说本来只是摇了一下,他当时正在学校里面上语文课,他跟学生讲说没有关系,地震,那是小的。后来地震大了以后,他马上跑出去,听说他是全校第一个跑出来的。

从我们中国人的传统道德观念上来谈这件事情的话,一个老师抛弃学生往外跑,的确是很不对。我不晓得横河先生您在这个问题上有什么看法?

横河:从道德观点上来看,其实不同的民族在这方面还不完全一样。在西方的观点来说,他是要有一种敬业精神,不管你是什么职业,你在这个职业上,你应该有这个职业的道德,这是西方比较普遍的。

我们看得最清楚的一点是“911”的时候,当这双子塔大楼里面的人在往下走的时候,消防队员是逆着人潮在往上走,这就是一种敬业精神。在中国大陆我们可以看到,其实最近这些年还不只是教师行业,在很多行业都缺乏这种…在西方叫作professional,就是一种职业的敬业精神。

其实不仅仅是教育部门有这个问题,只是范美忠这个人把这句话说出来了。这种不敬业的精神,我认为在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文化里面,这种不敬业的精神,都不能推广或是去推崇的。但是我们如果深一步去看,我们要看这一事件背后的因素,怎么会造成这种现象呢?

主持人:好,那我们等一下来谈谈背后的因素。各位观众朋友,我们今天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北美的观众朋友欢迎拨打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免费电话是4007128899再拨8996008663;我们另外还有skype:RDHD2008。欢迎您使用文字或语言跟我们互动。

欢迎各位观众朋友利用今天这一个小时,打电话进来告诉我们,您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或对我们的来宾们提问。

另外,您刚刚讲到范美忠这个人,好像他是一个自由派的人,他也在其他学校任职过,您是不是可以讲一下,他这些民主思潮或想法为什么不见容于学校?

唐柏桥:他有几个背景,一个是北大毕业。大家都知道,在中国,北大相对比较自由化,自由作风比较强盛,像蔡元培担任校长时所提出的“兼容并茂”就是北大精神。尽管现在北大的学生和老师也是被奴役得很厉害,但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宽松,89年学运也是从北大起来的。

他进了北大以后,他接收到的信息相对就比其他学校的学生多一点,所以他说他在北大有两件事情印象比较深刻──“生不如死”。第一个就是接受军训,其实当时全国只有一个大学这样,这是中共做的非常荒谬的一件事情,就是89年以后,北大的学生要接受一年的军训,其他的学校只要一个月。

就因为他们北大的学生不听话,所以就把他们管起来。他觉得这是对他人格的羞辱,从那以后,我们估计他对自由的概念就有很深的认识。

第二,他进入北大接受了很多信息以后,回过头来看看他从小学到中学所受的历史教育,他认为完全是颠倒是非的,完全没有正确的历史观,这些教材是在愚弄他,浪费他的青春。从此以后,他开始探索中国真正的历史。

现在他在光亚中学教历史,其实他学的并不是历史,但是他就想要还原历史,他觉得让小孩在一个健全的环境下成长非常重要。

就是因为他要教历史,要还原历史真相,所以被所有的官方学校所不容。而且他去的地方都是最开放的城市,什么杭州、苏州、深圳、广州,他都到那些城市去应聘,那些学校也都不见容于他。

最后他找到光亚学校,这是全国第一所私立学校,一年学费就达7、8万人民币,相对于中国的国民收入,是非常高的,在美国相当于40万美金一年的学费。

这个学校的校长对他还比较欣赏,也有一些学生家长提出来说,他有时要学生看储安平、朱学勤的资料。朱学勤也算是国内的自由派代表人物;储安平,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大右派,是批评政府非常尖锐的一个人。

他希望更多人了解这些真相,包括“六四”问题,他也经常在课堂里谈、提89年。他当时是初三,对这些事情有些概念,进大学以后知道了真相,他非常痛心。

所以这整个过程就形成了他今天这个现象,否则他今天仅仅说出这种话或做出这种举动,也不会在全国引起巨大的反响。

你看他这篇文章的第一段,你可以注意他里面的细节,很多人批评他,他就不经意的写出了这次批评真正的含义,你看他的文章第一段就很反动,他反对中国…

主持人:很多人讲说他被学校炒鱿鱼,其实很重要的是他第一段文章里面不爱国。

唐柏桥:对,有这个原因…他本人也辩护说,我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会被取消资格、被开除?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如果是这个原因,他会抗争到底!他说:我批评政府,不能说我不爱国,如果这样也叫不爱国,那西方社会人人都批评政府,谁都不爱国了?

他认为政府这样做就不对了,而如果是其他的原因,他也要去辩护,他说他一定要在法律上要为自己讨回公道。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还有它发展的前景。

主持人:好的,那现在有一位长岛的林先生在线上,我们先听听看林先生怎么讲,林先生请讲。

林先生:您好!我说地震时这位范老师先跑了,他或许是胆小,这是另一回事。第二点,我们就知道他这个老师的道德问题,这太自私了,人家说“以师为表”,你做老师的应该要起一个带头作用,以后你教育出来的学生才会是什么,就像岳飞一样,他的老师周同老师教育他出来,他就是个杰出的人才。

那他现在跑了,如果遇到国难或遇到外国入侵的话,那你就跪在那里向入侵者投降吗?所以这是道德上的问题。不管如何,个人的生命安危…像搭飞机也一样嘛,如果飞机发生了问题,机长在天上也是要最后一个走,你不能把一百多个乘客丢下你自己先跑了;船长也是,做为学校的老师也应该这样子。

中国大陆汶川地震的时候,我们看到整个社会发生这种事情是少之又少,我们看到我们教育出来的…特别是军队表现出来非常的突出、非常的杰出,他们奋不顾身,有的人用自己的生命去挡住,救其他的人,所以好的也有。

我们说到中共的时候,我们要一分为二,要看它好的方面、也要看它坏的方面,就是外国的政府也是一样。中国共产党代表中国政府在联合国中,5个常任理事之中,它是最年轻的。在很多国家中,英国、法国等,中国现在道德教育出来的水平呢,在国际上没有对任何一个国家发动过治理统治上的或者是入侵性的战争,它没有。

主持人:非常谢谢林先生。林先生提到了几个观点,我觉得满有意思的,我们是否可以谈一下?包括他讲作为一个老师你是为人师表,你各方面都应该撑到最后一步,等到你的学生都走完。

另外,讲到中共,不管各国政府我们应该一分为二的看,有好的地方、有不好的地方,包括军队在救灾的时候,所表现的可圈可点等等,您俩位可否就这方面来评论一下。

唐柏桥:我觉得这位先生讲问题呀,他是点到了,他和“真实客观”的距离好像不是很远,但实际上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主持人:请您说说看您的观点。

唐柏桥:第一、他所举的例子跟老师的工作性质还是有区别的,你对老师的要求不能像对船长或者对机长的要求一样。做为医生也是一样,医生如果做手术做错了他要被抓,但另一个人做了某些事情伤害了某个人,他并不一定会被捉起来,因为这是职业的要求。

船长跟飞行员也是一样,你有责任保护乘客,但老师没有百分之百的责任要保护学生。在教师法里面,教师规则、教师条例都没有,这是一个道德问题。而做为船长或机长他不仅是道德间题,他在操守以上还有刑事责任问题、法律问题。

主持人:刚刚横河先生提到的就是他的职业…

唐柏桥:像我刚刚讲医生做手术时,你没按照你所学的知识来做手术,那你就是过失杀人;这飞机你没有按照你所受的教育去引导人逃生,那你就犯了过失杀人了。但老师没有被要求要教学生怎么样逃跑,或者规定你必需这么做,这是有一点区别。我并不否认老师要为人师表,这属于道德范畴,但不能把问题这样升华。

第二个,谈到政府的问题也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当我们评价一个政府的时候,并不一定每一件事都要说它的好话,或一定要去说它的坏话,我们要相信每个观众和每个人的独立思考能力和判断力。

我们只是就事论事,比方这次的天灾,我们谈它的豆腐渣工程,并没有说军队某个人表现不好,只是就这个事情,我们并没有涵盖的意思说它什么事情都做得不好,但我们照样有权利来批评它。所以如果用你这观点来看,好像我们在批评人的时候,必需要表扬他,这样就造成一种混淆,有些人对你提出的批评就会反感,说你为什么不表扬他呢?

当然在西方社会,比如你做为政治在野势力,批评在朝的,天天批评他,但你并没有说他不好,真的不好早就汰换他了,是吧?美国政府我们认为你不好就不选你了。所以我觉得这两个事情,我们要把他搞清楚一点。

主持人:那么横河先生?

横河:我觉得林先生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教师为人师表的问题,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在美国也有过,我记得有一次校园枪击事件,有一个教师保护学生,结果被打死了。这在美国是被作为英雄来对待的,这个英雄他确实做得非常非常好。

现在,我们就讲范先生这个人,在中国的教师法里面有没有这个东西?我认为他不应该第一个跑出去,我个人认为他不应该第一个跑出去。

为什么不能?因为这些学生在教室里面,实际上他是在你的保护之下的,在这教室里发生的事情老师应该要负责的。那他的问题是什么?他在那追求民主自由的思想中,我认为他是错误的解释了民主自由社会里的人的道德和操守,他错误解释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错误,但我个人是这样认为的。

刚才那位林先生讲的问题,我有不同的意见:军队、士兵表现的很好,和政府表现好是两回事,恰恰是因为政府表现的不好,才使得士兵救灾显得特别悲壮;如果政府表现的好的话、很职业化,士兵用不着这么悲壮。

98年大水的时候,表彰的最勇敢的士兵是排成人墙挡浪、挡江水的浪,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事情。一个现代化的军队根本就不应该用人去挡浪头,就像打战时,用人墙去挡子弹一样的道理。

所以我们看到地震时,刚刚进去的部队是一个班6把铁锹,一个千斤顶都没有。根据专家讲的,每个人带一个千斤顶能救多少人出来?所以士兵很勇敢,当兵的做得很漂亮,但是效果怎么样?这个效果不是由士兵勇敢不勇敢而决定的,战争胜负也不一定就真正由士兵勇敢不勇敢来决定的。

主持人:非常谢谢。现在我们接台北的魏女士,魏女士请说。

魏女士:我跟你讲,这就是共产党的教育。共产党一路到现在就是教育人没有道德。你看看,没有道德就是共产党的标志,有道德的话,那个人就会倒楣,所以没有一个人要学有道德。

假如本身有道德他也不敢做,因为共产党的教育要教人家“人人没有道德”,人斗人就是没有道德,所以很悲哀。老实讲,大陆人民他们不是爱中国,他们是爱共产党。

假如他们不是爱共产党,大家不要听共产党的话,大家团结起来,爱中国。人民就有高尚的教育、有道德的教育、有善良的教育,大家不是很好吗?为什么大家要爱共产党,不爱中国?

主持人:好的,非常谢谢魏女士。等一下大家可以就这个话题讨论一下,“共产党是教育出没道德的”。现在还有一位多伦多的张先生在线上,张先生请讲。

张先生:我很喜欢你们这个节目,每期我都会坚持看这个节目。我这是第一次打进来,谢谢你们接我电话。

我想讲一件事情,我觉得大陆民众的这种情绪完全是被政府给操控起来的,因为大陆民众的情绪非常不公正,为什么非常不公正呢?我记得就在几年前,新疆发大火,那些官员把学生拦在里面,让干部们先走、让领导先走,把学生活活给烧死了。

现在有一个人站出来骂那些领导吗?网站上允许有一篇文章出来点他们的名来骂他们吗?就一个范跑跑说,地震他自己跑出来,然后网路上所有人都攻击他。我觉得,这非常不公平。能讨伐,大家都拿出来讨伐,首先把这些领导拿出来讨伐,这就是我所要说的。

主持人:非常谢谢张先生。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06-21 11: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