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地山:萤灯

许地山

(clipart.com)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萤是一种小甲虫。它的尾巴会发出青色的冷光,在夏夜的水边闪烁著,很可以启发人们的诗兴。它的别名和种类在中国典籍里很多,好像耀夜、景天、熠耀、丹良、丹鸟、夜光、照夜、宵烛、挟火、据火、炤燐、夜游女子、蛢、炤等等都是。种类和名目虽然多,我们在说话时只叫它做萤就够了。萤的发光是由于尾部薄皮底下有许多细胞被无数小气管缠绕着。细胞里头含有一种可燃的物质,有些科学家怀疑它是一种油类,当空气通过气管的时候,因氧化作用便发出光耀,不过它的成分是什么,和分泌的机关在那里,生物学家还没有考察出来,只知道那光与灯光不同,因为后者会发热,前者却是冷的。我们对于这种萤光,希望将来可以利用它。萤的脾气是不愿意与日月争光。白天固然不发光,就是月明之夜,它也不大喜欢显出它的本领。

  自然的萤光在中国或外国都被利用过,墨西哥海岸的居民从前为防海贼的袭掠,夜时宁愿用萤火也不敢点灯。美洲劳动人民在夜里要通过森林,每每把许多萤虫绑在脚趾上。古巴的妇人在夜会时,常爱用萤来做装饰,或系在衣服上,或做成花样戴在头上。我国晋朝的车胤,因为家贫,买不起灯油,也利用过萤光来读书。古时好奇的人也曾做过一种口袋叫做聚萤囊,把许多萤虫装在囊中,当做玩赏用的灯。不但是人类,连小裁缝鸟也会逮捕萤虫,用湿泥粘住它的翅膀安在巢里,为的是叫那囊状的重巢在夜间有灯。至于扑萤来玩或做买卖的,到处都有。有些地方,像日本,还有萤虫批发所,一到夏天就分发到都市去卖。隋炀帝有一次在景华宫,夜里把好几斛的萤虫同时放出才去游山,萤光照得满山发出很美丽的幽光。

  关于萤的故事很多。北美洲人的传说中有些说太古时候有一个美少年住在森林里,因为失恋便化成一只大萤飞上天去,成为现在的北极星。我国从前都以为萤是腐草所变的,其实萤的幼虫是住在水边的,所以池塘的四周在夏夜里常有萤火点缀著。岸边的树影如上点点的微光,我们想想,是多么优美呢!

  我们既经知道萤虫那样含有浓厚诗意,又是每年的夏夜在到处都可以看见的,现在让我说一段关于萤的故事罢。

  从前西方有一个康国,人民富庶,土地膏腴,因而时常被较贫乏的邻国羝原所侵略。康国在位的常喜王只有一个儿子,名叫难胜,很勇敢强健,容貌也非常的美,远看着他站在殿上就像一根玉柱立着一样。有一次,羝原人又来侵犯边境,难胜太子便请求父王给他一支兵,由他领出都门去抵御寇敌。常喜王因为爱他太甚,舍不得叫他上前敌,没有应许他。无耐难胜时刻地申请,常喜王就给他一个难题,说:“若是你必要上前敌去的话,除非是不用油和蜡,也不用火把,能够把那座灯台点亮了才可以。这是要试验你的智力,因为战争是不能单靠勇力的。”

  难胜随着父王所指的地方看去,只见大堂当中安著一座很大很大的灯台,一丈多高,周围满布著小灯,各色各样的玻璃罩子罩在各盏灯上,就是不点也觉得它很美丽。父王指著给他看过之后,便垂著头到外殿去了。难胜走到灯台跟前,细细地观察它。原来那灯台是纯金打成的,台柱满镶上各样宝贝。因为受宝光的眩惑,使他不由得不用手去摩触那上头的各个宝饰。他触到一颗红宝的时候,忽然把柱上的一扇门打开了。这个使他很诧异,因为宫里的好东西太多了,那座灯台放在堂中从来也没人注意过,没人知道它的构造,甚至是在什么时代传下来的,连宫里最老的太监都不知道。国王舍不得用它,怕把它弄脏了,所以只当做一种奇物陈设著。那台柱的直径有三尺左右,台座能容一个人躺下还有很宽裕的空间。它支持着一千盏灯,想来是世间最大的灯台。难胜踏进台柱里去,门一关,正好把自己藏在里头。他蹲下去,躺在台座里,仰望着各色的小圆光从各种宝石透射进来,真是好看。他又理会座上铺着一层厚垫子,好像是预备给人睡的。他想这也许是宫里的一个临时避难所,外边有什么变故,国王尽可以避到这里头来。但是他父亲好像不知道有这个地方,不然,怎么一向没听见他说过,也没人见他开过这扇门,他胡思乱想了一阵,几乎忘了他父亲所要求于他的事情。过了一会,他才想回来。立刻站起,开了门,从原处跳出来。他把门关好,绕着灯台一面望,一面想着方才的问题。

  几天之后,战争的消息越发不利了。难胜却还想不出一个不用油蜡等物而可以把那座灯台点起来的方法。可是他心里生出一个别的计划。他想万一敌人攻到都城附近,父王难免领兵出去迎战,假如不幸城被攻破,宫里的宝物一定会被掠夺尽的。他虽然能战,争奈一个兵也没有,无论如何,是不成功;不如藏在灯台里头,若是那东西被搬到羝原去,他便可以找机会来报复。他想定了,便把干粮、水,和一切应备的用具及心爱的宝贝、兵器,都预先藏在灯台里头。

  果然不出所料,强寇竟破了都城,常喜王也阵亡了。全城到处起火,号哭和屠杀的惨声已送到宫里。太子立刻教他的学伴慧思自想方法逃避些时,他又告诉了他他的计策。难胜看见慧思走了,自己才从容地踏进灯台去。不到一顿饭的工夫,敌兵已进入王宫,到处搜掠东西。一群兵士走到灯台跟前,个个认定是金的,都争着要动手击毁,以为人人可以平分一份。幸而主帅来到,说:“这灯台是要献给大王的,不许毁坏。”大家才不敢动手,他教十几个兵士守着,当天把它搬上火车,载回本国去。

  “好美的灯台!”羝原国的王鸢眼看见元帅把战利品排在宝座前的时候这么说。他命人把它送到他最喜欢的玉华公主的寝室去。难胜躺在灯台里,听见这话,暗中叫屈,因为他原来是希望被放在国王的寝宫里,好乘机会杀了他的。但是他一声也不敢响,安然地被放在公主的房里。

  公主进来,叫宫女们都来看这新受赐的宝灯,人人看了都赞美一番。有一个宫女说:“这灯台来得正好,过两个月,不是公主的生日吗?我们可以把它点起来,请大王和王后来赏玩。”

  “这得用多少油呢?”另一个宫女这样问。她数着,忽然发觉了什么似地,嚷起来:“你看!这灯台是假的!”大家以为她有什么发见,都注视着她。她却说:“没有油盏,怎样点呢?”又一个说:“就使有油盏,一千盏灯,得多少人来点?”当下议论纷纷,毫无结果。玉华也被那上头的宝光眩惑住,不去注意点它的方法。

  夜深了,玉华睡在床上,宫女们也歇息去了。难胜轻轻地从灯台跳出来,手里拿着一把刀,慢慢踱到公主的床边。在稀微的灯光底下,看见她躺着,直像对着一片被月光照耀的银渚。她胸前的一高一低,直像沙头的微浪在寒光底下荡漾著。他看呆了,因为世间从来没有比对着这样一个美人更能动人心情的事。他没想着那是仇人的女儿,反而发生了恋慕的情怀。他把刀放下,从身上取出一个小金盒,打开,在灯光底下用小刀轻轻地刻了几个字:“送给最可爱的公主。”刻完之后,合回去,轻微地放在公主的枕边。他不敢惊动公主,只守着她,到听见掌灯火的宫女的脚步声,才急忙地踏进灯台去。

  第二天早晨,公主醒来,摩著枕边底小金盒,就非常惊异。可是她不敢声张,心里怀疑是什么天神鬼怪之类。晚烟又上来了,公主回到寝室去。到第二一早晨,她在枕边又得到一个很宝贵的戒指。这样一连好些日子,什么手镯、足钏、耳环、臂缠种种女子喜欢的装饰品都莫名其妙地从枕头边得着了,而且比她在大典大节时候所用的还要好得多。原来康国的风俗,男女的装饰品没有多大的分别;他所赠与的,都是他日常所用的。

  公主倒好奇起来了,她立定主意要看看夜间那来送东西的人物。但是她常熟睡,候了好几夜都没看见。最后,她不告诉别人,自己用针把小指头刺伤,为的是教夜间因痛而睡不着。到夜静之后,果然看见灯台底中柱开了一扇门,从门里跳出一个美男子来。她像往时一样,睡在床上,两眼却微微地开着。那男子走近床边,正要把一颗明珠放在她枕边,她忽然坐起来,问:“你是谁?”

  难胜看见她起来,也不惊惶,从容地回答说:“我是你的俘虏。”

  “你是灯台精罢?”

  “我是人,是难胜太子。你呢?”

  “我名叫玉华。”

  么主也曾听人说过难胜太子的才干,一来心里早已羡慕,二来要探探究竟,于是下床把灯弄亮了,请他坐下。彼此相对着,便互相暗赞彼此的美丽。从此以后,每夜两人必聚谈些时,才各自睡去。从此以后,公主也命人每日多备些好吃的东西,放在房里。这样日子久了,就惹起宫女们的疑惑,她们想着公主的食粮忽然增加起来,而且据她说都是要在夜间睡了一会才起来吃的。不但如此,洗衣服的宫女也理会到常洗著奇怪的衣服,不是公主平日所穿的。她们大家都以为公主近来有点奇怪,大家都愿意轮流着伺察她在夜间的地动静。

  自从玉华与难胜亲热之后,公主便不许任何人在她睡后到她的卧室里,连掌灯的宫女也不教进去,她也不要灯光了。她住的宫廷是靠着一个池塘,在月明之夜,两人坐在窗边,看月光印在水里,玉簪和晚香玉的香气不时掠袭过来,更帮助了他们相爱的情。在众星历落的时分,就有无数的萤火像拿着灯的一群小仙人在树林中做闲逸的夜游。他俩每常从窗户跳出去,到水边坐下谈心。在幽静的夜间,彼此相对着,使他们感到天地间的一切都是属于他们的。

  宫女们轮流侦察的结果,使宫中遍传公主著了邪魔。有些说听见公主在池边和男子谈话,有些说看见一个人影走近灯台就不见了,但是公主一点也不知道大家的议论,她还是每夜与难胜相会,虽然所谈的几乎是一样的话,可是在他们彼此听来,就像唱着一阕百听不厌的妙歌,虽然唱了再唱,听过再听,也不觉得是陈腐。

  这事情教王后知道了,她怕公主被盘问不好意思,只教人把灯台移到大堂中间。公主很不愿意,但王后对她说:“你的生日快到了,留着那珍贵的灯台不点做什么?”

  “儿不愿意看见这灯台被弄脏了,除非妈妈能免掉用油蜡一类的东西,使全座灯台用过像没用一样,儿才愿意咧。”玉华公主这个意思当然是从难胜得着的。难胜父王把难题交给他,公主又同调地把它交给母后。可是她的母亲并不重视她的难题,只说:“要灯台不脏还不容易吗?难道我们没有夜明珠?我到你父亲的宝库里检出一千颗出来放在灯盏上不就成了吗?”她于是教人到库里去要,可是真正的夜明珠是不容易得到,司宝库的官吏就给王后出一个主意,教她还是把工匠召来,做上一千盏灯,说明不许用油和蜡。工匠得了这个难题便到处请教人家,至终给他打听出一个方法。

  他听见人说在北方很远的地方有个山坑,恒常地发出一种气体,那里的人不点油,不用蜡,只用那种气。他想这个很符合王后的要求,于是请求王后给他多些日子预备,把灯盏的大小量好,骑着千里马到那地方去。他看见当地的人们用猪膀胱来盛那种气体,便搜集了二千个,用好几天的功夫把它们充满了,才赶程回都城去。

  在预备着灯盏的时候,玉华老守着那座灯。甚至晚上也铺上一张行床在旁边。王后不愿意太拂她的意思,只令一个待女在她身边侍候。在侍女躺在床上的时候,她用一种安眠香轻轻地放在她鼻孔旁边,这样可以使她一觉睡到天明,玉华仍然可以和难胜在大堂的一个犄角的珠幔底下密谈。

  工匠回到都城,将每个猪膀胱都嵌在金球里,每个金球的上端露出一根小小的气管,远看直像一颗金橙子。管与球的连接处有个小掣可以拧动。那就是管制灯火大小的关键。好容易把一千个灯球做好了,把一千个猪膀胱装进去,其余一千个留着替换。

  玉华的生日到了。王与后为她开了很大的宴会,当夜把灯台上的一千盏灯点着了。果然一点油脏和煤炱都没有,而且照得满庭光亮无比。正在歌舞得高兴的时候,台柱里忽然跳出一个人,吓得贵宾们都各自躲藏起来,他们都以为是神怪出现。玉华也吓楞了,原来难胜在灯台里受不了一千盏灯火的热,迫得他要跳出来,国王的侍卫们没等他走到王跟前就把他逮起来。王在那里审问他,知道他是什么人以后,就把他送到牢里去。

  玉华要上前去拦住,反被父王申斥了一顿,不由得大哭着往自己的寝室去了。

  自从那晚上起,玉华老躺在床上,像害很重的病,什么都不进口。王后着急,鸢眼王也很心痛,因为她们只有这个爱女。王后劝王把难胜放出来与她结婚,鸢眼王为国仇的关系老不肯点头。他一面教把难胜刑罚得遍体受伤,把他监在城外一个暗洞;一面教宣令官布告全国寻找名医。这样的病,不说全国,就是全世界也少有人能够把它治好的。现在先要办的事是用方法教玉华吃东西,因为她的身体越来越荏弱了。御膳房所做的羹汤没有一样是她要吃的。王于是命令全国的人都试做一碗或一盆菜羹,如公主吃了那人所做的东西,他就得受很宝贵的奖品,而且可以自己挑选。

  我们记得当日难胜太子当国破家亡的时候曾教他的学伴自己逃生。这个学伴名叫慧思,也流落到羝原国的都城来。他是为着打听难胜的下落来的,所以不敢有固定的职业,只是到处乞食,随地打听。宫里的变故他已听说过,所以他用尽方法去打听难胜监禁的地方。他从一个狱卒那里知道太子是被禁在城外一个暗洞里,便到那里去查勘。原来那是一个水洞,洞里的水有七八尺深,从洞口泅水进去,许久还不到尽头处,而且从来就没有人敢这样尝试过。洞里的黑暗简直不能形容,曾有人用小筏持火把进去,但走不到百尺,火就被洞里的风吹灭了。所说洞里那边是通天上的,如有人走到底,他便会成仙,可是一向也没有人成功过,甚至常见尸首漂流出来,很奇怪的是洞里的水老向洞口流出,从没见过水流进去。王教人把难胜幽禁在暗洞的深处,那里头有一个浮礁,可容四五人,历来犯重罪的人都被送到那上头去。犯人一到里头只好等死,无论如何,不能逃生。

  难胜在那洞里经过三天,睁着眼,什么都看不见,身上的伤痕因着冷气渐渐不觉得痛苦,可是他是没法逃脱的。离他躲的地方两三尺,四围都是水,所以他在那里只后悔不该与仇人的女儿做朋友,以至仇没报得,反被拘禁起来。

  慧思知道太子在洞里,可没法拯救他。他想着惟有教玉华公主知道,好商量一个办法。他立找个机会与公主见面,可巧鸢眼王征求调羹的命令发出来,于是他也预备一钵盂的菜汤送到王宫去。众守卫看见他穿得那么褴褛,用的是乞丐的钵盂,早就看不起他,比著剑要驱逐他。其中一个人说:“看你这样贱相,配做菜给公主尝吗?一大帮的公子王孙用金盆、银盏来盛东西,她还看不上眼哪。快走罢,一会大王出来大家都不方便。”

  “好老爷,让我把这点粗东西献给公主罢。我知道公主需要这样特异的风味。若是她肯尝,我必要将所得一半报答你们。”

  守卫的兵士商量了一会,便领他进宫里去。宫女们都掩著嘴偷笑,或捏著鼻子走开。他可很庄严,直像领班的宰相在大街上走着一般。到公主的寝室门口,侍女要上前来接他手捧著的钵盂,他说:“我得亲自献给公主,不然,这汤的味道就会差了。”侍女不由得把他领到公主床边,公主一睁眼看见是个乞丐,就很生气说:“你是哪里来的流氓,敢冒昧地到我这里来?”

  慧思说:“公主,请不要凭外貌来评定人,我这钵盂菜汤除掉难胜太子尝过以外,谁也没尝过。公主请……”

  他还没说完,玉华已被太子的名字吸住了。她急问:“你认得难胜太子么?你是谁?”

  他把手上戴着的一个戒指向着公主说:“我是他的学伴。我手上戴的是他赠与我的。他有一对这样的戒指,我们两人分著戴。”

  公主注视那戒指,果然和太子所给她的是一对东西。不由得坐起来,说:“好,你把汤端来我尝尝。”

  她一面喝,一面问慧思与太子的关系。那时侍女们都站得远远地,他们说什么都听不见,只看见公主起来喝着那乞丐的东西,有一个性急的宫女赶紧跑到王面前报告。王随即到公主寝室里来。

  “你说!现在你想要求什么呢?”王问。

  “求大王赐给我那陈列在大庭中间的金灯台。”

  王一听见要那金灯台便注视着慧思,他问:“那灯台于你有什么用呢?看你的样子,连房子都不会有一间的,那东西你拿去安排那里?”

  慧思心里以为若要到黑洞里去找难胜,非得用那座灯台不可,因为它可以发出很大的光,而且每盏都有灯罩,不怕洞里的风把它吹灭了,但是鸢眼盘问之后,知道他也是难胜的人,不由得大怒,立刻命令侍卫来把他拖下去,也幽禁在那暗洞里。侍卫还没到之前,宫女忽然来报宰相在外庭有要事要见他。王于是径自出去了。

  玉华叫慧思到她的床前,安慰她。在宫里,无论如何她是不能逃脱的。她只告诉公主她要那座灯台的意思。公主知道难胜被幽在洞里,也就教她先去和太子作伴,等她慢慢想方法把那座灯台弄出宫外去,刚刚说了几句话,侍卫们便来把慧思带出去了。

  慧思在路上受尽许多侮辱,他只低着头任人耻笑,因自己有主意,一点也不发作,怒气只隐藏在心里,非要等到复国那一天,最好是先不要表示什么。他们来到水边,两个狱卒把慧思放在筏上,慢慢地撑进洞里。那两人是进去惯了的,他们知道撑几篙就可以到那浮礁。把慧思推上去之后,还从原筏泛出来。

  慧思摩触难胜,对他说:“我是慧思呀。”又告诉他怎样从公主那里来,难胜的创痕虽好了些,可是饿得动不得了,好在慧思临出宫廷的时候,公主暗自把一些吃的掖在她怀里。她就取出来,在黑暗中递到太子的嘴里。

  洞里是永远的夜,他们两个不说话的时候,除去滴水和流水的声音以外,一点也听不见什么。他们不晓得经过多少时候,忽然看见远远有光射进来,不觉都坐在礁上观望。等到那光越来越近,才听见玉华喊叫难胜的声音。她踏上浮礁,与难胜相见。这时满洞都光亮得很筏上的灯台印在水面,光度更加上一倍。

  玉华公主开始说她怎样怂恿母后把灯台交给金匠去熔化掉,然后教一两个亲近的人去与那匠人说通了,用高价把它买回来,偷偷地运出城外去。有一个亲信的宫女的家就在那洞口的水边,就把那灯台暂时藏在那里。她的难题在要把灯台送进洞里去的时候就发生了。小小的筏子绝不能载得起那么重的金灯台,而且灯球当着洞口的风也点不着,公主私自在夜间离开宫廷,帮着点灯,在太阳没出来以前又赶着回宫去。这样做了好些晚上,可是灯点着了,筏子又载不起,至终把灯球的气都点完了。到最后几盏,在将灭未灭的时候,忽然树林里飞来一大群的萤火,有些不晓得怎样飞进灯罩里去,不能出来,在罩里射出闪闪烁烁的光辉。这个,激发了公主的心思,她想为什么不把萤火装在一千盏灯里头呢?她即有了主意,几个亲信人立刻用纱缝了些网子到水边各处去捕获。不到两晚上,已经装满了一千盏灯。公主一面又想着怎样把灯台安在小筏上面。最后她决定用那一千个金球,连结起来,放在水面,然后把笺子压在球上头。这样做法,使筏子的浮力增加了好些倍,灯台于是被安置得上。一切都安排好了,公主和两个亲近的人就慢慢地撑进洞里去。幸而水流还不很急,灯台和人在筏子上也有相当的重量,所以进行得很顺利。

  洞里现在是充满了青光,一切都显得更美丽。好冒险的难胜太子提议暂时不出洞外,可以试试逆溯到洞底。大家因为听过传说,若能达到洞底,就可以到另一个天地,就可以成仙,所以暂时都不从危险方面着想;而且人多胆壮,都同意溯流而进。慧思的力量是很大的,只有她一个人撑篙。那筏离开浮礁渐渐远了。一路上看见许多怪样的石头,有时筏上人物的影子射在洞壁上头,显得青一片,黑一片的。在走了好些水程之后,果然远远地看见前面一点微光好像北极星那么大。筏子再进前,那光丸越显得大了些。他们知道那是另外一个洞口,便鼓著勇气,大家撑起来,不到两个时辰,竟然出了洞口。原来这洞是一条暗河,难胜许久没与强度的阳光接触,不由得晕眩了一会。至终他认识所在的四围好像是他从前曾在那里打过猎的地方。他对慧思说:“这不是到了我们的国境吗?这不就是龙潭吗?你一定也认得这个地方。”慧思经过这样提醒,也就认得是本国的边境的龙潭,一向没有人理会,那潭水还通著一条暗河。他说:“可不是?我们可以立刻回到宫里去。”

  康国自从常喜王阵亡了之后,就没人敢承继,因为大家都很尊敬难胜,知道他有一天终会回来,所以国政是由几个老臣摄行。鸢眼王的军队侵略进来之后,大队不久也自退出去了,只留下些小队伍守着都城,太子同慧思到村落里找村长。村长认得是小主,喜欢得很,立刻骑上马到都城去,告诉那班老臣,几个老臣赶到村里来迎接他们,相见之下,悲喜交集。太子问了些国家大事,都说兵精粮足,可以报仇了,现在散布在都城外的各地,所等待的只是一位领兵的元帅。现在太子回来,什么都具备了。

  慧思劝太子不要用兵,说:“对于邻国是要和睦的,我们既有了精强的兵力,本来可以复仇,但是这不会太伤玉华公主的心吗?不如把军队从刚才来的那个水洞送到那边去,再分一队把都城的敌兵围起来,若不投降便歼灭他们。我单人去见国王,要他与我们订盟,彼此不相侵略,从前的损失要他偿还;他若不答应我们再开仗也不迟。他们一定不会防到我们的兵会从那水洞泛出来的。胜算操在我们手里,我们为什么要多杀人呢?”

  这话把与会的文武官员都说服了。难胜即日登了王位,老臣们分头调动军队,预备竹筏,又派慧思为使者骑着快马到抵原国去。

  鸢眼王看见当日的乞丐忽然以使者的身份现在他座前,不由得生气,命人再把他送到黑洞里去,慧思心里只好笑,临行的时候对他说:“大王不要太骄傲,我们的兵不久就会到你的城下来。”

  兵士把他送进暗洞里像往日一样。但一到浮礁,早有难胜的哨兵站在那里。他们把送慧思来的兵士绑起来,一面用萤火的光做信号报告到帅府。不到三个时辰,大兵已进到水洞。个个兵士头上都顶着一盏萤灯,竹筏连结起来,简直成为一条很长的浮桥。暗洞里又充满了青光,在水面像凌乱的星星浮泛著。

  大队出了洞口,立刻进到都城。鸢眼王真是惊讶难胜进兵的神速,却还不知道兵是从那里来的,他恐慌了,群众都劝他和平解决,于是派遣了最信任的宰相来到难胜军帐中与他议和。难胜只要求偿还历次侵略的损失,和将玉华许配给他。这条件很顺利地被接纳了。他们把玉华公主送回国去,择个吉日迎娶过来。

  从此以后,那黑暗的水洞变成赏萤火的名胜,因为两国人民从此和好,个个都忆起那条水和水边的萤虫,都喜欢到那里去游玩。

  难胜把那座金灯台仍然安置在宫廷中间。那是它永久的地方,它这回出国带着光荣回来,使人人尊仰。所以每到夏夜,难胜王必要命人把萤火装在一千个灯罩里,为的是纪念他和玉华王后的旧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是否就要冲破黑暗,迎来光明?正在东想西想呢,正如往天那样,那早已耳熟的,每天拂晓前都会准时传来的一只小鸟银铃般的鸣叫,又悠扬婉转,令人解颐地穿透黎明前的夜幕,越过高墙,飞进铁窗,进入了我的耳朵。
  • 在东车站的长廊下和女人分开以后,自家又剩了孤零丁的一个。频年飘泊惯的两口儿,这一回的离散,倒也算不得什么特别,可是端午节那天,龙儿刚死,到这时候北京城里虽已起了秋风,但是计算起来,去儿子的死期,究竟还只有一百来天。在车座里,稍稍把意识恢复转来的时候,自家就想起了卢骚晚年的作品;《孤独散步者的梦想》的头上的几句话。
  • 大陆某山村,有一户人家住着一对夫妇。家里有一颗大杏树,今年年景不错大丰收。等到收获的时候,这俩夫妇望着一大堆杏子犯愁了。吃又吃不了,再说杏子又不能长久储存。俩人商议,不如卖掉一部分换成钱花。
  • 散文是心灵的写照。

    当你为生活与生命本身感到心动的时候,流淌出来的文字便是散文。

  • 弘一法师的照片我曾有好几张,迁避时都未曾带出。现在挂着的一张,是他去年从青岛回厦门,路过上海时请他重拍的。
  • “飞舞”对于人们来说似乎是很遥远的事情,大家没有化羽的衣裳,也没有天然的翅膀,有的只是笨重的身体和永远渴望金钱的思想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