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俗印记】怀念旧家的院落(一)

杨纪代

画/杨纪代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台湾光复后,我们举家迁移到桃园。父亲在县政府当个小科员,分配到一间宿舍。是整排日式建筑的最末一间,既凉快又三面采光,同时又有了三个小院落,使得他常夸耀自己眼光独到!于是前院里有了一棵樱花树,那是他出差到复兴乡时,从山胞家里挖回来的。一到春天,满树打上绯红的花苞,含羞带怯的,衬著稀稀拉拉的小绿叶,陆陆续续的开了起来。没几天工夫就灿烂耀眼,引得蜂舞蝶忙。

那是个物资不丰厚的年代,有花可赏也算是奢侈呢。父亲偶尔会剪下几枝让我一早带到学校敬献老师。老师可高兴哪!喜孜孜的找个花瓶插上,摆在办公桌上张扬。那一阵子,走在校园里、回家的路上,总有其他女老师喊我的名儿跟我要花。父亲为难极了,每个都给,那一棵樱花不得秃了吗?后来我就当没听见,匆匆走避。

等到花儿谢光了,满树的绿叶又长得茂密的时候,那小不点的樱桃也露出了个俏绿脸蛋,悄没声息的长大。等到盛夏,它长得丰盈饱满时,那树干上却有另一批演员登场。在树底下的泥地上,这时会出现零零落落的几个小坑洞,再往上瞧,沿着树干叮著几个“蝉蜕”,我们都知道有“知了”破土而出,你就等着它喧闹,你就等着它给你提供零用钱的机会——收集到的蝉蜕是一味中药,可拿到中药铺贩卖。

此时,知了的配乐开始了前奏,先短促的试叫几声,有如声乐家练嗓子似地,然后再扯开喉咙长鸣不歇!你可以由声音的响亮程度,与音色粗细的不同,分辨出这樱花树里有哪些品种不同的蝉。多半是小小绿绿,毫不起眼的那种,偶尔也能发现粗、黑的大个儿知了!有时心血来潮,整日里来个大合唱,哇!真是吵死人啦!听着听着,突然声音嘎然而止,接着是展动翅膀的“噗噗”声,并夹杂着渐行渐远,凄凄厉厉、断断续续的悲鸣……,谁都心知肚明,那知了成了鸟雀的美食了!物竞天择嘛!

抬头瞧瞧经过几次台风侵袭后硕果仅存的几颗樱桃仍高挂枝梢,翠绿褪尽转为艳红、深红、紫红。但是你可别寄予厚望、垂涎三尺!等你觉得可以摘取、大快朵颐的时刻,如果不立刻采取行动,稍一疏忽,那酸酸甜甜的高级水果,一眨眼间就成了鸟雀的腹中物了,你只有望着跌落地面的果核儿和几滴果汁扼脕不已!

如今才知晓,那儿时所熟知的蝉儿,只喧闹几分之一都不到的夏季就结束生命。来到世间只存活一周至两周。可它得蛰伏在地底下过着三年到十七年不等的黑暗生活,才得以破土而出。因此它在树上饮而不食,抓住这短暂的片刻没命的唱响“初生之美”,用燃烧生命的声音,倾诉著“生”之美好。它的生命轨迹皆依循着冥冥中无所不在的造物者的设定进行。在机缘成熟时跃出羽化、高歌、求偶、交配、产卵和死亡。当这美丽的使命完成之后,又回归尘土……

随着时代的变迁,物欲的飞涨和县地的出售,旧居已荡然无存。只有那知了高亢的鸣唱和前院缤纷的落“樱”,陪伴着我不眠的长夜……。@*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认为现在的“天之骄子”,是个从没跟家禽家畜一起生活过的土包子,没这个机会,也没这种福分。连卵生、孵化、幼雏成长的过程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只知道蛋类营养价值高,吃了聪明,如此而已,其它一概不知。虽然那母鸡不是天然闹钟,但是我们小时谁都观察到,它生蛋前,会走来走去,发出单音——“咕”、“咕”,间歇的叫着,那是在寻觅适当的产卵场所。有的会在我们给它用稻草铺就的窝里下蛋,有些就在它认为满意的地方生。下完蛋之后,就会连叫几声:“咕咕——给——咕”、“咕咕——给——咕”,告诉主人,我的任务完成啦!经常一大早,我会陪母亲到处找蛋,什么墙犄角儿、芭乐树下、小排水沟边……,都可能。那刚生下的蛋,握在手里,温温热热的,让人感动又满足,衷心感谢上苍奇妙的赠与。
  • 曾在网路上看到一串组图,全是各式各样最新设计的闹钟,千奇百怪,造型新颖,功用多元,不但声音多变,而且一旦鸣响,就非把你吵到醒转为止。甚至还能绕床行走、跳上跳下、围着枕头喧闹不已……,反正想方设法把你叫醒离床、漱洗上班就是了。现在的人真的离不开闹钟了,它已经成为家中必备的日用品之一,少了它,可能“饭碗”都捧不稳哪。看着看着,在会心微笑之余,儿时的闹钟风情,慢慢的浮现脑际……
  • 这年头过日子,还不能足不出户呢,最起码,三、五日你得去公寓大门,开开自家信箱,把挤爆的广告、传单……等等清理干净,否则接踵而至的垃圾信件就满溢而出,制造更大的脏乱。唉!这就是文明、进步的苦果吧,由不得你不尝哪!
  • 小学时没什么娱乐,只有学校偶尔带大家到戏院观赏武术气功表演,什么开砖、卧钉板、金枪刺喉、耍刀弄剑……等等,也看过几场魔术和马戏团表演!那不可思议的戏法,那匪夷所思的变化,看得我们惊叫连连!还有那些狮、虎、马、猴、象……精湛的演技以及小丑逗趣的肢体语言,引得大伙儿欢声雷动!当时收费低廉,每个人出几角钱就能满足那小小心灵的好奇与刺激感。不久,有了外国电影输入了,旧戏院纷纷改装成电影院,新戏院如雨后春笋般不断的出现!随着国民所得的增加,人们开始注重起休闲消遣来,因此只要换上新片,电影院里就门庭若市!
  • 清晨的小公园是银发族的天下,尽管动作不流畅,节拍跟不上,可这元极舞的浩大阵容里,闪亮的白发红颜,特别出色。那绕圈儿疾走、挥汗如雨的身影中;那气定神闲、慢悠悠跨步出手的太极拳法;那甩动双臂、偶尔吐气开声的外丹功;开合自如的扇子舞;如灵蛇出洞的剑法演练……在在都是老年人占多数。
  • 当年什么都在草创阶段,因此小学课业和现在两相对照,显得轻松多了,所以我和大弟俩,经常利用放暑假的机会,俩小买上火车票,结伴回乡下老家,和堂兄弟姊妹们团聚。
  • 那个年代,还留有日式遗风,学校每年十月份总要举行一次运动会,目的是向乡宦士绅、医生富贾、政商名流募款,顺便展现学生的教育成果。所以开学之后不久,各年级就开始筹备节目和表演项目的练习。
  • 上小一了,既兴奋又胆怯,全是陌生面孔和不太敢抬头仰视的女老师,这启蒙教育的第一道难题,这开天辟地的第一次执笔,这前所未有的头一遭写字,深刻的镌镂在我的脑海里,六十年之后,那狼狈的情景与过程,记忆犹新,依旧无法忘怀!
  • 经过岁月的洗礼,这两本挤在书架角落里的书:《理想夫人》、《理想丈夫》,纸质早已发黄,散布着点点霉斑;内页有不少的脱落,更多的是岌岌可危的订书针和时时洒落的铁銹;封面那层薄薄的塑胶保护膜,年久风化,都已龟裂,稍一翻动,即化为一阵阵细粉四处纷飞。
  • 我觉得人生是块画布,由初始的洁白无瑕,到懂事起,开始提起了画笔,慢慢的、逐渐的,调出了属于自己的特殊色调,涂上自己认为悦目的色彩:或灿烂夺目或清新可人;或瑰丽奇绝或鲜艳七彩……随着时光的流逝,世故的堆叠,遍尝人情冷暖,苦捱世道艰辛,到老了,可能只余恬淡的蓝灰与刻意的留白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