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地震先跑 教师炒鱿鱼(2)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6月22日讯】(新唐人电视台报导)主持人:那么我们现在再接一位法拉盛的陈先生的电话,陈先生请讲。

在线收看
下载收看

陈先生:晚安,您好。中国政府的教育下面是有一些差别的,为什么说有差别呢?因为它的法律不严,所以国家处理的事情也不严,比如说对于一个事情它没有一个追根究底的交代。

像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中,有一个美国人去参加敌方,被抓回来就判刑,要在美国的监狱过终身,他就是卖国贼嘛。你中国要能这样的话,才可使中国老百姓有一个英明的国家、爱国家的法律,清楚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所以说这个教育是非常根本的。

比如你像达赖喇嘛,达赖喇嘛现在在外国,他到处去,或者对中共来说,他是要搞藏独,但是,为什么当初你中共那么愚蠢呢?那么自大愚蠢呢?让他跑去印度去呢?你看人家美国干的多么漂亮,在那个伊拉克战争,萨达姆和他的儿子全部斩草除根,他们是恐怖分子嘛,人家干的非常漂亮,也没有后患。

主持人:好,非常谢谢陈先生,那么我们另外还有一位曼哈顿的张先生在线上,张先生请讲。

张先生:我想我讲一讲,你们把亲共的电话都接进来了,对共产党一分为二的也接进来了。这种电话不能接的,因为你是要反对共产党的,不能把这种亲共的电话,对共产党一分为二的也接进来了。

再一个,这个教师逃生我觉得他没有错,在座的三位,如果你们是教师,也是要逃生,不要责怪这个教师,这个教师他有家、有子女,都要靠他养家的,所以要我讲的话,他这个教师没有错,好吧。

主持人:非常谢谢,我看了张先生的年龄,我应该称您张伯伯,非常谢谢您给我们这个意见。其实我们这个节目就是希望能提供一个平台,不管你是亲共、反共,什么样的意见都可以在我们这个平台发表。

我们也希望,我们也多次邀请中共大使馆,希望他们能够就这样的话题来跟我们共同讨论。我就在这儿回答您的问题。那两位是不是可以就刚刚的几位先生精彩的想法,是不是给我们点评一下?

唐柏桥:刚才加拿大多伦多那位朋友,他的观点啊,我是最欣赏的。他认为,你不能用两个标准甚至多重标准来对待中国公民,不管你是政府也好,你是民众也好,你不能用多重标准。对新疆那些人,那些阻止学生跑的或是让领导先跑的,对那些人不批评,不仅政府没批评,民间也没有批评。

今天这个人只是自己先跑了,他并没有阻止学生跑,结果遭到这样的炮轰,不仅政府批、民间也批,所以民间跟政府都要反省,为什么用双重标准?

这就可以延伸出很多话题来,比如现在有很多人捐款,如果捐得少的,像刘德华、姚明就一片讨伐声。国际社会现在也列个名单叫黑名单、捐款黑名单,这些都是用道德棍子来打人的一种方式。

这种方式被政府、中共反复用,用多了、用烂了,民间开始被洗脑以后,他也喜欢用这种棍子。所以每个人都要反省一下自己,你是范美忠你会不会跑?如果你也会跑的话,你为什么那么理直气壮来批评别人?在中国这样的环境下,我相信有很多人可能会自己先跑,这是第一个。

当然我们不推崇这种事情,不认为这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是每一个人都需要像上帝说的,你要用石头扔妓女的时候,你先想一想自己有没有罪。这样社会才能平和,才能有宽容和包容的精神。第二个,

还有,刚才打电话进来的朋友显然他话说是要误导别人,把达赖喇嘛跟萨达姆.侯赛因去比,对这个,我只有四个字来讲,“岂有此理”!这是对达赖喇嘛的玷污呀,达赖喇嘛是个什么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主张非暴力;萨达姆.侯赛因他是什么人?杀人如麻,支持恐怖主义的!

达赖喇嘛从来没有主张过独立,他自己反复说我只主张自治,我愿意跟中华民族跟汉人一起和平共处。但他却说:“他搞独立”,这本就跟事实不符,就是错的,还把他跟萨达姆.侯赛因放在一起,他这是用反语,用反语来评论,这是对听众或观众不负责任,他企图误导,我必需提出纠正。

第三个,刚刚这位张先生提到的,我觉得他有一定的道理。我们有这个权利,我们之所以这么做,我想主持人是一厢情愿的认为,而我也是认为可以听各种声音。因为我们认为道理在我们这边,真理在我们这边,我们不怕跟别人辩论。他说出来反而给我们机会来反驳他,让更多的人可以深入地去了解事情的真相,所以我觉得我们不怕。

主持人:是,我们也秉持着这个原则──真理越辩越明,不管道理在谁那边,大家辩下去以后,真理总会出来。那请横河先生。

横河:刚才法拉盛陈先生谈到教育的根本问题,我觉得这里头有个非常大的问题,中国是怎么样的一个教育体制?教育在中国大陆并不是一个所谓“教书育人”的,它是以一种政治的方式来培养它所要培养的那种人。

它的教育一开始,按西方的标准来看就是“洗脑”,那它教育出什么样的人呢?我举一个很简单的的例子,文革的时候,所有的老师几乎都被学生打过,但你回过头来看这些学生受的是什么教育?共产党这种“斗争哲学”和“对敌人的仇恨”,正通过这些教师教给了下一代学生,所以这些教师也是受害者。

他们毕竟也是把“狼奶”作为喂学生的工具,否则怎么可能全国学生突然在一天之内都变成了恶魔,这难道不是长期的累积教育下来造成的?所以这就是中国教育的根本所在,一直到今天为止,仍然把“四项基本原则”放在头位,仍然把政治思想工作放在学生教育的最前面。

前几天我听一个朋友说他打电话到中国大陆去,它现在把初中三年级的学生全部纳入共产党内。就是这样一种教育体制,它本来就没有人性、人道的教育在里面,怎么可能教育出有人性、人道的系统来,这不可能的。

当然有些人是比较好,那全靠你自己的好和你家里好的教育,另外在社会上你正好碰到一些好人,才能够达到这一点。

你从学校里面是学不到这些东西的,什么“五讲、四美、三热爱”,道德的东西不是靠你这种说教,更不是靠共产党、阶级斗争的这个党来说教就能听的。因为你本身的哲学体系,本身的理念和人类的道德就不吻合,怎么可能教育出能吻合的东西来?讲到教育我就想到这一点。

主持人:有位加州的连先生在线上,连先生请讲。

连先生:哈啰!你们好。我们都是从中国来的,我不认为中国政府对我们人民是怎么样的。但我觉得这位老师选择没有错,那时候有没有正在上课,上那一课的学生有没有跟着老师跑?如果有的话,我觉得那些学生太幸运了。如果没有跑,为什么没有跑?老师也是来不及讲那些事情要大家跟着他跑。

但是我们现在已经知道那些死在地震下的人,学生也好、老师也好,政府对他们怎么样?他们得到些什么?我觉得这位老师已经看透中国政府对人民是怎样的,所以今后他可能在人民更需要的地方,在民主方面,我觉得他会付出人人万万想不到的贡献,对于这位老师的“跑”,我觉得他没浪费他的人生。

主持人:好,非常谢谢连先生。好,我们再接一位曼哈顿何先生的电话,何先生请讲。

何先生:我刚才看了一下这位老师的照片,好像还年轻,那么他是谁教育出来的,如果这个老师不好了,那么谁教出这不好的老师来的?所以刚才林先生讲的要一分为二,这个老师跑得太快,我觉得林先生跑得比他还要快,你不是从大陆跑到美国来了吗?上星期我听到林先生讲话了。

所以这个老师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是他的老师教出这样的老师,这就要问中国政府,你怎么会教出这种老师出来?还给他去当老师,好了,我就讲这些。

主持人:好,非常谢谢何先生,我想我们提到了一个问题,就像刚刚台北魏女士打来的,她讲,中共的教育基本上就是一个“仇恨”,请两位对我们刚刚几位观众朋友这些观点来点评一下。

唐柏桥:加州的连先生…我如果一下子这样讲出来,不讲前因后果的话,有些观众可能会大呼不解,说你怎么会这样子帮范先生说话,我是挺范派。

我现在必需这样做,因为我觉得这样做是对我自己负责任、对自由和民主的一种责任。因为范先生他是个自由派、他是个民主派,我今天这样讲,很可能会连累他、牵连他,使他在国内的处境更艰难、雪上加霜,但是我也相信他一定希望听到我们支持他的声音。

我现在这样讲,这个范先生之所以这么做,你看他文章的第一段…然后你仔细的看你发现,对范先生的攻击不是民间自发的运动,这是政府操纵的,你到新华网上一查就看到了。

如果是民间发起的讨伐的话,你想一想民间能发起吗?就像刚刚那位先生说的新彊,那么恶劣的事情,还有像四川的灾民,他们小孩死了,独生子都死了,他们想对当地豆腐渣工程的建筑商去发动攻击,他们遭到什么处境?现在有人被捕了,还有人被抓了。

那全国人为什么不去讨伐那些豆腐渣工程的建筑商呢?那些教育部门的头呢?为什么不去支持这些灾民呢?这就有很浓厚的政治色彩在里面。

而这位范先生就是因为他的第一段话,他说,我非常懊悔,我为什么会生在一个没有自由的中国,而不是生在一个自由的美国?然后他说,我的性格非常自由,我是个很个性的人…,所以他说我感觉到在中国生不如死。几十年来,从小时候的教育都是一种愚化的教育。

然后他就引出了他整个的故事,他这个故事只想告诉人、告诉全民,我们要回归人的本性,也就是说人的本性可能会这么做。

他写出来以后,他知道他的后果,可能会面临很多人的攻击或批评。一个教条的、一个共产主义式的社会、一个道德的高帽子到处乱飞的社会,就像文革那个时候,大家都是“见义勇为”,大家都是“以天下为公”,而实际上人人都是“为己为私”,以“马列主义要求别人,以个人主义要求自己”,原来毛泽东就这样说的。

所以他就想告诉大家,你可能到时候也会这么做,这是做为人的本性,你不要把它放得太高。结果不幸的是,他的猜测是对的、他的预估是对的,而且他甚至后面都自己承认,他所遭遇到的远远超过了他的预估范围。

这个社会有些地方就是偏了、有些病态了。一个人做了一个正常的事情,当然不是很高尚的事,他承认,一个比较正常的事情遭到这么大规模的讨伐,全民来讨伐,这个社会是有点问题了。

你看美国如果有一个警察也好、一个教师也好,跑了,可能会引起一、两篇文章的评论,说他这样做不够好,但是不会全民去讨伐一个人。

就算说难听点,像刚刚那位先生举阿富汗的例子,一个美国人跑到阿富汗去,帮阿富汗打美国兵,也没有人会从道德上去批评他,他们会交给法庭处理,该判他无期就判他无期。再说,退一万步讲,这也是他的选择,没有办法的事,这个悲剧是他的,不必什么事情都形成一场政治运动,形成一场道德运动。

范先生是想把这件事情挑出来说,所以他就讲了他的过去的故事,讲他为什么不能进入教育体系,他是北大毕业,那么优秀的学生,曾经写过很多很优秀的文章,他有自己的博克,很受欢迎。但是每一个学校都是招聘一两个月就把他解雇了,直到他到了光亚学校,比较私立化的学校才能容下他这么一个人。

主持人︰他自己也辩护说,是不是因为他写的第一段,就是刚刚柏桥兄所讲的第一段,因言获罪。另外,也有很多人支持他,觉得他这个人敢讲,因为很多人都会这么做,但没有人敢讲出来,就是这位范先生、范跑跑他敢讲出来说他就是第一个跑的,他是个胆小的人,他不是勇于牺牲自己去救别人的人。

那么从这一点上来看,当然我不是在推崇他这个偷跑或者不顾别人,而是希望能够借着这个事情,看他是不是有些什么地方在今天的中国社会里面能够点出来…至少他是怎么样的人,他勇敢表达了出来。

唐柏桥︰对,他想解决两个问题,我补充一下。第一个问题点出我们中国人应该生活在一种自然的、回归人性的社会。你比如说美国人赚了很多钱,他没有捐款,也没有人批评他;但是在大陆,刘德华、姚明救灾时捐少了一点,就批评,搞得姚明后来还伤心的哭了,说我其实捐了很多,以前捐的更多,现在还专门成立了基金会,捐了200万,他说这次是捐了最多的一次。就逼着他必须要捐最多,这就是不健康的社会,这第一点。

第二点他也想反映出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现在我们全民的道德素质,跟我范美忠不会有太大的差别。当然在美国可能很多老师就会去救学生,就像911那时候一样,但中国就是这样一个现象,我们每个人都问问自己的良心……

美国很重视良好的专业训练,像我上的哥伦比亚大学,我们是专业训练学校,有法学院、商学院、国际关系学院等等,新闻学院也是这样。你训练出来以后,首先你得知道你的职业操守,然后你作为这个职业你应该清楚你要做到什么。

但是在中国,你训练出来的人是全民堕落,越堕落越贪污腐败,走歪门邪道,虚伪、膨胀、炫耀、吹夸、标榜自己这些东西,如果你不是这样的人,马上不见容于这个社会、不见容于这个体制。

主持人︰好,我们现在有一位新泽西的顾先生在线上,顾先生请讲。

顾先生︰你好,刚才听了你们节目说老师在地震中先跑了。我觉得也许这个老师是出于生命的本能吧,在地震中没有顾及学生的生命,没有优先去考虑他人,首先跑掉了,这应该是受到批评的。

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的背后可能有更大的阴谋,就是中共想转移在这次地震中应当承受的责任。

我们知道中共隐瞒了这个地震,而震后又不让国外救援队赶快进去抢救,更由于中共腐败的领导导致了豆腐渣工程,使得学校学生被压死了很多,导致整个灾区有几十万人伤亡。那么像这样的问题应该更加引起全国人民的共同讨伐,可是没有看到。

而一个老师仅仅逃跑了,然后就受到全国网民的批评,我觉得这个好像不太正常,好像有人在背后故意搞什么阴谋,这很明显就是中共在转移人们愤怒的情绪。

主持人︰好的,非常谢谢顾先生,那么我们再接一下曼哈顿何先生,他在线上,何先生请讲。

何先生︰我想刚才顾先生讲的很对,为什么拿一个普通的老师,这样先跑了就要这样大张旗鼓的批评他,这是转移目标。真正应当要批评的是“豆腐渣工程”才对。

如果没有豆腐渣工程,学校不会砸死那么多学生,如果你这个地震的预报早告诉了,那么大家赶快逃出,也不会有这种事情,所以这就说明中国的道德已经堕落到不知道什么程度了。

主持人:好的,非常谢谢何先生。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06-22 5: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