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麦塔斯悉尼焦点论坛演讲震惊大陆网友

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先生客座《悉尼时政焦点论坛》。(大纪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25日讯】(大纪元悉尼记者站报导)正在悉尼参加世界器官移植医生大会的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先生日前客座《悉尼时政焦点论坛》,向中国大陆的网友介绍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他的发言震惊了中国大陆的网友。人们用“不敢相信”,“震惊”,“令人发指”来表达自己的感受。

大卫.麦塔斯先生是国际社会著名的人权律师,二十多年以来麦塔斯先生参与国际上多个关于人权的案子。长期以来他一直是加拿大本土法律、移民、难民等相关法律事务方面的主要负责人,同时他也是联合国三十多个来自于政府和非政府组织法律事务方面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2006 年7月6日,作为加拿大独立调查团的两位调查员,大卫.麦塔斯和前政要大卫.乔高在渥太华向媒体公布了长达68页的《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报告引用了大量调查实例,指控“中共活摘器官”是真实存在的,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调查报告立即引起世界范围内主流社会的关注。

以下是悉尼记者站根据录音整理的大卫.麦塔斯先生的发言,以及麦塔斯先生与网友之间的问答。

大卫.麦塔斯先生在《悉尼时政焦点论坛》上的发言

我和乔高先生共同作了一份《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的报告。报告的第一个版本是于2006 年7月发表的。报告的第二个版本于2007 年1月发表。在报告中我们得到这样一个结论,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移植、收取,在市场上售卖。中共因此获取了很多的经济利益。

法轮功修炼是和中国传统气功是相关的。比如说道家的气功修炼。它是一种精神层次上的修炼。法轮功是1992年由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传出的,很快传到世界其他国家。由于修炼的人数日渐增多,最初的时候中共是鼓励的,认为法轮功修炼对身体有益,但是随着人数的增长,法轮功修炼者人数超过了中共党员的人数。中共因此非常害怕、妒忌。于1999年开始对法轮功全面进行打压。

法轮功被禁止后,许多修炼者举行了抗议活动,他们因此而入狱,被要求放弃修炼。如果不放弃修炼就会遭受酷刑折磨;但是如果你被折磨后还不答应放弃修炼,你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自从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后,中国器官移植的数量在猛增。根据中国官方的统计数字来看,以及我们的调查报告发现,我们曾经给不同的医院打过电话,为病人寻求相关的器官,给医院打电话问他们是否销售器官,特别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因为他们都知道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是非常健康的。调查中,医院的回答都承认他们销售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自从我和乔高的报告发表以后,我们就试图结束中共摘取器官的暴行。我们走访了40多个国家,70多个城市,在整个过程中我们收集了许多的证据。此次澳洲之行的主要目的是来悉尼参加世界器官移植大会,并向与会的几千名医学界人士介绍独立调查报告及其最新进展情况。我们希望中国就器官移植方面在法律上有些更改。

独立调查报告发表两年来,中共的反应是销毁证据和全盘否定,他们关闭报告中提到的互联网站,还在凤凰卫视上专门做了一个采访节目,否定独立报告中列举的电话取证,让这些被电话取证的人在采访中否认自己的原话,一个参与器官移植的医生卢国平,在中国官方的电视节目采访中否认自己参与了器官移植,他否定说不知道我们有什么证据能证明采访录音是他。观众也会发现,我们的采访录音与当事人在电视上说话的声音是一样的,我们是有录音带的,这也更加证实了独立报告的真实性。

我们希望中国建立一个完善的体制,特别是器官移植的体制。相关的法律,以及相关器官来源供体的规定。特别是从死囚犯身上获取器官或从脑死亡、心脏死亡病人身上获取器官时,应有相关的法律;特别是中国范围内器官供应的体制,需要相关的规定。我们呼吁结束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将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的罪犯送上法庭。

大卫.麦塔斯先生与网友之间的问答

网友问题:你说你得到了一些新的证据,请问这些证据是从中国得到的,还是从海外得到的?你是怎样得到这些证据的?

麦塔斯先生:是的,我们有一些新的证据,这些证据让我们重新考虑我们报告中的推断,我们知道通常在中国囚犯被判死刑后7天之内执行。但对他们器官移植的准确性不容易把握。

我曾访问过一个囚犯,他逃出了中国的监狱,后来离开了中国。他不是因为法轮功而入狱的,他在讲述他的经历时说,和他一起在监狱中服刑的囚犯,有些人被判死刑,那么执行死刑之前这些人都要进行血液检查,并且给这些人注射麻药,之后他们会被带到监狱外面的急救车里面,在监狱外面的急救车里面他们的器官可能就会被摘取。买器官所得的钱就会被医院和监狱获得。

这个人讲述和他在同一囚狱中有一个是法轮功修炼者,由于他被折磨得很厉害,而且身体损伤很大,已经不能抢救了,他也经历了和死刑犯一样的过程,要求他进行血液检查,随后在他脖子部位注射了麻药,然后把他送到附近的一个医院,他的器官就在那儿被窃取了。这个囚犯对于这个法轮功修炼者的名字以及这个人的情况有非常详细的细节描述。

那么我可以给大家举的第三个实例,就是我们已经证实过的一个医生曾参与过对法轮功学员器官移植的手术过程。虽然他在官方的电视中否认了自己参与了器官移植,但是这个医生承认过曾参与过对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移植。我们手中有录音为证。

网友问题:这么大的一个事件,而且是令人发指的。为什么世界上的大媒体没有报导这件事?联合国也没有关于这件事的声音?

麦塔斯先生:事实上在我在澳大利亚的这段时间里,许多的媒体对此都进行了报导,比如说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他们在不同的节目里都进行了报导。还有SBS民族电视台也都对此进行了报导。那么我和大卫乔高先生在世界各地作报告时,也都得到媒体的报导,但是这样一件事来讲,国际媒体应该报导的比目前更广泛。至于说为什么报导的不够广泛,也是有原因的。我可以给大家举几个例子。

有一个电视台叫CBC曾经做了一个纪实片,由于中国大使馆打电话给CBC电视台要求禁止播出这个节目,对这个新闻记录片进行更改。所以有些没有报导那么广泛和确切。

我们也尝试在CNN电视台作报告,但是中国政府拒绝接受采访,所以受到一些阻碍。BBC电视台也曾想做一个纪实报导,想去中国实地拍摄一些真实的情况,但是因为中国拒绝给BBC电视台工作人员发放签证,导致BBC电视台不得不放弃这个报导。我可以举更多的例子,告诉您这个报告为什么媒体没有能更广泛的报导。

网友问题:我觉得麦塔斯先生的证据多数来源于自己的推断,没有实际的取证。

麦塔斯先生:我们的报告取证来源大约有几个方面,第一个来源是中国网站信息;第二个来源是囚犯,这些囚犯出狱以后离开了中国;第三个来源是病人,他们曾在中国接受过器官移植,后来离开了中国。还有一种就是医生,他们讲述的中国的器官移植状况和他们进行移植的手术及案例,还有就是我们资深的工作人员做的电话采访,主要是给医院打的电话。还有其它的一些来源。总之最安全的获得信息的来源渠道不是在中国,而是在国外。因为每当我们在中国进行采访后,就有一种危险性,被采访人可能就会因此被判入狱。

网友问题:国际社会是否有这样的组织,来限制和制止这种暴行继续进行。

麦塔斯先生:有不同的组织在尝试停止器官买卖的非法行为,要停止器官非法买卖的行为,需要许多政府部门的参与。比如说“国际器官移植协会”,他们是一个专业的组织;还有“世界医疗协会”;“反对活摘器官医生协会”,“法轮功真相调查团”,他们都有联合的行动。还有一些欧洲的,加拿大的一些组织,都对这个问题提出了关注。这些问题的解决还是取决于中国的人们以及各方面的共同努力。

网友问题:您有没有申请过进入中国?您下一步会做些什么?

麦塔斯先生:我们曾经和渥太华的中国官员协商过,很显然我们的申请被拒绝了。我们也想尝试进入中国与囚犯,当事人单独会面,但是都没有实现。我们也尝试过协商,但是我们的签证都是被拒绝的。再有对我们来讲在国外获取信息比在中国对受访者来讲,更安全。特别是我们通过打电话的方式获取证据更加可靠。

网友问题:今天的这些信息我听说过,但遗憾的是感受不到国际社会的力量。我们能做些什么?

麦塔斯先生:移植技术与人类的人性之间可能有一定的矛盾,比如说移植技术可以为人类创造益处;同时也会带来一些坏处。比如说在中国的器官移植情况,我们希望不断的加强对器官移植违法行为的阻止,特别是从囚犯,法轮功修炼者身上非法摘取器官行为,我想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做更多的,而不是只做一件事,来阻止这样的非法行为发生。我们的报告在网上是能看到的。希望大家来读我们的报告,就相关问题大家一起讨论、关注。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8-25 9: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