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范跑跑为什么走红?(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6月26日讯】(新唐人电视台报导)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我是主持人安娜。这次的四川大地震中,中国出现了一位名人,那就是都江堰光亚中学的老师范美忠,人称“范跑跑”。

在线收看
下载收看

他之所以得名“范跑跑”呢,是因为地震的时候,他抛下了自己的学生,独自一个人逃生,之后把他这段经历在博客中披露,并且表示他对此并不后悔。很多人在看到他的博客之后,都对他进行谴责,他也在中国的媒体变得越来越红。

在他走红中国媒体的时候,他却大声喊冤,这时候很多民众从对他谴责转变到对他力挺。那么今天的话题,我们就来谈一下,他为什么要喊冤?为什么人们对他的态度有所转变?在豆腐渣工程成为很多民众聚焦的时候,为什么在中国媒体却看不到这个焦点?而“范跑跑”却成为大红人?

今天我们是热线直播节目,您可以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首先向各位介绍现场的两位来宾,这位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博士,李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这一位是资深的时事评论家陈破空先生,陈先生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那可不可以请李博士先跟我们介绍一下“范跑跑”事件的来龙去脉?

李天笑:其实刚才你已经简要的讲了,这个事件引起轰动的原因就是他说过的几句话。他不顾学生,先跑到操场这个行动本身,当然在很多人看来,是一种职业道德的问题。

后来他在博文上说了几句话,他说他是一个热爱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但不是一个先人后己的人,他完全没有丝毫的道德内疚感。同时他说:在同样情况下,我会先救我的女儿,而不会救我的母亲。

这些话就引发了这场全国的争论,后来又举行了一些辩论等等。支持他、同情他的人认为,他所做的这些事情只不过是在突然大地震的情况下,一种本能的选择,或者说这是一个平常人谁都会做的事情,不值得大惊小怪。真正背后的焦点是应该指向“豆腐渣工程”,因此就形成了两个主要的对立面。这场争论也就由此开始。

主持人:那陈先生您觉得“范跑跑”当时该不该跑呢?

陈破空:那当然是不应该跑的。因为在文明国家,如果一个学校发生紧急状况的时候,不管是火警还是地震,文明国家的教师,他出于人道主义,出于人的本能,他首先是掩护学生、保护学生,把学生带离危险,把自己放在后面。

另外在一些文明国家,甚至用法律形式来规定,像美国或日本甚至有相关的法律,要求教师或者校长在危急情况下,应该先保护学生,否则以违法来处理。所以在文明国家,从一个高的道德水准要求来看,“范跑跑”是不应该跑的,不应该在地震一发生,他首先自己跑了,学生不管了。

但是之所以引起争议,是因为中国连这一点道德水准都没有。另外,中国还面临一个能不能讲真话的问题,就因为“范跑跑”讲了真话,而受到一些网友的追捧。

所以在国外看来,“范跑跑”的行为是跌穿了道德底线,作为一个老师临“震”逃脱,破了道德底线。但在中国来说,却直达道德上限,只要你讲真话,就很了不起。

因为在中国已经是人人都不讲真话了,整个社会都是虚假的,整个国家都是虚伪的,所以有个人出来讲真话,突然给大家来个“惊诧”,这个时候他就一夜走红了。

主持人:好,我们先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陈先生您请讲。

陈先生:主持人你好!我看见这个消息以后,我很想跟你讲一个消息。我一个朋友从北京来,他告诉我这个事情,我想到“范跑跑”事件的时候,就想到这个,我就想告诉你们。

他说对30%的大学生做了一个社会调查,不管是调工作、找工作、还是升学什么的,有30%的大学生做性交易。当然不是卖淫,他们觉得很正常,认为这是一种生活手段,所以他们已经不把这种道德水准…

就“中国人的道德水准”这一句话而言,我不知道怎么讲才好。这是我一个从事国家教育的朋友告诉我的,现在的年轻人,不管是升局长还是什么,“性交易是30%”的理论,我想在自由社会和在任何世界,听起来都是非常令人恐惧的事情,我就讲这个。

主持人:好,谢谢陈先生告诉我们这个现象。刚才陈破空先生也谈到了道德,您也谈到了“范跑跑”,说他不是一个有道德感的人,那您觉得道德之于一个社会有多重要?它起到了一个什么样作用呢?

李天笑:它起到了整体制约这个社会水准的作用。我们看到“范跑跑”这个事件当中,之所以很多人同情他,觉得他还有取之处,主要就是看他诚实这一面,就是他坦承了自己的自私。

但实际上这也是一个悲剧,他在坦承自己自私的时候,他是用一个已经滑落了的社会道德的标竿来衡量他自己,为他自己开脱,所以他越描越黑,就在这个时候,他讲不清楚了。

还有一点我觉得是很可悲的,当这个社会失控的时候,本身道德水准下降的时候,你坦承自己的自私,为自己自私公开的辩护,就像刚才陈先生讲的,性交易都认为是正常的。如果这种行为也认为是理所应当的话,我觉得这个社会实际上是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状态了。

因为这样滑落下去的话,很多原来不好的事情,都会被认为是正常的事情,那么出现“范跑跑”这样的事情,也就习以为常了。

主持人:那现在在国内,像刚才纽约陈先生所讲的这种现象,比如说很多大学生去做性交易,在过去就是卖淫嫖娼的事情,但他们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我们也知道,在中国行贿、受贿也被认为是很正常的事情;在中国说假话,违心的去讲话做事,大家也认为是很正常的事情。我想在中国的传统中是讲究“仁、义、礼、智、信”的,为什么现在中国的道德标准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呢?

陈破空:这跟共产党治国的这五十多年、将近六十年的过程有关系。在共产党掌政之后,中国人曾经有两段时期变得比较天真和相对纯洁一点。50年代他们抱着天真的社会主义幻想的时候,曾经有一个所谓“美好的年代”,人人都显得比较纯洁。

但是经历过共产党无数的欺骗、无数的政治运动、无数的迫害、无数的饥荒之后,这些人变得玩世不恭了。尤其到了80年代,中国人曾经再次在良心上复苏过一次,那次人们又盼望民主,不仅盼望着经济自由,还盼望着政治民主,在这个时候以89年的“六四”事件达到了高峰。

但是由于共产党举起屠刀屠杀了民众,之后又怕民众回忆这件事情,就用纸醉金迷、声色犬马来引诱民众堕落,结果造成了全民向“钱”看,最后“认钱不认人、笑贫不笑娼”,这个社会道德就直线堕落。

这个时候不要说跟历史上中国长期的优秀文化道德来相比,就连50年代、80年代都不能比。所以今天所看到的这些现象,不过就是中华民族整体道德滑坡的一个缩影,而这一切缩影、这一切滑坡的根源,就是中共本身。

主持人:谢谢!那我们现在再接一下新泽西州李先生的电话。李先生您请讲。

李先生:你好,主持人,我是从新泽西州打来的。我觉得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中国人的道德水准在纽约一直是很糟糕的,不管是在法拉盛、唐人街,你到曼哈顿看一下,包括做生意的,不管骗也好还是什么也好……

不是说不爱中国,但爱国不等于爱中国人,爱中国不一定要爱共产党,这个我觉得很多中国人不太清楚。那“范跑跑”他也是中国人,你说值得去爱吗?他也是共产党教育出来的老师。因为我是做老师的,我觉得很遗憾。

所以我想,法拉盛这次的事件也是,这帮人都是一帮流氓,我说你要爱中国,回中国爱去,干嘛要到这儿来爱呢?你去做“范跑跑”,跑回中国去比较好,不要跑到美国来,美国是自由社会。

在我们拿签证的时候,有一条就是“你参加过赤色组织没有?”,我们80年代来美国的人都知道,这是要填的一个表,他们没有填的人,希望他们再填一下,FBI会枪毙他们的。他们也应该跑回中国去,他们不叫“范跑跑”,叫“法拉盛的赶紧跑”,就这样。

主持人:谢谢李先生。下一位纽约苏先生的电话,苏先生请讲。

苏先生:你好!我想问一下,你们三位是不是也是中国人?

主持人:是中国人。还有别的问题吗?

苏先生:我想问你们还有没有亲戚、朋友和家人在中国?

主持人:您还想问什么,您一起问了,好吗?

苏先生:你们家的亲戚朋友在中国做的事情怎么样?你们能不能讲一下?

主持人:这就是您的问题,是吗?

苏先生:对!

主持人:好,谢谢!那可不可以陈先生先来回答一下他的问题。

陈破空:苏先生提的问题,在这个电视台上我们已经听到很多次了,所以谢谢你提,我们就重复的这么回答你一次。

你问我们是不是中国人?恐怕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现在这么批评中国政府、批评中共政权,是不是我们就不是中国人,是不是这个意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已经回答过,美国人批评美国政府,能不能质疑他不是美国人?或者台湾人批评台湾政府,是不是就质疑他不是台湾人?

我想你主要是还不适应一个“民主的心态”,中国人被共产党统治得太久了,共产党是专制的,听不得不同的意见。那么一部分被它洗脑、被它愚弄的人,就像苏先生你一样,也听不得不同的意见,所以你的心态也不民主,当听到不同的意见时,你首先想,他不是中国人。

我来告诉你谁不是中国人,谁不是中国人呢?那就是曾经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送来了马列主义”,以马列自居,砸烂孔家店、批孔子、批孟子的那些人不是中国人,那么也就是中国共产党。

同时,他们引进俄国人在山东拥有特殊利益,把蒙古划分出去;同时他们通过分裂割据所谓“中国苏维埃”,把海峡两岸一分为两国。这些你可以说他不是中国人。

而且你崇敬的所谓毛泽东临死前不断的唠叨,要去见什么马克思,他不是去见孔夫子,这就证明他不是中国人。现在中共的很多干部,临死前都在唠叨要去见马克思,也就是说他们认一个德国人、一个洋人为他们的祖宗,他们从来不认我们的孔子、孟子这些为祖宗。所以当你要质疑谁是中国人的时候,我建议你去质疑他们。

另外你还讲到一点,说我们有没有亲戚朋友在中国。我告诉你,四川大地震的中心就是我的家乡,就是绵阳市,我非常清楚那里的情况,那里民众的感受。当地震发生之后,当地的领导没有一个出现,老百姓非常抱怨,说这些市委书记到哪里去了?市长到哪里去了?县长到哪里去了?根本就是各自逃生,都不见人到哪里去了,过了几天后才知道这些人在干什么,这是一个。

另外,当地的那些老百姓主要是在自救,像安县、像江油,他们很多老百姓自救和互救,他们根本等不到政府的救援。那么你在海外所看到的这些,都是很后来,去得很晚的后援了。连温家宝都在骂,说军队走到一个小镇,用了72小时,还不如一个9岁的女孩只用了几个小时。

你问我们的亲戚朋友在不在中国,当然在中国,我们感同身受。也许恰恰是你在海外待久了,对中国已经没有切肤之痛了,对失去孩子、对失去孩子的父母,对豆腐渣工程失去的孩子,已经没有感情了。所以这个时候,你不去问中国政府做得怎么样,你却来问批评中国政府的人是不是中国人,恐怕已经走火入魔了,不过谢谢你的指教。

主持人:好,那我们现在再接几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纽约张先生,张先生请讲。

张先生:你好,主持人,我想跟你说,你不要跟那些农民回答问题,他们都是一帮土鳖子,偷渡来的。你讲点儿实际的,那些打电话进来说共产党好的,都是一帮偷渡客,他们没有思想,他们没有文化。你问他们接受过教育吗?他们知道怎么去做一个有道德的上等人吗?

他们看不懂英文,只能看中文,天天看中文台,你问他中文台有这个时间来主办一次这种论坛吗?可以发表反对意见吗?你去把他们中文台的主持人拉出来办一个“时事评论”,看有多少电话打进去,能谈多少事情?

所以希望主持人不要回答那些农民的事情,回答多少次以后,跟他们都是在亵渎时间,有辱斯文,有辱中国人在这儿打电话热线直播的那些可贵的时间,那叫“有辱斯文”,谢谢各位。

对这些电话可以跟他们说你们不配提问题,知道吗?我们都是中国人,我爱中国,所以我说我是中国人;我不爱它,我已经是美国人了,知道吗?

主持人:好,谢谢张先生,谢谢张先生您的建议。虽然他是这样子,但是我觉得不管怎么样,他也是我们的同胞,所以我们也希望他有机会能够听到大家的意见。那么下一位是纽约张女士,张女士请讲。

张女士:主持人你好。中国“范跑跑”这件事情,我特别想说一件事情,真的,中国的“豆腐渣工程”真的确实很坑人的,那么多小孩子死了,真的是死得很冤,我想到他们,真的感到很悲伤。

同时我也为“范跑跑”这件事情很气愤,我觉得作为一个教师,他不应该先跑,但是他说他会先救他的女儿,而不先救他妈妈,这个也可以理解,因为小孩子是没有自助能力的,妈妈也许还会走,但是小孩子是真的很可怜。

然后第一位先生说什么性交易的那个,我可以告诉他,这不光是中国大陆,在日本就连高中生都有性交易,所以这个全世界都有。但我就讲共产党对豆腐渣工程一定要负责任,这个绝对不被允许的,小孩子死得太可怜了,我看了特别特别的气愤,觉得挺悲哀的,特别每当我看到小孩子被夹在墙里面就很想哭,觉得这么多无辜的小孩死得真冤啊,我说完了,谢谢您!

主持人:谢谢张女士,我们再接一下新泽西王女士的电话。

王女士:我想问主持人,我们其实讲了很多关于共产党怎么不好的情况,那我们现在有什么建议性的措施,让我们可以跟着你一起做的?你可以提出来看看,有什么样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是我的观点。

主持人:谢谢,陈先生可不可以先回答这位王女士的电话,还有回应一下其他几个观众朋友他们的说法。

陈破空:首先张先生说不能接偷渡客的电话,我想我们这里不歧视,这是一个民主的自由平台。另外一点,刚才张女士讲的豆腐渣,说得非常好,因为范跑跑固然是一个值得谴责的现象,但范跑跑毕竟是小恶,而真正的大恶是豆腐渣,如果我们集中于炒作范跑跑,而不炒作豆腐渣,那是避重就轻。而豆腐渣背后是贪污腐败,而贪污腐败背后是这个制度。

所以这就回答了刚才那位新泽西王女士的问题,她说共产党不好,我们有什么建设性的构思?其实构思很简单,我们就是按照世界上大多数文明国家的做法,建立互相监督,互相制衡的体制。

比如说司法独立、新闻独立,还有立法是独立的,还有行政是独立的,那么经过公开的竞选,官员经过公开的选举,也经过公开的监督,所有重大的工程经过听证会,这时候就会最大程度的减少豆腐渣工程,最大程度的减少腐败,也最大程度的保障政府的清廉。

因为文明国家的经验是,只有假设人性有恶的成分,用制度、建立一个制度来防范人性的恶,这个社会才会得到最大程度的清廉和最小程度的腐败。

但是在共产党这个制度呢,一党专制,它排斥竞选也排斥监督、排斥制衡,一个党把法、党还有军队,什么都抓在手上,甚至把新闻,千百家报纸,千百家电台、千百家杂志都抓在手上,使这个社会失去了监督、失去了制衡,那就使这个社会失去平衡而倾斜了。

当这个社会倾斜的时候,就给贪污腐败制造了温床,就可以使官商勾结和钱权交易;使越靠近权力的人越富裕,越远离权力的越贫穷;使孩子的安全得不到保障,使我们子孙后代的安全幸福都得不到保障。

所以办法很简单,就是实现民主,通过制宪、制订法律,公开选举和公开监督来实行。我想,张女士您完全可以成为其中建设性的一员。

主持人:谢谢,李博士?

李天笑:张女士刚才提到的一点,她说共产党不好的情况我们说了很多,那么就从不好中我们来看怎么来对付这个不好。

很明显,共产党在历史上犯下了滔天的罪行,8千万人的非自然死亡是共产党造成的,一系列的政治运动使中国2/3的人受到了影响。

在这次大地震当中,如果没有共产党,那么在民主社会,它有可能做地震预报,这样就可避免大规模的死亡;另外,如果说让这些外国的救援队进去,也就不会在72小时之后再去挖死人,那救出来的很多可能都是活人。

另外也不会因为这豆腐渣工程死了这么多小孩,因为我们知道,这个小孩要出生在美国或者出生在日本,他今天不会死,出生在军阀时代也不会死,但是生在今天的中国、在共产党统治下却死了。

因此所有的焦点就集中在一点,任何政府、政党,只要它犯下共产党1%的罪行,它都必须谢罪下台,但是共产党到现在不下台。

那么根本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就是“共产党下台”,因为你现在给了它一次又一次的机会,但它用谎言和暴力,镇压和掩盖了它所有的罪行。

你像选举,它能让你采取选举吗?你说新闻自由,它能开放那些报刊吗?开放那些媒体吗?是不是?不要说这个,就连最起码的这些死难孩子的家长要求一个公道,它都要压制下去。所以我觉得在今天这个情况下,就是要脱离共产党的邪恶,跟它划清界线,用退党来表示不跟着它助纣为虐,这才是解决中国问题的根本之道。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06-26 10: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