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车生涯札记】忘了我是谁

金蕊(新罕布什州)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29日讯】我这一个礼拜与雪儿一起搭档。雪儿是有名的脱线,每次轮到她开车,总是会迷路,找不到目的地;或是要绕个大弯,耗一大个劲才找到地方。同她一起搭档的伙伴通常要一边照顾病人,一边写报告,还要一边看着地图,告诉她该右转或左转了。

其实她长得还满有魅力,很吸引人的。她大约三十岁出头。听说她离了婚,有一个已经是青少年的女儿。听说她们母女俩还曾经各骑一台摩托车, 一起从波士顿骑到纽约去。她不只替阿姆斯壮当急救员,还在另一家公司上班。她一个礼拜工作一百小时,才能维持收支平衡。

一早我们便收到指示:要到布莱顿的圣依莉莎白医院去接一个老人痴呆症的女病患回去与她的女儿同住。在去的途中果然不出所料,雪儿开错路线,我只好摊开地图找路,沿途告诉她怎么走。等我们到那里时已经迟了五分钟,真难想像这要是心脏病急发病人,不早就去朝见上帝了!

圣依莉莎白医院老人痴呆症的部门门禁森严,不准随便人出入。我们按了门铃以后,里面的人从门上的圆孔瞧我们,我们还得从圆孔出示证件才得进入。我们今天要接送的老太太叫玛莉。医院的护士刚刚帮她换好尿片,她坐在床上眼睛空洞地看着前方。我们的到达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反应。

“早安!玛莉!”我试着以轻声细语的语调说着。

“…”玛莉只是瞪着我。

“玛莉!我们要带你去你女儿家住喔!”

“…”玛莉还是瞪着我不说话。

我看我说了也是白搭,于是便把她送进救护车后车厢里,然后坐在里面照顾她。我把车门关起来,雪儿便发动车子。

这位老太太身体一切正常,没有任何异样。雪儿好不容易逮到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把她的最爱“女孩们只是想寻欢作乐”的唱碟放进去,把音响放得震天地响。然后就在驾驶座上,开始前后摆动她的头起来了,嘴里还跟着唱和著“女孩们只是想寻欢作乐,嗯哦!嗯哦!”。我在后车厢里也得被迫和她同乐不可!我看玛莉被这突来的音乐吓了一跳,突来从担架上坐起来,头转向前后左右,眼睛张得老大地直看。突然间,她站了起来,两只手使劲地敲著后车厢的墙壁,尖叫了起来:

“救命啊!我被劫持了!”玛莉尖声大叫。

“救命啊!警察,救命啊!”玛莉一面使命地敲著后车厢的墙壁。

“玛莉!玛莉!没事,没事,我们是要送你到你女儿家。”我拉着她的手试着不让她敲打车厢的墙壁,她叫得更厉害,我只好放开手。

“救命啊!我被劫持了!警察,救命啊!”

“玛莉!玛莉!没事!我们是你的朋友。”我只好以语言代替行动,希望她能冷静下来。

“女孩们只是想寻欢作乐”的音乐还是震天地响着,我朝左边的窗户看去,雪儿仍然怡然自得地摇头晃脑,嘴巴里还一边高歌“女孩们只是想寻欢作乐,嗯哦!嗯哦!”,我朝右边看去,则是玛莉一边敲墙壁,一边高呼“救命啊!我被劫持了!警察,救命啊!”

往左是“女孩们只是想寻欢作乐,嗯哦!嗯哦!”

往右是“救命啊!我被劫持了!警察,救命啊!”

往左又是“女孩们只是想寻欢作乐,嗯哦!嗯哦!”

往右又是“救命啊!我被劫持了!警察,救命啊!”

“喔!Boy!今天也是够呛得了!”我不禁对自己讲。

好不容易总算开到了玛莉的女儿家,我把玛莉从后车厢推出来。玛莉仍然高声大叫。

“玛莉!哈嘘!哈嘘!拜托!我们要回家了。”她还是一副不知身在何处的样子。

她女儿的家在楼上,雪儿和我一起用楼梯椅把她抬上去,她一看到她的女儿,那脸上的表情一刹那一百八十度地转变过来,变得又快乐又甜蜜。

“妈咪,欢迎你回家!”她女儿伸出双手把玛莉拥在怀里,又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蜜糖,我爱你!”玛莉早已把先前的劫持事件完全忘得一干二净了。

雪儿和我一起把玛莉老太太安置在一间布置得颇为温暖舒适的小房间里,当我们走出来时,玛莉还对我们挥挥手:“Bye!Bye!”

“嘘!”我大吐了一口气。

“还好,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件劫持事件总算圆满落幕!没有任何伤亡!”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清晨蓝色晞微天空中,日光从云层中透出,带给大地一片明亮和朝气。”这样的意象,就是这间取名为“蓝色日出”的早餐店,想要传递的讯息;希望来这儿的客人,既能享受健康、天然的食物,也能在一天的开始,充满阳光和活力,迎接崭新的一天。
  • 上工的第一天要先见习﹐我被分派与克里斯和朱丽叶同一车。克里斯大约二十出头﹐理一个平头﹐有着一对蓝眼睛﹐长得壮壮的﹐但是不胖。他是属于那种勇往直前那一类型人。他如果去从军的话﹐应该会是一个很好的军人。朱丽叶也是大约二十出头﹐瘦瘦的﹐留着一头深棕色的长发。
  • 从小喜欢武术,每次在电影电视或其它什么地方看来一招半式,都会回家操练一番,累得满头大汗。那时候,总想着去哪儿正式拜师学武,但家庭条件不好,父母也不支持,只有作罢。由于缺乏指导,练来练去也就练会了一些纯粹的绣花架式,比如鲤鱼打挺、空翻、旋子等等。
  • 闲来无事晃到图书馆找找资料﹐其中一篇广告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阿姆斯壮急救车公司诚征医疗急救员数名”。记得有一次﹐凯利、我与那班攀登岩壁(rock climbing) 的死党攀登纽约的梦尼儿山说﹐沿途中一位同行伙伴在攀登岩壁时掉到谷底﹐跌断了小腿。我以我仅知的急救常识用布条把他的腿固定﹔凯利以她十六年急诊护士的经验帮我用两根长树枝和衣服做了一个临时的担架﹐大伙儿轮流把他抬到山下。我们用无线电话联络到附近的救护车﹐等我们把他抬到山下时﹐那救护车已等在那里了。其实能及时伸出援手救人一命﹐那种感觉也蛮不错的﹗好像自己还有点存在的价值。
  • 人类最古老的信念之一就是灵魂与灵魂不朽的信念。据信,灵魂是存在于每个人身

      上的精神实体,是能感知,能思维、有梦想的精神存在。根据这样的信念,人是由

      肉体和灵魂构成的有形复合体。健全的个体是灵魂与肉体的完美组合。灵魂是人的

      本质,也是人的尺度,是不朽的精神实体。它掌控人的肉体,赋予人以自我意识。

      易而言之,人不仅仅是肉体的存在,不仅仅是一堆器官的组合,而且是精神的存在,

      是道德的存在。从这种意义上讲,灵魂与灵魂不朽不是科学,而是信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