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活在爱中的秘诀(十一)

黄维仁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历年来的婚姻实证研究指出,在夫妻许多互动行为之中有四种行为最具杀伤力。在前文中我们已经讨论过‘轻视、否定’与‘防卫、反击’两个婚姻终结者,而这两个终结者又会导致其余两个婚姻杀手:‘筑墙逃避’与‘负面诠释’之产生。

  ‘筑墙、逃避’(“Stone-walling”、“Withdraw”):在夫妻意见不合或争吵之时,极为常见的一个现象是,有一方急着要把问题谈完,而另一方却忙着逃避,想把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甚至希望那些令他敏感不安的话题根本就不被提起。这种‘筑墙、逃避’的行为可以从许多不同的地方被侦测出来。逃避的一方可能在对话中离开现场,他也可能顾左右而言他,企图改变话题;他也可能频频点头,有口无心地快快赞同另一方的意见,希望另一方不再追逼;最可怕的,是他开始‘筑墙’,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练成金钢不坏之身,刀枪不入。

  当这‘筑墙’之婚姻终结者,出现在夫妻对话上,听的一方一片死寂,一点反应都没有,让说的一方觉得石沉大海,像在对一片石墙说话,一颗火热的心被拒于千里之外,没有任何温情,只有阴暗之冷酷。

  两性的差异

  实证研究发现,大约有85%的‘筑墙’者是男性。的确,举世皆然,在婚姻与亲密关系中女性大多扮演‘追逐者’(“Pursuer”)的角色,而男性大多扮演‘逃避者’(“Distancer”)的角色。

  在婚姻中,男性对妻子最常有的抱怨是‘她为何那么难被讨好?为何对我处处不满意,老是批评、挑剔、找我麻烦,不能让我清静一下吗?’而女性对丈夫最常有的抱怨是:‘他为什么不喜欢跟我沟通,听我说话,他为什么不爱说话,不把心里的感受告诉我?难道他一点都不关心我?’两性间这样的互动会引起恶性循环。

  根据实证研究显示,当女性对男性‘筑墙’时,男性身心所受的影响,远不如男性对女性‘筑墙’时,对女性身心所带来的伤害大。葛博士的研究指出,当女性对男性‘筑墙’时,男性的生理反应并不很大,但是当男性‘筑墙’时,他们的妻子心跳与血压却都急剧上升。对大部分的女性而言,婚姻与家庭是他们使命中最重要的部分,而男性的‘筑墙’对女性而言,是种威力极为强大的‘否定’与‘拒斥’。男性筑墙时,她们所接受到的讯息是:‘我讨厌你这个人,我要抛弃你,跟你断绝关系。’因此,一般而言,男性的筑墙会给女性带来巨大的痛苦,也使她们穷追不舍,要迫使男性马上解决问题,让她们能寻回与丈夫心心相系的一体感。

  事实上,当大部分男性在‘筑墙逃避’时,并非蓄意要伤妻子的心。他们并非要逃避妻子,他们真正想逃避的是‘冲突’。研究上发现,许多男性不自觉地用‘筑墙’来逃避冲突,是有其原因的。男人善于处理战场上、商场上或运动场上的冲突与竞争,但正如一句笑话所说的‘在情场或亲密冲突之海中,女人还能游泳存活,男人却都一个个灭顶、淹死了。’

(“In the sea of relational conflict, women swim,men drown”)这是因为前三类的
冲突都有规则可循,而且男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也受到许多训练,较懂得如何去处理上述各种冲突。但是在社会化的过程中,有关如何了解情绪,处理人际冲突方面的技巧,男性所受的训练就远不如女性,因此,当男人碰到千变万化,似乎毫无规则可循的亲密关系冲突之时,多半都不知所措。当男人碰到这类冲突之时,比女人更容易造成生理上‘洪水泛滥’(Flooding)的现象,心跳与血压都直线上升,而且实证研究发现,当女人在冲突过后,生理状态渐趋平复时,男人却仍高居不下,久久不能松弛下来。

  雪上又加霜

  处在外在焦虑的心理状态中是很难受的,不管男人、女人,都想逃避这种感觉。不幸地,双方用来解决问题的方法反而成为更大的问题,造成恶性循环,愈演愈烈。

  幸福与痛苦之夫妻都会‘筑墙逃避’,但他们主要的差别是,在幸福婚姻中的这类互动只是偶发事件,而痛苦的夫妻却让这个婚姻杀手习惯性地出现在他们婚姻之中,而这第三号婚姻终结者长驻他们关系之中的结果,不但会使轻蔑否定,防卫反击(战火升高)等终结者在婚姻中愈演愈烈,而且还会邀请第四号婚姻终结者‘负面诠释’也一起进驻他们婚姻关系之中。

  ‘负面诠释’(Negative Interpretation):当夫妻的沟通之中充满‘否定、轻蔑’‘防卫、反击’‘筑墙逃避’,长期被误解、拒斥,心里受伤的结果,就不自觉地戴上一副黑眼镜,渐渐地,他再也看不到配偶善意的努力,甚至把对方中性的行为都认为带有恶意。

当这第四号终结者常驻婚姻之中时,会产生一种心态,觉得自己是个无辜的受害者,而对方是不怀好意,存心伤害的恶魔。婚姻到了这个地步,就相当危险了。例如,妻子只说了一句:‘我们需要谈一谈。’(她指孩子学校要作制服),没想到丈夫马上跳起来说:‘你又要骂我什么?’在妻子抱怨了几年之后,丈夫终于借着送花给她一个惊喜,没想到妻子用怀疑的眼光责问他,‘说!你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或是‘你送花的目的,根本就是自私,要别人以为你是好丈夫。’

  葛博士的研究中指出,进入高危险期的婚姻有几个特征:

  1.有种强烈的感受,觉得婚姻问题已严重到不可能解决的地步。夫妻间有强烈的敌意,不是战火连连(“Hostile-Engaged”),就是尽量避免接触“Hostile-Detached”)。

  2.在长期沟而不通之后,习惯性地避免冲突,或是想办法自欺,在心灵受伤时,不断告诉自己‘我不痛’。

  3.两方像两条平行线,生活没有交集,就像英国戴安娜王妃与查理王子一般,在同一屋檐下,却形同异路。

  4.在婚姻中有强烈的孤寂感。已经进入高危险期的婚姻,是否就没救了呢?答案是:‘天下无难事,只要有心人。’

  过去三十年来的实证也指出了重建婚姻的要诀:

  1.去面对并有效地处理冲突。

  2.学习用智慧继续建立你俩的友情。

  重建有诀窍

  到底该如何才能爱火重燃,然后重建婚姻呢?实证研究中列出了几个重要的诀窍:

  1. 爱火重燃的第一个步骤是‘认识敌人’,控制婚姻四大终结者,尽量减少让它们在夫妻互动中现身的机会。

  2. 积极培养夫妻面对冲突时修护(Repair)的能力。幸福的夫妻能有智能地在战火高升时,边吵边修护冲突带来的伤害。

  3. 防止情绪泛滥(Flooding),当情绪泛滥时,他们会失去修护的能力,在那时,愈想解决问题,愈会把事情搞砸。若要防止泛滥,增进修护能力,夫妻要努力学习两种技巧:

  A.暂停(Time Out):在平时就约好,为保护关系,双方可在战火高升、冲突失控之前叫暂停,马上离开现场,用深呼吸或运动来自我抚慰,让自己安静下来。为了维护‘追逐者’的信任,‘逃避者’(离开现场的一方)可在四十八小时内回来把问题谈清楚。

  B.‘修护式对话’:换句话说,操练‘快快的听,慢慢的说’,两人轮流当倾听者,让对方能畅所欲言。当发言者觉得被了解,满意之后,双方再交换角色,原来的倾诉者变成倾听者。葛博士的研究建议女性特别要学“Soften Start Up”,柔和地发言,而男性特别要在“Accept Influence”虚心倾听,接受影响上面下功夫。这是极为重要的技术,请恕笔者无法在此详细介绍这套技术,有兴趣的读者请参阅拙作‘爱就是彼此珍惜──幸福婚姻的对话’(台湾张老师出版社2002年出版。)

  4.在婚姻‘爱的账户’之中,‘存款’与‘提款’的比数要大于五比一:幸福夫妻能在战火高升时不被情绪泛滥,甚至能在对方负性的行为中看到善意,最大的诀窍就是他们在平日就有非常丰富的‘存款’。而什么是‘提款’?最好的例子就是上述的‘四大终结者’,是每个人不教就会的,而存款则需用心去学,最重要的诀窍,是要活得有智能,尤其是要了解对方‘爱的语言’。例如,若妻子‘爱的语言’是实际的服务,丈夫就该把重点放在多帮他做家事上面,这会比送她不感兴趣的玫瑰更能让她感受到爱。同理,当丈夫生日,最想跟妻子安静到海边散步时,妻子就别大费周章,事倍功半地替丈夫搞个妻子自己喜欢的大型生
日派对。总之,要学习‘投其所好’而非‘给己所要’,对方才能收到你这份礼物,感受到你的爱。

  5.原生家庭与自我成长: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有许多未得满足的需要。从小心理受伤愈多,结婚后愈容易因向配偶‘讨债’而造成较严重的婚姻问题。

  请参阅拙作‘窗外依然有蓝天’(爱家出版社,2002年出版)。

  无条件的爱

  结束本文之前,笔者还有几句话与读者们共勉:

  1.没感受到爱,并不等于别人没给你爱,问题可能出在‘爱的语言’,因此,夫妻要努力学习对方爱的语言。

  2.配偶不是神,没有能力,也没有义务要满足我们所有的需求。自己的幸福快乐,要自己负起责任去满足,别向配偶‘讨债’。

  3.别让外界压力,侵入婚姻与家庭之中。入家门前,先花五分钟让自己静一下,调整心情后再带着微笑进门。回家与家人见面的前三分钟,可以决定整个晚上的家庭气氛。

  4.每人都有优缺点,也都有潜能与善意,所以我们可用心去帮助对方成功,并帮他把善的一面发挥出来。例如,别说‘你是什么爸爸?根本不花时间在子女身上┅’,若改口说:‘能否请你今晚用15分钟,小宝睡前念床边故事给他听。’这样,丈夫很可能乐意去做。

5.健康的婚姻,筑基于健全的个人。请‘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有错的可能性’,每个人都有‘诿过居功’的劣根性,如果夫妻都能有颗谦卑自省、愿意学习的心,他们就能接上爱的源头,在无条件的爱中,人的心灵创伤才能得医治,才能存怜悯心,彼此以恩慈相待,这是活在爱中最重要的密诀。

文章来源 : http://www.focf.org 美国爱家协会

评论
2008-11-05 1: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