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羽良:人之大患在于有身

张羽良

(Clipart.com)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10日讯】一名男子,从女儿读小学三年级起,即常趁妻子外出工作,对女儿猥亵性侵害,直到女儿读高二时向同学说出自己的遭遇,才让整件事曝光。九年来,几度目睹父亲强暴妹妹的哥哥,却从未伸出援手,反而也模仿起父亲的方式侵害自己的妹妹。

今不如古,人的道德观念正如江河日下般快速的滑落。曾几何时?父亲强暴女儿已经不是新闻,连父子都可以同时对相对身为女儿与妹妹身份的亲人逞此兽欲!看到这样的新闻出现时,不禁让人顿时沉重起来。孟子说:“人之所以异于禽于兽者几希…..”是啊!从这样的事件看来,人与禽兽又还有多少差别?应该说是比之不如吧!

色欲是对人性最大的考验。自古以来,因为色欲关难过而毁了自己的前程或家庭幸福者比比皆是。所以佛家劝世的话语,早将淫人妻女者也将受妻女被淫的果报讲出,以告诫世人莫贪此色,莫迷此身。但这样的告诫对那些做出淫自己亲人行为者,似乎已经完全对不上号!今日世人道德观败坏如斯,恐怕已经超出佛家的预料。

然而,人终究不是禽兽!

清代纪晓岚所写《阅微草堂笔记》卷一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宁波吴生,喜好出入欢场。后与一美艳狐女相爱,却仍无法忘情于青楼。有一天狐女对吴生说:“我可以幻化,只要你眷恋哪一种女子,我只要见她一面就可以变成她的样貌。这样不是比你浪掷千金买青楼女子一笑好吗?”

果然,狐女能顷刻换形与真实没有区别,于是吴生不再出入欢场。可叹人心终究难以满足,时日一久,吴生又说:“你能变化万千,的确让我觉得很惬意,只可惜这一切仍只是幻化而已!”狐女回答:“不对!声色之娱本就像电光火石般短暂,哪里只是我会变化成某某人的样子是幻化,就是那真实的人也是幻化的。千百年来,所有的名姬艳女也都是幻化罢了!”

“你与所爱之人欢聚,或以日计,或以月计,或以年计,终有诀别之期。等到诀别之时,无论是数十年相聚或是片刻相遇而散,都同样要转眼成空,一如春梦一场。即使彼此缘分很深能终生聚首,但美丽容颜无法驻留,等到年华老去再回想伊人昔日倩影,不也像是一场幻化吗?”吴生闻言领悟,至此才真正放下对美色的执著。

老子明白指出:“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人执迷于此身的各种作用,受制此身所产生的无穷欲望捆绑驱使,早已迷失了如出生时纯真纯净的初心,倘若一旦再失去了道德感的约束,那就更容易沉沦在因身体而衍生出的各种欲望满足之下,做出各种毁德败行之事,等走到这一步时,即使连世间的律法与冥冥中的果报论也禁绝不了人的愚行。

但世间真会没有果报吗?让自己随此身之欲望而浮沉,最终再自尝业报之苦果,这又是何其愚昧的人生!

人对生而为人,真的应该要有更高的期许与悟性!(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别以为小孩子是不懂得刻骨铭心的,只要一转眼间失去了父母的踪影,哪怕是在人来人往之处,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立刻嚎啕大哭;然而对于已经走过生命的春天与夏天,可能正感受着生命之秋的一丝萧瑟,也可能正面临生命的晚冬的人而言,每当面对那过往而逝的岁月,又是什么最令人刻骨铭心呢?
  • 陆客要来台了,许多台湾民众包括政府官员,都因陆客所带来的可能潜在经济效益而充满期待,但经济利益或许更充满了不确定的陷阱,面对一个残暴且至今不愿放弃武力犯台的政治实体,经济诱因也可能是对方一种隐藏政治目地或陷人与它同罪的手段。

  • 陆客尚未来台,许多为讨好陆客的言论与措施已争相浮上台面,辟如要不要在陆客所经之地,包括旅游景点、餐厅、旅馆等处树立简化字,以“方便”陆客阅读。殊不知旅游者的心情,正是想看见不一样的风土人情,若一切都弄成和中国一样的口味与场景,那台湾还能剩下多少卖点?幸而!马总统有远见,他说,就让他们来适应正体字好了。
  • 每回见到这句话,就会让我想起国小三年级时发生的一段往事。有次上课铃响之际,我和一位同学不知为了何故竟发生口角争执,祇差一点没有动手打起来。就在气氛变僵的那一刻,已在门口悄然站立多时也看到这一幕的班导师,立刻将我们两个叫到讲台前,原以为老师要处罚我们,不料,他却是不疾不徐的对全班同学讲了一个故事。
  • 伫立长江边注视那不断东逝的长江水,你能否察觉这曾被苏东坡写下“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江水,和昔日苏大学士所见有何不同?站在你所熟悉的城市,静静观察那川流不息的人群,他们一如10年、20年、30年前一样在你身边匆匆而过,或许你会发现不同的是,岁月的刻痕已在自己身上巧然驻留,但那过往仍是如此众多的陌生脸庞,是否也让你见识到时空的幻变?
  • 汉唐盛世兴文德,礼义之邦服四夷;
    红旗染尽汉家血,天意无情莫论愁。
    江山万里风云变,中土薪传更向谁?
    万语千声叹不尽,悠悠江水自东流。
  • 折纸飞机超过6千种,创下纸飞机飞行52公尺世界纪录,童心依旧的卓志贤,保持着对生命的赤忱,他教导别人的,不只是如何制造一架好的纸飞机,更将唾手可得的快乐秘诀散播出去……
  • 在秘鲁纳斯卡谷地的地面上画着许多巨大的画,考古学家推测这些巨画完成于公元前200至600年之间,这些画的全貌在那个没有飞机的时代,大概只有天上的神仙才能一窥全貌。因为在地面上,每一个线条看起来都只像是宽度与长度不一的沟槽,加上它是如此的繁复硕大,故除了创画者与诸神,人们无法察觉它的真貌。
  • 那年夏天他从中国来与我们共聚一个星期,书卷气中带着点忧郁的气质不多话,有一天我抽了空尽地主之谊陪他去山上走走,若说百年修得同船渡,那我们的缘分应该也不算浅。他是我真正认识的第一个中国人,虽然这样说还真有点奇怪!毕竟我也是中国人,只是我所在的土地叫台湾,我所在的中国叫中华民国。
  • 一个富有的男人迟迟不愿与同居30年的情人结婚,他的理由是婚姻如鸟笼,两只鸟儿被关进笼子里后,会开始渴望没有鸟笼的自由,但一向尊重他想法的情人,近来却积极希望能与他办理结婚手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