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余秋雨劝得住请愿家长吗?(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6月26日讯】(新唐人电视台报导)李天笑:我觉得德州李先生提出的问题挺有意思的,他说不能因为余秋雨的文化倾向、政治倾向而抹煞他的功绩,大概是这个意思。

在线收看
下载收看

主持人:他是说他个人的为人不应该被他这些言论所抹煞,而且他说,他难道就不能有个人的倾向吗?他是这样说的。

李天笑:个人倾向?我确实很想在网上找一些余秋雨的特点,但找了半天,在这件事情上,在对灾区民众“泪阻”这件事情上,找不到,我几乎没看到为他说话的人,完全是一片叫骂声,因为这件事情他做得非常的绝。

为什么呢?他要这些灾民现在这个时候先不要去追究政府的责任,那么也就是说这些不法的承包商和这些贪官,有可能在灾区重建的时候,他们又去承包了,又去造这些房子,而且可能又这么造,可能又那么造,那么会不会出现同样的问题?悲剧会不会重演呢?

同时,他还用煽情的语言说,这些孩子都变成菩萨了,变不变成菩萨你说了不算!再有一个,天堂里如果这么好,这些孩子…有一个人就模仿孩子的语气说,余爷爷,天堂如果这么好,那您也快来吧。所以这是对孩子的家长、对孩子本身都是非常不人道的说法。

还有一个,在文化大革命中,他曾经当过上海戏剧学院的院长,当过一些领导职务。实际上他是学戏剧出身的,我们知道在文化大革命中,有一篇很重要的文章,是批判苏联的表演大师的,叫做“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就是他主笔写的。

实际上他本人并没有写过什么戏剧,只有写一些所谓的戏剧表演理论的历史,我们且不去评判到底他在这上面有什么成就,但是确实作为个人来说,他一直在隐瞒,为他个人在文化大革命中的所作所为进行辩解,这点倒很像是他的戏剧表演。所以,他在中国大陆的名望、他的口碑是非常不好的。

那么还有一点,他说要以“大局为重”,现在的大局是什么,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不算,灾区的人说了算。灾民要什么?说我孩子死了,你给我钱没有用啊,我现在要讨回公道。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要把灾区民众的利益,他们要什么放在首位,而不应该是你说什么是首位,我说什么是首位。我想在这点上,余秋雨是与人心相悖的。

主持人:好,现在我们接一下北京Skype上的问题,后台人员,麻烦你们给接一下。

北京观众:我说余秋雨这个文章,就他个人来讲,余秋雨作为一个文人,有了文革那段经历,他后来推出所谓的大散文,灵光一现,受到了很多人的吹捧。但他这个大散文很快就变成“假大空”了,也就和上一代的文人没法儿比。假大空以后,他江郎才尽,在这种境地下,他就从一个文人彻底的堕落了,我们老讲党文化,这就是一个党文化的体现。

余秋雨的心态和法拉盛攻击法轮功的那些流氓的心态完全一样。我记得“六四”大屠杀以后,第二天马上就有一批文人出来在电视上支持共产党,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雷捷全(音),你是个文人你怎么会不知道是非呢?所以他们这些人在卖身,就在这最关键的问题上卖身,给自己卖一个好价钱。

再比如说“文人无情”,你像那个梁朝伟拍完什么黄金甲,在上海开记者会,没有人问他,他自己就说支持中国政府的“六四”屠杀;再比如成龙,也没有人问台湾的选举,他说台湾选举是一个大笑话。

还有马力,谁问他了?没人问他“六四”吧?没有人问他,马力他自己就出来说支持中国政府,后来没几个月马力死了,他死于晚期肠癌,死在广东的医院。我的判断是什么呢?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说这个话?因为晚期肠癌要花很多钱,他就是为了给自己卖个好价钱。这就是道德沦丧。

不仅是他,我们讲巴金,巴金老说讲真话,没人说让你讲真话,他哭着喊着非要讲真话,“六四”以后他讲真话了吗?他对“六四”说一个“不”字了吗?没有,他没有讲真话。他为什么不讲真话?都有切身的利益在此。

像余秋雨这种人是中国文人道德沦丧的一个典型。宋美龄说郭沫若“无耻之尤,足令人作三日呕”,这个话用在余秋雨身上一点错都没有,也是令人作三日呕。余秋雨的表现当然没法和郭沫若比,他是一种文痞,只能和法拉盛这些流氓比,他们的心态是完全一样,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的,谢谢您。我们现在接一下洛杉矶苏先生的电话,苏先生请讲。

苏先生:是。我要讲的很简单,我非常欣赏陈破空先生跟李天笑先生,就这样,很感谢你们。

主持人:好,谢谢苏先生。我们现在再接一下法拉盛陈先生的电话,陈先生请讲。

陈先生:你们好。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近60周年,60多年以来,不断的有其他不同的声音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因毛泽东在天安门上说中国人站起来,所以外国的英租界、法租界在中国所有的利益统统的被一笔勾消。

你看,特别是英国查尔斯王子,为了他们在中国的利益就耿耿于怀,第一个提出他不参加奥运,说中国的领导人像蜡像一样,因为97年香港回归他耿耿于怀嘛。

所以说外国势力一直在中国,你看从支持达赖喇嘛,还有民运人士,之后是法轮功,还有贪污腐败的陈水扁流氓政权,一幕一幕的下来,所以说我们中国人应该要头脑清醒一点来对待这些问题。

法拉盛那些民众我认为他们是自发性的,也没有任何人叫他们去上街头,他们是看不过眼,因为在震灾大难的时候,竟有人这样子提出这样、那样的……

为什么说汶川地区的家长会出街去示威游行,据说这些钱是他们出资,透过地下管道寄给这些家长,动员他们去向学校示威游行,像法拉盛街头一样。为什么法拉盛那么热闹?他的资金为什么那么充足,据说每一个阿婆120块,每天派报纸。

主持人:谢谢陈先生。我想陈先生应该去看更多的事实。我们今天的话题是“余秋雨劝得住请愿家长吗?”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提问或发表您的意见,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免费号码是4007128899再拨8996008663,您也可上Skype:RDHD2008。

我们首先先请陈破空先生来回应一下刚才几位观众朋友他们的说法。

陈破空:首先要感谢洛杉矶的苏先生对我们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做出更多让大家喜闻乐见的节目。另外北京的一位朋友讲到余秋雨,我觉得就一句话,余秋雨是当代的姚文元,总是有这样没有骨气的文人被共产党所利用。

原来有郭沫若,后来有姚文元,现在有余秋雨,只不过表现的形式不一样。姚文元是以写大字报的方式讨毛泽东的欢心,而余秋雨是以一种所谓的文化反思,从不批现实的方式来讨江泽民的欢心。

那么刚才这个法拉盛的陈先生,说到共产党什么建国、中国人“站起来”了。我想恐怕陈先生对历史非常的不了解。首先你要了解,中国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是在1946年,是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废除了所有租界和不平等条约,连当时延安的共产党政府都不得不对此表示欢呼、发电声援。

共产党建立之后,首先是引进了外国势力,把俄国势力引进了东北。俄国人在东北运进了大量的工业设备,强奸大量的妇女,而且占据了东北的一切特权。

甚至在斯大林的威胁下,毛泽东被迫签署了“中苏友好协定”。这个协定首先规定,原来未定的蒙古跟中国的国界是确定国界,并确认蒙古独立,这是毛泽东在“中苏友好协定”条约中所建立的。而且让苏联拥有东北至山东的特权。

另外,陈先生讲“站起来”。那么请你回顾一下,2005年在汕尾所发生的一个血案。当地的村民为了抗议贪官污吏的强行拆迁而被枪杀。枪杀事件之后,媒体主要转载的一张照片,就是被枪杀的那些农民的家属跪倒在武警脚下,他们跪倒下去不是要求讨还公道,而是要求讨还亲人的尸首。

那么究竟中国人是“站起来”了,还是“跪下去”了?如果你陈先生真的是站起来的,你为什么又到法拉盛来?你不是在中国站得好好的,为什么到美国来了?正因为国内有很多东西让你站不起来,你才到美国来,也才站得像个人样,才能去投票,去选举或被选举。

如果你回到中国的话,恐怕你既不能选举,也不能被选举;恐怕很多时候你都要跪着申冤,尤其是当拆迁拆到你家的时候,恐怕你都得跪着求那些贪官污吏。

另外刚才陈先生又讲到了什么台湾陈水扁政府是贪污政府。首先,台湾在谈所谓贪腐的时候,谈了半天就是谈陈水扁的特别机要费案,马英九的特别费案,谈来谈去不就是“特别费”和“机要费”吗?它既不是工程款,也不是什么巨额的政府款,而且数目也是非常少的。

但你回头看看中国,它整个是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几亿万的那些政府的大款,什么奥运工程款,什么地方上的铁路建设款,什么社保基金款,都被这些贪官污吏贪污了。

那才是一个真正的贪污腐败政府,是一个贪污腐败率高达95%的、深入骨髓的世界头号腐败大国,头号官场腐败的一个政府。为什么陈先生这么的挑剔,却不把你的显微镜对准北京,对准中国的那些政府,层层的去看呢?

另外陈先生刚才讲了一个非常严重的话,说国内家长的请愿、抗议是海外送了地下的钱,支使他们这么做。我想陈先生说这句话,是在死去孩子的父母伤口上洒盐,是非常的冷血和无耻的。

你跟余秋雨一样,我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你陈先生是一个十足的汉奸,法拉盛的陈先生是个汉奸!你跟中国人民为敌、你跟失去孩子的家长们为敌、你在中国人民的痛苦上洒盐和搓伤口。你完全是站在反华势力那一边,站在共产党那一边,因为中国共产党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我想在这样的情况下,陈先生你作为一个汉奸,作为完全没有骨格、没有骨气的一个所谓的中国人,你不配,不配称为中国人!你要么成为马列子孙,要么你是俄国人、要么是别的什么人。

你要真正爱国的话,你首先要搞清楚爱国、爱党、爱自己是不一样的,你究竟是爱自己、爱党、还是真正的爱国?

如果你真正爱国的话,你先把中国的历史、中国的现实、中国人民的苦难、中国人民的痛苦搞清楚,你再来说。如果你替中国人来辩护,你为中国人民的苦难或痛苦来申冤,那个时候来谈你爱国是说得上的,谢谢你。

李天笑:陈先生我觉得他说话没有事实基础,他说的话本身跟历史、跟现实都是相违背的。说中国五十多年来容纳了不同的声音,那我现在要反问一句了,当反右的知识分子向共产党提意见的时候,残酷的把他们镇压下去,发配到劳改农场做苦工,这是容纳不同意见吗?

杀害了这么多它所谓的“地富反坏右”,就是49年以前的国民党人员,还有一些地主等等,这是容纳不同意见吗?还有在“六四”当中对学生的镇压,压制学生要求共产党改革,要求打倒贪污,反对腐败,这是容纳不同意见吗?而对法轮功的镇压到在现在为止,还在进行着,这是容纳了不同信仰的自由吗?

我们这次在四川大地震看到灾区的这些灾民,现在要向政府问责,拿着他们死去孩子的画像,跪在这些官员的面前,6月3号一百多人就被驱散;北川就这几天500、600人同样又被驱散,甚至用枪打,冲击他们的追悼会,用枪把他们的纪念碑全部打烂,这是容纳不同的意见吗?

所以这根本就不是容纳不同的意见,完全是对不同的意见的压制,而且是采用暴力和谎言的方式。

第二点,他说当初的租界,外国人在中国一扫而光。实际上现在在中国的外国人要比当初在中国的外国人多得多。而且当初的国民党政府并没有卖国,但我们看到49年之后,江泽民很明显的就把中国东北的一大片、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给卖出去了,这是卖国。

还有一个,陈先生讲的完全不顾事实,说灾民拿着孩子的画像,向政府请愿、问责,是有海外的钱去支持他们的,我不知道他根据何在?根本是毫无根据的。再有一个,他的立场完全是站在灾民的对立面,站在死去孩子的家长的对立面,我不知道他这是不是一种良知的丧失!

主持人:我们还有好多观众在线上,我们现在先接一下曼哈顿何先生的电话,何先生请讲。

何先生:刚才有几位先生我记不得他们的姓了,他们是中国来的,还是中国打来的电话,还是在法拉盛的什么先生?余秋雨我没有看过他的文章,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现在我看到一本书,是8年前有一个人,现在在北京,他叫余杰,他写了一篇文章叫“余秋雨忏悔意识”,我念两段给你们听听,请德州的李先生洗耳恭听,我现在念的是余杰的话,不是我讲的。

“余秋雨对于自己的历史遮遮掩掩,故左右而言他,让我感到十分失望,他把我对忏悔的呼唤理解为‘强迫忏悔’,更加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忏悔并不是一件耻辱的事情,正如学者任不寐在《忏悔是一种尊严》中所说:‘我们的耻辱不是因为我们忏悔了,而是因为我们没有忏悔。呼吁余秋雨的忏悔,这就内含着一种尊重:余秋雨应该是一个有道德责任感和理性能力的大家。’忏悔是拯救;忏悔是恩典。只有认识到自身罪行的人才会有忏悔的愿望;只有渴望得到新生的人才会有忏悔的行为。”这是第一段。

主持人:何先生您一会儿再打过来,我们还有好多观众在线上,谢谢您打电话过来。那现在我们再接一位明尼苏达州刘先生电话,刘先生请讲。

刘先生:安娜好,李天笑、陈破空好,我是《唤醒国人》的作者刘蔚,余秋雨这篇文章完全没有道理,追究豆腐渣工程有关人员的责任,怎么会妨碍救灾呢?

我们看到中共政府当地震发生后,停止了自己跑掉的教师范跑跑的工作,逮捕了那些为自己死难孩子请愿的父母。那么它们能够处理这些无辜的人,为什么不能够处理那些给民众带来伤害的豆腐渣工程的人员呢?

同样我们呼吁中国实现民主、公平,怎么会妨碍救灾呢?我们看到地震在5月12日发生,一个月过去之后,都6月底了,灾区的500万人民,中共政府仍然没有公布,那里的民众每人领取多少现金,多少粮食,它一方面还在大力要这些人捐款,这完全是一个压榨民众的政府。我就讲到这里,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刘先生。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06-26 9: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