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律师:讲清真相无过

大陆律师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24日讯】在中国大陆,尽管大法弟子发真相资料、-传《九评》、劝“三退”等做法暂时还不能被所有人理解,但是,“信仰是人的权利”、“思想方面的问题不能用暴力解决”、“法律只能管人的行为、管不了思想”等涉及“信仰无罪”的观点已落地生根。明白了真相、支持大法弟子的人越来越多,中共不但再也无力制造九年前那种血雨腥风的局面,而且自己面临解体,开始品尝回天乏力、惶惶不可终日的滋味。

讲清真相没有错。那些认同“信仰无罪”、但对大法弟子传播真相不理解的人恰恰忽略了一个事实:大陆人今天对“信仰无罪”的接受正是了解真相、明白真相的结果,也就是大法弟子九年如一日持续不断讲清真相的结果。

九年前,由于法轮功一贯的低调,面对中共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国外媒体在报导法轮功相关话题时,没有其它选择,只好直接引用中共媒体的谎言,客观上起到了帮中共做仇恨宣传的作用,致使中共对法轮功的造谣诽谤传遍世界,毒害整个人类。但即便如此,对于海外来说,天赋人权、信仰自由的理念已经成为文明世界思想与文化的基石,并被以法律形式确立和保障,因此,世界上除中共之外至今还没有任何一个政权或组织敢于对法轮功学员做出“洗脑”这种荒唐的蠢事。

但是,毕竟有相当一部分人因受中共的谎言欺骗而对法轮功心存偏见,再加上中共的软硬兼施,使得一些人、甚至个别政府主动或被迫对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活动设置障碍,比如,希拉克时代的法国、施罗德时代的德国曾发生警察违法干扰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不愉快,为的是讨好到访的中共领导人;东南亚的某个中共友邦竟然动用刑事审判手段粗暴制止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大曝其独裁政权嘴脸;甚至连一向表现良好的台湾,最近也发生为献媚中共而在大陆观光客旅游路线问题上做手脚的事;还有沉寂两年之后司法程序又有新进展的加拿大“小蓝屋事件”。

人类究竟应当如何看待法轮功学员讲清真相的活动?他们讲真相是为了宣传他们的信仰学说吗?是为了表达对哪个政权的兴趣和政治诉求吗?他们讲真相仅仅是为了改变他们在大陆面临的恶劣处境吗?是单纯为了揭露中共的邪恶并解体中共吗?

以小蓝屋事件为例,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客观上是要占用公共资源,比如场地、空间、音响等,从表面上看、从眼前看,这种对公共资源的占用对于当地政府和民众来说,的确也看不到经济收益和立竿见影的社会收益。另外,法轮功学员展示的真相展板和真人模拟酷刑演示,恐怕不会给人们带来视觉上的美感,甚至在某些西方人看来,场面可能过于残忍、恐怖,或许会产生像看恐怖电影一样不舒服的感觉。然而,一旦你了解他们所表达的内容,了解他们所表达问题的真实性、严重性、紧迫性,你就会知道讲清真相对中国人、对人类的价值和意义。

法轮功学员在表达什么?他们表达的是九年多来在中国大陆持续不断地、大面积地、被一个法西斯政权以国家名义、动用国家暴力实施的一场群体灭绝式的血雨腥风的迫害。这场迫害与历史上任何一场迫害不同。比较一下1989年六.四大屠杀,中共命令军队血洗北京,枪杀手无寸铁的爱国学生和无辜市民,其罪恶之大,在五千年历史长河中无出其右者。但这起罪恶毕竟是发生在人们所能看得见的范围之内,有作为目击者的市民为证,有失去亲人的“天安门母亲”为证,有海外记者的照片和录像为证,有发达国家的卫星照片为证,中共的抵赖软弱无力,经不起推敲。但是,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发生在高墙电网之内,迫害政策被精心策划、秘密实施,迫害手段被精心设计、在实践中不断改进后被作为经验推广。对内,多年的造谣、污蔑、诽谤、抹黑、仇恨宣传与煽动,使人们闻法轮功色变,对法轮功的遭遇不愿了解、不愿过问、不愿施以同情;对外,中共邪教有足够的手段和能力把自己的一切罪恶隔绝于全世界媒体视线之外,或者威逼利诱全世界的媒体在法轮功问题上闭嘴。在这种极为弱势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把这场迫害真实性、严重性和结束迫害的紧迫性表达出来。

但遗憾的是,无论是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展板也好,真人模拟酷刑演示也好,那些在个别西方人看来可能过于残忍、恐怖的场面,对于表现这场迫害的原貌,事实上是无能为力的。我们先看看高智晟律师第三封公开信《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中的一小部分:

2005年10月28日下午4时20分,长春市的王守慧和刘博扬母子俩被“610”警察跟踪并非法抓捕。母子俩随后遭受了警察的酷刑折磨,当晚八时,28岁的刘博扬即被迫害致死,十多天后其母也被折磨而死。这对生前历尽磨难的不幸母子的尸体至今扣在“610”警察的手里。刘博扬死后三日才通知其父,其母王守慧的死亡时间至今不详!刘父找当地的律师,竟无一人敢接受他的委托,老人告诉他跟前的人:“在这样的社会里是生不如死,活着更痛苦,处理完他们母子俩的后事,我也将随他们而去。”

“王守慧一家三口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1999年7月20日打压之后,持续地遭到绿园区正阳派出所和正阳街道办事处干部的骚扰迫害。王守慧分别于1999年10月和2000年2月被非法拘留和劳教,在黑嘴子劳教所曾遭电棍酷刑八次;被逼每天白天干活,夜间站着不许睡觉五天五夜;被绑在“死人床”上数次,最严重的一次被捆绑在“死人床”上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一个多小时,全身及满脸没有一处完好地方,被迫害至生命垂危时才释放。

2002年4月11日,王守慧正走在路上,再次被绿园区正阳派出所绑架,并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蒙面带到长春净月潭的净月山上私设的上刑房上刑,坐老虎凳两天一宿。期间遭受酷刑折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她的乳房等处;三名男子同时拳击其面部及上身胸、背等处,致使王守慧左脸面颊骨粉碎性骨折,大吐血。后肺部感染,在送公安医院住院期间,王守慧被固定四肢强行输液,不让上厕所,强行插导尿管又不护理,五天五宿不动,导致后来一直小便失禁。

2002年6月27日,王守慧一家三口又被绿园区分局政保科绑架至正阳派出所。王守慧被全身捆绑成一个团捆了一宿,后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期间,曾被手铐与脚镣连在一起铐了十八天,野蛮灌食一个月,后送省公安医院固定四肢强行灌食30多天,王守慧被迫害至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家。在同一时期的正阳派出所,几个警察对刘博扬残酷折磨,拳打脚踢,用皮鞋抽嘴巴,上绳,头上套塑料袋,把刘博扬的双臂背到后面,然后用手铐将人双手吊铐起来,身体悬空,并且来回悠荡或向下拽双脚。当时行刑的警察苑大川还叫嚣说:‘法轮功我也打死过好几个,打死你们我不用负任何责任!’每行刑时,母子俩惨叫声互闻,惊天地泣鬼神!

2002年10月29日,刘博扬被送至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12月份遭到警察强迫整天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晚上不许睡觉,白天还要被迫参加强制洗脑。2004年6月劳教期满时,劳教所却不放人,找借口给他加期47天,刘博扬是医科大学的毕业生,为人仁义厚道,尊老爱幼,在医院工作连年都是先进。” 王女士几乎是一口气讲完了上述刘家母子的境遇。

“每行刑时,母子俩惨叫声互闻,惊天地泣鬼神!”这是高律师文章中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仅仅这一句话,如何用真相展板或真人模拟酷刑演示表现出来呢?

是的,再真实的模拟,也无法表现牢房和禁闭室的阴暗与潮湿;无法表现血腥的气味;无法表现电棍电击皮肤焦糊的味道;无法表现被酷刑虐待者凄厉的惨叫声;无法表现瞪着血红眼睛的狼狗上窜下跳地吼叫;无法表现心狠手辣的牢头、狱霸的狂笑;无法表现丧心病狂的狱吏邪恶下流的眼神、被仇恨和利欲薰染变形的嘴脸;无法表现阴森恐怕气氛给人造成的心理压力和窒息的感觉;永远无法表现中共狱吏变态心理驱使下兽性大发时那些专门攻击法轮功学员身体隐私部位的具体的兽行。

在15天真相调查结束后,高律师接受采访时承认,通过当事人描述记载下来的,能够反应他们当时真实状态的程度,甚至到不了三分之一。

高律师承认,被自己揭示出来的迫害真相,不过是冰山一角。

高律师还承认,调查中发现文字功能(在描述迫害真相方面)的有限性,语言功能的苍白无力。

但是,真相展板或真人模拟酷刑演示,甚至连高律师文章中的一句话都未必能够真实表达出来,比如“每行刑时,母子俩惨叫声互闻”。

这场迫害的原貌和真相,恐怕是任何正常人不敢想像、不敢承认、不敢面对的,但它却是每时每刻都在中国大陆发生的客观存在。

包括纣王在内的中国历代暴君,包括二战期间的德国纳粹、日本侵略军等邪恶政权,包括古今中外对宗教徒、对异族的迫害,它们的邪恶只能是中共诸多邪恶之一,而中共的邪恶也不仅仅是古今中外所有邪恶的简单累加。

人类最毛骨悚然的记忆,不是单纯的杀人,而是杀人的所使用的恐怖、卑鄙手段。二战期间发生过纳粹毒气虐杀犹太人,发生过日本军队为做生物实验在东北虐杀中国人,发生过日本兵攻占南京后为取乐和报复而大肆杀害平民。

但是,更加耸人听闻的事实,正在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被称为礼仪之邦的古老国度发生着。一个人,不,是一个群体,仅仅因为选择做个好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中共政权绑架,投入高墙电网之内。对他们身体的各项医学参数检测、备案后,根据商业需要,对他们进行虐杀,在临近死亡状态下,摘取他们的器官进行医学移植。

对这种邪恶行径真实状况的描述,和对此邪恶行径的鞭挞,显然已经超出人类的文字能力范围。

那些可能对于血腥图片感觉不舒服的人应当考虑一下,如果这些图片是想像出来的,是从恐怖片中剪辑下来的,是基于商业宣传目的而制作,我们可以质疑这种骇人的方式是否可取,但这些是真实的照片,是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的真实照片,所表达的是现实,是血淋淋的现实,是已经发生了九年的、但由于人类的漠视至今仍在大面积发生的血腥暴行。

当今世界,已非“鸡犬声相闻,民到老死不相往来”的时代。任何一个地区、民族、政权、国家的异动,都有波及整个人类的可能。在德国纳粹迫害犹太人之初,如果文明世界就能够给予警惕和重视,或许不至于发展到整个人类存亡遭受法西斯威胁的地步。人类已成为一体,任何局部的病变都将危及整个肌体的安全,而对于任何局部病变的揭示都应被视为一种预警而受到重视。“扁鹊见蔡桓公”的典故告诉我们:疾在腠理最易祛,深入骨髓无奈何。今天中共对人类的毒害恐怕已经深入骨髓,但很多人们却不自知。

最近发生的法拉盛事件、《新唐人》停播事件表明,在人类对中共的姑息、纵容中,在西方政客对中共暴政的容忍、漠视中,中共邪教妄自尊大、唯利是图、藐视一切的意识形态一刻也未曾停缓地输出给整个人类。灵魂受到中共邪教浸染的、喜欢喝狼奶的不止是在法拉盛围殴法轮功学员的红色暴徒,不止是类似刘醇逸、杨爱伦这样吃里扒外的议员,不止是欧卫这样的“不见利就已经忘义”的企业,不止是美国BBG内主动或者被动向中共靠拢的委员,不止是那些享受中共割地卖国的政客,不止是那些无视血腥奥运事实、仍谄媚中共的名流政要。中共对人类的毒害已相当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人类认识不到中共毒害人类的严重性,认识不到中共的邪教本质,认识不到中共政权的流氓本性,认识不到中共邪恶、凶残的本来面目以及这种表现背后的邪灵因素。人类真的很危险。

如果一千多年前的罗马人能够认识到迫害正信、迫害基督徒必遭报应,或许他们会及早停止作恶,从而避免罗马帝国灰飞烟灭的悲惨结局。如果犹太人被纳粹迫害之初就有人将真相揭露出来,让整个世界对希特勒的政权和纳粹党的残暴给予足够重视,或许人类会避免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生,果真如此,别说搭建一个小蓝屋,即使在白宫门前搭建一个揭示纳粹政权真相艾菲尔铁塔,可能也会被胸怀宽广的美国政府和人民所接纳。

人类必须认识到:法轮功学员讲清真相的行为,不仅无过,而且有大功德。他们以揭示迫害的方式,向人们指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邪教对当今世界构成的现实危险,并促使人们在这种危险面前保持清醒,做出正确判断,汇集正义力量,制止和清除邪恶。

我们希望类似加拿大小蓝屋事件不要再发生,一个信奉“真、善、忍”、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习惯遇到矛盾向内找的群体,几乎无须公权力的干预,他们能够很好地自我约束,他们的讲真相行为必不至对当地社会秩序和民众生活带来不便。退一步讲,即便地方长官认为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活动可能给当地社会管理带来些许不便,那也应当有个轻重缓急的取舍:最应该做的是问一问这个饱受苦难的群体“我们能为你们做点什么”,协助他们揭露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早日制止迫害,使他们再也不需要用展板和搭建小蓝屋这种方式讲清真相。这样做比简单粗暴的“拆除”更能显示文明世界自由、平等、博爱的价值。毕竟,命案正在隔壁发生,我们的兄弟姐妹被绑架、被酷刑折磨、被虐杀、被活摘器官,我们难道不该站出来制止那挥舞的屠刀吗?在血腥杀戮面前,任何人不可能保持温文尔雅风度十足,但这个善良的信仰群体明知迫害每时每刻都在进行,尽管内心焦急万分,但仍尽可能保持克制、平和,不轻易打扰、妨碍别人,他们所做的甚至并非让你站出来直斥邪恶,他们只不过希望让人了解真相,了解他们被迫害的真相,使世人内心有个正与邪、善与恶、真与假的衡量和选择而已。

我们相信加拿大的小蓝屋事件必定会有一个好的结果,这不仅因为加拿大是个法治程度较高的国家,也不仅是因为代理法轮功方面的两位令人尊敬的律师特别是安世立大律师骄人的从业资格、职业经历和国际影响力,更重要的是,我们近年来亲眼目睹加拿大政府和人民在明辨善恶、抵御诱惑、捍卫正义与良知方面的杰出表现,相信加拿大政府和人民会还给法轮功信仰者以公道,从而为这个国家和民族的美好未来夯实基础。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二日(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8-24 6: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