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镰刀的启示

范园园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30日讯】我家现在住的房子,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是一个典型的德国农家院儿,带着一个挺大的工具房。

这几年下来,工具房里边也堆了不少的东西,直到今年初,我才打起精神来,把它彻底地整理了一下。不料,竟然整理出了一把月牙型的镰刀。我拿着镰刀比划着,嗨, 正是党旗上的那种镰刀! 尽管在国内看了几十年, 但真把上面的标志握在手里时, 感觉还是既眼熟又陌生。

小时候不断地听人解释党旗上的标志,是农民干活用的镰刀和工人做工用的斧头,但是那样的镰刀我确实没见过,还以为那是艺术化了的镰刀呢。

七零年的时候,我们中学入选参加十一国庆的游行。我们和其他几个学校的女生扮演农民, 男生扮演工人, 我们要跳着丰收舞从天安门城楼前走过。除了对于让我们中学生扮演农民惊讶外,更出乎意料之外的就是,我们手里的道具就是这样一把木制的镰刀,它当然是党旗上的样子。我当时想,这是想像中的、艺术化了的镰刀,这么做是为了外观好看,为了表演用的,而实际生活中是没有的。

后来凡是到农村去,我都特别注意一下,看看有没有这种月牙形状的镰刀,但从来没有发现过。

不想,我现在手里就拿着这样一把镰刀,它竟然是在若干年之后,在德国我才见到了这种真正的月牙型镰刀!不管怎么说党旗上的镰刀与我们中国农民没有关系。那么党旗上的镰刀斧头到底源于何处?是完全照搬原苏联共产党的吗?

为了看看最早的镰刀斧头是什么时候作为共产党的标记的,我上了网,可是没有找到,却发现了另外一些有趣的事。

其中一段是这样写的: 1921年盛夏的一个晚上,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一幢砖木结构的两层小楼里,透出明亮的灯光,一张长方桌周围13位代表在开会。他们代表着全国50多名党员,成就了中国历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件: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正式宣告中国共产党成立。这一天是7月23日。

哇, 原来七月一日不是中共的生日啊!

围绕党旗网上还有很多争论:中共党旗上的党徽是,镰刀锤子而不是镰刀斧头。如果说镰刀代表农民,那么斧头代表的是木匠,而木匠还是农民,只有锤子才是工人用的。

毛泽东曾把“镰刀斧头”写进自己的词作。1927年他写过一首《西江月‧秋收起义》:“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而事实上只有这么个说法和记录, 却没有镰刀斧头作为党旗的实物。

怪不得现在流传着这么一句口号: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要是党徽上的标志都跟中国人没关系, 党的生日也不准确, 死后要去见的是马克思, 那当然不能称为中华儿女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同时身为男人不要吝啬,不怕多吃一点亏,对女生应该多忍让一些,这也是身为男人的风度。同时当二人在情绪都不稳的时候,不妨暂时先离开,让彼此先冷静下来,也不要在那个时候去想谁对谁错,因为事情总有一体两面,答案也没有一定的对错。
  • 台湾日治时期崭露头角的新竹北埔客家籍作家龙瑛宗,文学作品涵盖小学、新诗、随笔、评论,由国立台湾文学馆编纂“龙瑛宗全集─中文卷”六本套书历经十年于2006年底问世,为使龙瑛宗的文学作品以日文原貌呈现,最近编纂完成“龙瑛宗全集─日文卷”,今天举行新书发表会。
  • 登山专题报导中有一集,是报导一位老师带着一群学生去登山。其中,有一段对话,我觉得很感触,所以写出来和读者分享。
  • 桔枫随笔:心碎的父母
  • 剧情中有一个叛逆的国中生,因为从小受到父母的疼爱。长大以后养成没责任感、做事叛逆、上课翘课、欺负同学,让父母感到极度难过和失望。于是母亲最后狠下心,开始对女孩做出严格的规定,让一直相当叛逆的她和母亲大吵一番,最后一个人什么都没带就跑出去、离了家。
  • 突然之间,伊竹觉得自己实在很渺小和很无助,失落的心情再度涌上心头。却在这一瞬间,他听到一只鸟的叫声,他形容那叫声又大又长,所以他帮这只鸟取一个名称叫崛起的鸟。
  • 空荡荡的货架,大幅“关门甩卖”的招牌,通常标志着商家风光不再,气息将尽。但是与这种气氛不相称的是,成批的食客在这里喧闹而坐,大快朵颐,品尝着美味的点心、寿司和刺青. 这就是目前北伦敦东方城典型的一天——这座经营十年的商业街就要被关闭前的景象。
  • 教授说,这杯水有多重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拿多久,同时告诉大家也不必去争论重量有多少。虽然大家对结果很错愕,不过也都觉得很有趣,而这也是我喜欢参加读书会的用意,在一个月当中用二个小时来体验人生。
  • 于是,她开口去请教营业额高的欣雅。同事欣雅斩钉截铁的告诉她,如果你是真心的去关心客人,并不是存着促使客人赶快购买的心态,我想客人可以感受到你的诚意,同时她也会接受你。服务业就是服务客人,愉悦的心态是基本的态度。
  • 同时与人相处不和谐,因此造成职场争论,严重者可能导致于不共戴天。这时,职场的关系也必定是越来越不好。而改善自己的观念和行为是此一阶段非常必要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