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政要》选读(七 )

陆志仝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贞观四年,太宗皇帝与大臣们谈论隋朝时的事情。

魏徵回答说:“我过去在隋朝任职时,曾听说发生了一宗盗窃案,隋炀帝下令于士澄抓捕罪犯。于士澄把有嫌疑的都抓起来,严加拷打,当时被屈打成招的就有两千多人,隋炀帝于是下令把这些人同一天处决。大理丞张元济觉的这个案子很奇怪,就试着调查案情。发现其中有六七人在盗窃案发生的当天还被囚禁在其它地方,案发后才被放出来。可是这些人也遭到审讯,因为无法忍受严刑拷打,自己屈认了参与盗窃的事情。张元济因此进一步调查此案,两千多人中只有九人无法说清案发时的逗留处所。官员中有认识他们的,又从九人中认出四人不是盗贼。可是负责此案的官署因隋炀帝已下了处决令,就不再将实情上奏,把这两千多人都杀了。”

太宗说:“不仅是隋炀帝暴虐无道,他的臣下也不负责任。大臣们应该尽力匡正劝谏,不怕杀头,哪能只是谄媚奉承,为求君王的欢心和称赞呢?这样的君臣,哪能不败亡呢?我依靠各位的辅佐,才使得监狱经常空着。希望你们能善始善终,都像现在这样。”

贞观六年,太宗皇帝对大臣们说:“我听说周朝和秦朝初得天下时,情况没有什么不同。然而周武王建国后专做好事,积累了功业和仁德,所以能保八百年的江山。秦始皇则是放纵自己的骄奢淫逸,滥施刑罚,皇位没传过两代就灭亡了。这不正说明了行善积德者国运长久,多行不义者连天定的寿命都保不了吗?我又听说夏桀、商纣都是帝王,可是将普通人跟他们相提并论,普通人都会感到是耻辱。颜回和闵损只是普通百姓,可是把帝王与他们相比,帝王都感动荣耀。这也是帝王应该感到羞愧的。我常以此事为借鉴,怕自己的德行赶不上颜、闵二人而被人耻笑。”

魏徵回答说:“我曾听说鲁哀公对孔子说:‘有个人好忘事,搬了家就把他的妻子忘了。’孔子回答说:‘还有比此人更健忘的呢,我看夏桀、商纣这样的国君,竟忘记了他们自己的身躯。’但愿陛下经常想想这些事情,以免被后人耻笑。”

评讲:

今天选读的这两段古文,第一段讲的是太宗皇帝与大臣们谈论隋朝的事情。也许读者会认为隋炀帝及隋朝的官员太荒谬了,审一个盗窃案,一下子把两千多人屈打成招并杀了,而真正的案犯是谁都不知道。这两千多人死的太冤枉了,隋炀帝也太残忍。如果我们看看近代中国的历史,会发觉,隋炀帝的残暴跟毛xx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因为隋炀帝杀人还有个罪名和真实案情。而以毛xx为首的共产邪党杀人却不需要罪名和案情;在二十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共产邪党以“反右派”及“文革”为借口,把几百万的知识分子打成“牛鬼蛇神”,这些人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历史到了二十世纪末,江xx为首的共产邪党更是用造谣、诬蔑的卑鄙手段,把几千万修炼法轮功的善良民众打成“x教徒”,对这些善良的民众进行残绝人寰的迫害和虐杀。这一场灭绝人性的迫害至今还在延续著。

第二段古文,魏徵讲了一个很有哲理的故事,也就是孔子对鲁哀公说:“夏桀、商纣这样的国君,竟忘记了他们自己的身躯。”也许有些读者不理解孔子这句话的含意。其实中国古代贤明的君主,都把天下百姓当成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太宗皇帝就曾说过:“若损百姓以奉其身,犹割股以啖腹,腹饱而身毙。”(《贞观政要·论君道第一》)

夏桀及商纣王等暴君就是因为做了很多损害百姓的事情,才会被孔子说他们把自己的身躯都忘了。试想想看,如果一位有道的明君,他把百姓的疾苦,当成自己的疾苦,想百姓之所想,并以仁义道德来教化天下百姓,那么这样的国家怎么可能治理不好呢?

摘自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7/9/14/48371.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陛下的圣明遍及万物、包容天下。诏令下达之处,哪里会不响应呢?心中所想做的,哪件事不随心所欲呢?小臣私下以为,秦始皇之所以能当国君,是凭借周朝的余威,又侵占了六国的强盛国力;因此他想把江山传至万世子孙。但只传到他儿子,国家就灭亡了。
  • 贞观初年,太宗皇帝与黄门侍郎王珪在宴会上谈话,当时有一位美人在旁侍候。她原是庐江王李瑗的爱姬。李瑗作乱失败后,她被入籍皇宫中。太宗指着她对王珪说:“庐江王胡作非为,杀害了她的丈夫而将她占为己有。李瑗残暴到了极点,哪能不灭亡呢?”
  • 太宗皇帝的仪表庄重严肃,前来晋见的官员被太宗的威严震慑,经常举止言谈失当。太宗知道这个情况后,每当有官员前来奏事,一定和颜悦色,希望听到官员们的直言劝谏,明白朝政和教化的得失。
  • 贞观七年,太宗皇帝和秘书监魏徵漫谈自古以来治理国家的得与失,太宗说:“现在,国家才经历战乱不久,短时间内不可能使民风淳朴,天下太平。”
  • 玄武门事变以后,唐太宗李世民由于早就听说魏徵的胆识和才能,非但没有怪罪于他,而且还把他任为谏官,并经常召入内廷,询问政事得失。魏徵喜逢知己之主,竭诚辅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 贞观初年,太宗皇帝对大臣们说:“当国君的原则,必须以百姓的利益为先,如果损害老百姓的利益来满足国君自身的欲望,就好比是割下自己大腿的肉来充饥,肚子虽填饱,人却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