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黄沙渡

莫其生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婶,您姓田吧?您是清明节那天早晨过黄沙渡回娘家、今天要过渡回田家塅去的吧?哎呀,太好了!我终于等到您了!来来来,请随我上船过渡。

这条船您不是很熟悉吗?几十年了,这是黄沙渡唯一的渡船!大婶,我是替代吴大爷来等您、并且送您过渡的。

吴大爷到哪里去了?

嗯,他回老家去了。请您坐稳,我现在开船了。我是吴大爷的儿子,老人家在临走前再三叮嘱我,要我无论如何在谷雨日——今天早晨到这里等您,把您渡到对岸。他那么恳切的嘱托,我怎么能马虎了事!

没错,吴大爷的老家就在黄沙渡。老人家经常提到您,说您四十一、不,四十二年来,每年都是清明日早上回娘家祭祖扫墓、陪老母亲住十四天,谷雨日早上回婆家去。真是孝敬啊!真是守时啊!听说外婆都九十八岁了?真是前世做了好事修来的高寿哩!后年百岁生日时,说不定会惊动乡长到场祝贺哩!

吴大爷究竟去哪里了?

大婶,请您坐稳,让我告诉您。吴大爷在清明日第二天去世了!啊,大婶,请不要难过,请您坐稳一些。是的,老人家身体一直没毛病,一辈子没进过郎中院、没吃过药。他自己也没有料到会去得这样仓促。

清明那天傍晚,老人家收工回家,晚饭没吃就上床了。我和我媳妇问他哪儿不舒服,他只说有点头昏,我们又问要不要请郎中,他说不用,睡一晚就好了。第二天早晨,老人家没有像平时那样早起,我们想让他多睡一会儿,就没有叫醒他。到中饭时候,老人家仍没有起床,我们到床前探视,只见他面色绛红、呼吸困难。我拔腿就往郎中院跑。

当我和郎中赶到家时,老人家正奄奄一息地呼唤着我的名字。我媳妇噙著泪水告诉我,老人家叫我已经很久了。我答应着俯下身告诉老人家,郎中来了。老人家用力拉住我的手说:

——谢谢!但我已经不行了。黑潮总要淹盖我,我都挣扎著探出头来。我不能匆匆离去,我答应了田大婶的,我还要接她过黄沙渡。但我的力气已经完了,只能请你帮忙。谷雨日早晨八点钟左右,请接田大婶过渡……

大婶,别难过,您以后过黄沙渡由我接送,就像吴大爷还在一样。大婶,您不要哭,人总是要死的。咦,这讨厌的泪水,可别影响我划船!@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憨子抱紧衣襟,一时脚下踢到了石头,怀里的柑橘汹涌散落地上,四处翻滚,阿柱仔也懒得理会,一颗跳得快的柑橘却滚进了他的脚底,正要跳开,可是那柑橘已被他踩出了汁液,身子瞬间滑了十几步。
  • 我准备了薛涛制的芙蓉花纸,一个人独坐中堂,焚起了一盘熏陆香开始了工作,院子外的桃花树上已经有了花蕾,偶尔会飞来几只很小的赤雀在上面欢喜的跳跃,而从外面吹来的风里面夹杂着春日泥土的芬芳和青草滋润的气息,这一切都让人备感惬意。
  • 赵浩把手中最后的一件活干完,他伸了一下酸胀的腰,一边望向窗外,这天真是说黑就黑了。

    他慢慢的踱步到窗前。天上一轮圆月悬挂着,那皎洁的月光飘撒下来,把他冷峻的脸映得也温柔起来。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又是一个月圆之夜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