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自由人生路(三):最后一班渡轮

胡迪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8日讯】于佑任先生在《亡国三恶因》分析了满清王朝的灭亡的三个基本原因:民穷财尽,社会破产,国家破产。国有金,吝不与人,为他人藏。此其一。善不能举,恶不能退,利不能兴,害不能除。化善而作贪,使学而为盗。此其二。宫中、府中、梦中,此哭中、彼笑中,外人窥伺中、霄小拨弄中,国际侦探金钱运动中,一举一动,一黜一陟,堕其术中。此其三。

是的,清末错失戊戌,缓行宪政,终致武昌首义。貌似强大无比,繁荣昌盛的满清王朝就轰然倒台了。

前天(2008年6月26日),广州市暴风骤雨,近万官员和工作人员戏剧式地与市民的面对面交流。全市范围内的这次公开接访活动,动员了从市长到镇长的各级官员。市长张广甯与8位副市长分别带领各部门负责人公开接待群众来访;与此同时,各区、县级市、街道办、镇政府负责人也都在所辖区街镇设点接访,出面接访的各级官员即达近万人。民众心急而动,数万名市民冒雨排队等候,几百人通宵守候在接访场所。风雨如晦,广州见证了第一次愚民教育真正的走上街头。

最令当局预想不到的是竟然有几万人要趁这个机会上访、申冤。现场有人在自己的背上写上“冤”字,在胸前也写着“怨”字,前怨后冤,这广州究竟有多少人被冤和怨?锦绣山河,奈何民怨滔滔?

由于面对面接访的时间不可能太长,为了将自己所反映的问题表达透彻,很多市民都自带了详尽的上访材料,希望能借此机会解决难题,而其中不少是上访专业户了。花花绿绿的雨伞下,每一张脸都写满了期待和焦虑,惹人唏嘘。

整个接访期间,雨势有增无减。由于长时间淋雨及等待,市民一度群情激昂,出现鼓噪场面。主办方紧急调集了百余名特警到场。市民们的几阵唏嘘声和不耐烦的鼓噪就要出动特警,有如镇压广东番禺市大石镇的失地农民一样的架势。

尽管张广甯市长尽自己的最大的能力装出了极其慈祥的面容,但习惯性的暴力思维与习惯的暴力行为是一时难以改变的。狐狸的衣服穿着再长但尾巴的展现是轻而易举的。

张广宁这次公开接待日是搞以法治国还是以人治国?是推动民主还是回复帝制统治?张广宁在做秀的五个小时里共接受了400名上访者的上访,平均每人用时45秒,一位70多岁老伯三年拿不到搬迁费,区长一接访:明天来拿!是悲剧 还是喜剧?很明显,市长能在45秒中内拍板充分体现了这样的体制的脆弱性和随意性;市长能在45秒中内解决三年不能解决的问题,如果说这不是儿戏,那就只能说市长带头公然与宪法为敌。这就是所谓的法治社会?那其实是彻头彻尾的封建人治。

也许是做秀,也许为了泻洪。社会问题堆积如山?太有创意了,在中国的最前沿,清官出来了,皇帝也终于出来了!张广宁要的就是这个!相信张广甯也清楚上访条例也是不符合宪法的;那为何他还要弄这个?目的是维护当权者的彻身利益,让中国在不知不觉地重新回到封建社会。

有个现象非常有趣,广州这次活动,去排队投诉反映问题且情绪激动的绝大部分是中老年人。中国有些年纪大百姓真是弱智,明明是政府做秀的事,他们偏要当真。年轻人都哪里去了?他们不相信这些国际水准级演员的表演,他们寄望的是宪政民主。

也许张广甯市长是个好官,也是个清官;但在没有民意制约的体制里,张广甯市长的部下又能有多少个是好鸟?下面的贪官恶官不停地制造冤假错案,长期横行霸道无恶不作,就凭张市长每案必察?相信也有不少受害者不去上访,他们不断地将愤怨积压,等待着火山爆发时来添砖加瓦。

不彻底的走民主宪政这条路,任何一条路都是死路一条。无论这个市长个人怎么样,做出怎样的举动,这个体制下不可能有什么大作为。坚持非民主政治体制就是坚持坐在火山口!中国的普世价值难道就是盼望青天大老爷?有破坏才会有建设,修修补补不是办法。

张广甯面对几万名上访市民曾感慨的说,“许多事情如果非得找到市长才能解决,说明我们太失败。”我想张市长并不失败,成功地在几万名市民中做秀,这是很多民主国家的领导人都无法做得到的!与其承认“我们太失败”倒不如承认“我们的制度太失败”,再来个釜底抽薪,一次过解决所有的问题。

奉劝那些崇尚封建王权的人,与其在火山口等待火山的爆发,不如坐在民主宪政的大树下乘凉。

能够面对群众是个好事,但是应该在根本上解决问题,彻底抛弃这个误国害民的体制!头疼医头,脚疼医脚,问题会越来越多!而且这样的架势,平常的工作怎么去做?莫非人民公仆既要做特级演员又要做神仙救世主?

今天在安抚上访群众,明天武警战士街头射杀人民,后天又去为杀人寻找借口,封不住人民的嘴巴后又再搞什么接待日,说不定再过些时候还要为死难者平反,时而又给些好处给人民,之后又要做戏作秀。辛苦不?搞这么多东西干什么?不用给人民太多太多不实在的东西,就给人民一张真正的选票!

历史能给予中国奋发向上的时间已经太多但现在又已经不多了,清末错失戊戌,缓行宪政,导致满清王朝土崩瓦解;这是最后的一班渡轮,一班带领苦难中国通往自由民主新生的渡轮,谁愿做这班渡轮的个孤儿弃客?

胡迪
2008年6月28日星期六
E-Mail: gkrhudi@edoors.com hudi1962@gmail.co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6-28 5: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