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网路交友 考验师长的同理心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由于每位学生几乎都会使用网路,如何让学生留意网路交友的问题是家长及师长们共同的课题,因此以下便摘录家长学苑傅伯宁老师从“如何辅导青少年网路交友”座谈会所记录的内容,供家长及师长们参考。

接纳不能作假

接纳是辅导的第一原则,几位辅导老师都以“去污名化”为开场白,有人说“网路交友”不是“负面名词”,有人说不是“洪水猛兽”,有人说不是“罪孽”,意思是相近的。

徐组长举自己为例说:“我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连线上网,从萤幕上看到朋友在线上,心情就愉快,觉得不那么孤单。”李主任说,有些学生在校不善言辞,面无表情,成就低落,在网路上却判若两人,侃侃而谈,在照片中搔首弄姿,发表令人落泪的好散文。李主任认真的问:“谁有资格说,学校里的他们是真的,网路上的就是假的呢?”

几位辅导老师肯定了“网路”和“网路交友”的价值后,一致说,采取接纳、开放的态度,融入学生的生活,他们才肯跟你对话,你才有机会了解、教育他们。龙山国中李玲玲组长补充说,接纳不能作假,如果只是为了“突破心防”而假装接纳,肢体语言会泄露真相,敏感的小孩绝对察觉得到。

“不受控制”的魅力

不能接纳,很可能是“不能理解”所致,网路交友的魅力到底何在?

少辅会张主任分析说,网路交友费用低廉,操作容易,更重要的是,匿名发言带来了安全感,在网路上可以畅所欲言,甚至任意角色扮演,不必顾忌舆论的眼光。从这分析看来,青少年一来没钱,二来没技术,三来受师长严密的管束,四来热衷于建立同侪关系,他们之喜爱网路交友,可说再合情合理不过了。

然而,管束和保护是一体的两面,“不受控制”不等于“能够控制自己”,其中一位与会者举了三个案例:

一名品学兼优的国一女生,寒假时初次上网,跟网友约见面,结果被性侵害,几个月后才说出来;一名男生沉迷网路,足不出户,用黑布封门窗,屋内永远是夜晚,最后接受精神治疗;一名女生上网交男友,一再受骗、吃亏,却迷信下个男人会更好,不认为自己必须改变交友的方式。第一案是“无知被害”,第二案是“病态沉迷”,第三案可说兼具前两案特质,是一种“习惯性的使自己陷于受害局面”。

参与学生的网路生活

众辅导老师都认为,不管是预先或事后,禁止小孩上网,无法帮助他们。

李主任的策略是,积极参与学生的网路生活。她常上网和学生通信或聊天,甚至为了和某个男生交谈,特地去学某个当红的网路游戏;她上班时和下班后,花了许多时间,去阅读学生在网路上发表的文字,以了解他们的喜怒哀乐。她说,沉迷于上网的小孩,通常渴望温情,有时她写电子邮件给小孩,内容只是简简单单的:“近来好吗?”对方五分钟内就回信,再三感谢老师关心,还详细描述近况。

同李主任同姓的李组长说,使用学生熟悉的网路用语,确实可以拉近师生关系,她曾把“天堂”游戏中的角色用在辅导教具中,小孩看后心花怒放,经她虚心请教,小孩竟打破沉默,眉飞色舞的说个没完。

李主任说,接着要做的是,帮助小孩在虚拟的网路中建立现实感,教以如何判断朋友的人品,如何利用交友网站和即时通讯软体的“设立好友名单”、“封锁恶意骚扰者”等功能,让他们发展出网路交友的原则。

张主任说,早在小孩第一次接触电脑时(通常是国小阶段),就要让他养成好习惯,国中、高中以后才教,就太晚了。因此,家长得在问题尚未发生前,及早懂电脑、懂网路文化,轮流陪小孩上网、讨论网路内容,和小孩签订“电脑使用契约”,并提供上网时刻登记表、闹钟等“设备”,帮助小孩做好时间管理。

家长改变不易

徐组长说,女生上网受害或沉迷于上网,根源常在父女关系不良。他说,坊间的翻译书《富爸爸不如好爸爸》提到,女儿从父亲那儿得到“无性亲密”的经验后,日后可免于“视性为爱”、“以性换爱”等观念和行为。

张主任也说,台湾的父亲常把生活重心放在工作应酬,又不善于表达爱意,和子女的互动几乎仅止于“相见说嗨”、“告别说拜”,以至有些女生上网向年长男人寻求呵护,有些女生上网玩弄男人,以报复父亲外遇。父亲在家庭中缺席已久,造成很多后遗症,令人叹息的是,多年以来,学校办的亲师座谈会、亲职讲座等,出席者以妈妈为主,爸爸向来很少。

期待家长改变自己,以改变学生,并不容易如愿,少数几位辅导老师也难以照顾全校学生,到头来,最有机会发挥作用的,还是与学生朝夕相处的各班导师。因此,导师具备多少辅导知能,能不能善用校内外的辅导资源,是成败的关键所在。

班导师任重道远

有些导师得过且过,对学生不闻不问,这就不提了。有些导师充满使命感,在沉重的工作压力下,咬紧牙根,纠正每名学生的错处,要把学生引上正途,而事与愿违的时候,他们就陷入焦虑,不但破坏了师生感情,导致辅导失败,还伤害了自己的心理健康,令人心疼。

李组长说,遇到这样的导师,她会体谅他们的难处,甚至陪他们“骂人”,等他们宣泄完情绪,再劝以不必过度涉入,要让学生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导师扮演关怀和支援的角色即可。事实上,有些导师得知学生玩网路交友,立刻想像到最坏的结局,比家长还要惊慌。

只要导师有心加强自己的辅导技巧,学校和社会必定全力支持。主要对策有二:积极学习,在学校安排的辅导知能课上用功听讲;向别人求助。有些导师不好意思送学生去辅导室,有些导师草木皆兵,学生稍有动静,就送往辅导室,这都是欠缺自信所致,其实,想知道如何与辅导室合作,只要鼓起勇气,坦率的请教辅导老师即可。

除此之外,导师应该放宽视野,多认识他校的辅导老师,以及校外的咨商师、治疗师、医师、社工师,以及相关团体等,一来多与辅导专业人员接触,可以在耳濡目染下得到长进,二来遇到紧急或棘手的事件,可以向人咨商,甚至请人分担工作,不必苦苦的单打独斗。

最后,张主任建议“终止童妓协会”以及各校辅导室,整理出“异样指标”,发给各班导师,以便及早发现问题。此外,上网所衍生的问题中,除了交友外,还有购物纠纷、诈财勒索等类型,应该一并留意。

取材自家长学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每个孩子出生的命运大不同,当先天决定了一些无法改变的事实,我们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无论如何,他们都是美丽的生命......小宏是七个月就出生的双胞胎哥哥,出生时体重是1,060公克,是个中度脑性麻痹的孩子,因为脊椎有问题,在过去送托的托儿所中,小宏只能摊在地上爬行,因为他坐不稳,站也不稳!
  • 长久以来,我对高一升高二时的分组及分班,最为害怕。原因很简单,每个孩子来自不同的母班,养成一年的习气,全部聚在一个新班里,要建立班风、班规,远比从高一开始培养要难多了!更何况,众所周知,我是一个严格的老师!心情无比的沉重,可想而知。
  • 不可否认的,有很多人在学习过程中都会遇到一些瓶颈,一些学习迟缓的现象并不代表孩子的智商方面有问题,有些人只是需要陪伴,一起学习,有些只是卡在某一个点上,只要突破了,他的进步与成就并不输给任何人。这样的经验发生在我自己孩子身上,同时也利用自己的经验运用在学校的辅导班上。
  • 班上学生普遍自信心不够 ,几乎谈不上对将来的憧憬。我于是向学校申请“应用艺术辅导教学”的实验, 希望应用音乐、美术与文学等的欣赏,可以改变学生的气质与不良的习性,并发现这些方面有天分的学生。 并开始全心投入时间和金钱在他们的课业与生活辅导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