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外思絮】初日照高林

画与文/杨纪代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每次个展期间,静静地守着画廊,悄悄地观察著赏画的群众,他们的直接反馈与签名留言,给了我不少的触动与启发。

常遇到这样的观者:刚进来只是抱着溜一圈、应付一下,满足自己或同伴“入宝山而不空回”的想法。一趟快步转下来之后,就会不由自主的放慢脚步,开始仔细的从头看了起来。遇到自己喜爱的作品,就站定画前,目不转睛的细细品味。或相互低声评头论足,或单人独自咀嚼细抿。哪幅画面前停留得越久,停留的人越多,你就知道哪种题材与表现手法,引起了观赏者的共鸣与认可。

意犹未尽的,就再看上个两、三圈;时间不够的,告诉你明天会再来。曾有一对画家夫妇,甚至坐在休憩椅上,面对着那四幅“四季连作”,边观赏边品评,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我觉得那是对我这个业余的画者,最实质的鼓舞与肯定,最衷心的激励与赞美。

还有一部分观赏者,总是一再询问我:“这些全是摄影作品吧?不是吗?怎么……”我示意他看看门口张贴的个展海报,还是摇头搔首,认为怎么可能是水彩画呢?尤其这张“初日照高林”,根本就是底片洗出来的,只不过是放大成对开的尺寸而已,还是不相信。

那天空温暖的渐层色调,全是利用渲染法将金黄、橙红、深灰自然溶汇而成,能掌握要领,得来全不费工夫。再按湿度大小依序画上疏密有秩的枝干与叶团。由湿画到干的过程中,再利用国画的点掇法,用干笔轻重缓急的在纹路粗细不同的纸面上,快速点触。当时画来得心应手,兴致盎然,因为无意中又摸索出一种表现手法。全部干透之后,再用美工刀刮出旭日,于是一幅创作水到渠成,像极了摄影作品,几可乱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平静无波的心湖,是一面明镜:伤人的话语、尖刻的言词,迅速沉入湖底,无影无踪!
    平静无波的心湖,是一面明镜:面对不当的举动、挑衅的行为,立刻一笑了之,无动于衷!
    平静无波的心湖,是一面明镜:映照出对方的无知、反射出自我的涵养!
    平静无波的心湖,是一面明镜: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心中无我、眼觑众生!
  • 错综复杂的线条,组成了这“海纳百川”的壮观,相反的,人要简单、纯真方能拥有如海一般“有容乃大”的胸襟!
  • 你不觉得吗?老天绝对公平,待我们真是不薄耶!你看!大海供给我们一切生活所需!退潮之后,还留下许许多多在礁石缝里、砂砾堆中,供我们享用!此刻,露出的这一片礁石和沙滩,就是我们这些海鸥们觅食和谈天的好去处呢!
  • 原本斑斓的彩霞也不得不随之隐没,而天地之宽广、辽阔,对照那一人一驼的孤单渺小,不由得让人兴起人生在世,何去何从的迷茫;不由得让人升起滚滚红尘,何处是归程的感慨!
  • 能否让冷漠无情,就此随风而逝?自今而后,家家真心相待、诚恳相惜!

    能否让欺诈恶行,就此随风而逝?自今而后,个个善意理解、用心体谅!

    能否让好勇斗狠,就此随风而逝?自今而后,处处忍让宽容、谦逊平和!

  • 初阳暖溶溶的光晕,轻抚大地,花草、房舍沐浴在上天的恩宠中,以无比静谧的姿态衬托漫空的喧哗——开始了一天的晨光序曲。
  • 在四面翻飞的竹叶里,那斜飘的春风,吹走了我心中无名的妄念。

    在随风斜织的线条里,那清凉的雨点,洗去了我满身沾染的尘污。

    远处迷濛秀润的山影,江面荡漾轻巧的水珠,是如此的和谐、相容与完美。

  • 这虬结的树干、茂密的枝叶,都在喁喁细语:“一切都会过去,一如从前的美好!别计较!别计较!他不是有心的!”
  • 知否?这繁华在握只是须臾,你再怎么呵护,终将“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知否?这繁华在握只是片刻,你得积德行善,否则必定千金散尽不复来!

    知否?这繁华在握只是瞬间,你得好好把握,要不然就“镜花水月,毕竟总成空!”

    知否?这繁华在握的此刻,你该心存感激、虔诚仰望、谦卑面对:

  • 你可在“方寸”之间,随意的摆布!到处盖房子:或茅屋三两间;或亭台楼阁平地起!随手植树造林:或绿草如茵、繁花遍地;或竹林掩映、松柏擎天!甚至能移山倒海、呼风唤雨呢!反正山水、风景就是由天、地、山、石、水、树所构成,只要技巧纯熟、运用自如,就能将胸中丘壑描绘出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