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唐人【透视中国】

曹长青: 从光州“五.一八”看北京“六.四”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8月31日讯】

(一)在线观看 (一)下载观看

(二)在线观看 (二)下载观看

(三)在线观看 (三)下载观看

主持人:两千零七年七月,一部耗资百亿韩元的韩国电影“华丽的假期”,以公映三十九天,六百八十九万人次观看的成绩,荣登韩国影史累积票房榜的第八位。作为纪念“光州民主运动”二十七周年的影片,“华丽的假期”再现了一九八零年五月十八日至二十七日这十天当中,发生在韩国光州的一个真实的历史事件。

尽管“华丽的假期”在第二十八届韩国电影青龙奖的评选中获得八项提名,但最终却颗粒无收。然而,在韩国最大的电影杂志“MAX MOVIE”举办的,由五十多万网友参加投票的“第五届最高电影奖”的评选中,“华丽的假期”获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和最佳男主角三项大奖。

南韩大学的“大学明天”周刊,委托民意调查机构,针对首尔地区一千零多名大学生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影片“华丽的假期”以百分之十七的支持率,获选为两千零七年度最佳韩国影片。

然而,就是这样一部反映韩国真实历史事件的影片,最近在中国大陆却成了“禁片”。目前“华丽的假期”已经被中国大陆各大视频网站删除。下面是我们在互联网上搜寻到的一些信息,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旁白)这里是酷六网。当您搜索“华丽的假期”,结果显示共有八个视频文件, 但都已经被删除了。
http://v.ku6.com/special/show_2035702.html

(旁白)一位网友二千零八年八月六日留言说: ““华丽的假期”真的很好看,可惜土豆给删了”。按照网友的提示,我们试着在土豆网搜索“华丽的假期”,得到的结果是:“土豆提示:可能的原因是:你请求的标签已经被删除。如果你还有其他问题,请联系土豆客服。”

http://tag.tudou.com/%E5%8D%8E%E4%B8%BD%E7%9A%84%E5%81%87%E6%9C%9F

(旁白)这里是时光网。一位网友留言说: 很虚伪! 为什么“华丽的假期”被删了! 在网友的一再追问下. 名为“时光使者”的网管这样回复说: 您好,接到上级有关部门通知,我们撤下了相关电影资料,希望您能对我们的工作给予理解。

http://www.mtime.com/group/help/discussion/173511/

(主持人)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上级有关部门”对这样一部反映韩国真实历史事件的影片下此禁令呢? 让我们首先来简单地了解一下韩国“五一八光州事件”的来龙去脉。

(光州事件回顾)(略)

(主持人)我们在了解了“五一八光州事件”来龙去脉后,您也许已经明白了为什么中共当局惧怕大陆民众看到“华丽的假期”这部电影了。对, 就是因为“华丽的假期”会让人们联想起一九八九年北京的“六四”屠杀。那么光州“五一八抗争”与和北京“六四”民主运动究竟有什么相同和不同之处?韩国民主化的历程对我们又有哪些启示呢?我们今天请著名政论家曹长青先生为我们解读。

(曹长青)两个事件的相同点很多。都是学生市民要求民主的运动,都被政府定性为暴乱,都遭到军队镇压。南韩军队当时是直接向抗议人群开枪,解放军当时也是同样,而且很多在街头看热闹的人,也被枪杀。“光州事件”发生在一九八零年,“六四”发生在一九八九年,这是二十世纪后期亚洲发生的两个最大的惨案。

“光州事件”之后,南韩政府也是进行全面镇压,有几千人被逮捕,八百多记者被惩罚。但全斗焕政府对这件事也不是那么理直气壮,先是叫“光州暴乱”,后来改口为“光州事件”,一步步降低。中国也是这样呵,中共先是把“八九民运”定性为“反革命暴乱”,然后称为“动乱”,后来也改称为“事件”,再后来又把它叫做“风波”,最后的提法是“那件事”,这五次说法,一次比一次调子低,说明共产党也感到理屈,没法理直气壮,你看他们不仅不敢公布六四遇难者名单,连在镇压中死亡的被他们歌颂为烈士的军人名单都不敢公布,你看他们有多么胆怯。

当然这两个事件的不同点也很多。首先死亡人数不一样。光州事件遇难人数是一百九十一人。而中国“六四”屠杀,至今官方都不公布死亡人数。根据当时《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纪思道(Nicholas D. Kristof)后来写的《中国觉醒》(China Wakes)一书,当时他在北京采访到的医生估计,“六四”死亡人数可能在四百人到八百人之间。纪思道说,即使是四百人这个保守的数字,也超过之前历届中国政府杀害的学生总和。今年“六四”十九周年的时候,据报导有一位解放军将领披露,“六四”死亡人数有六百多人,即使是六百人,也是“光州事件”的三倍以上。

另一个不同是,这点是本质上的不同。光州事件时,市民和学生都拿起了武器反抗,直接和政府军队开枪对打,而且坚持了十天之久。他们还有一度迫使政府军退回到郊外。而且由于不满亲政府的报纸电台不报导真相,光州市民还烧了报社,然后他们自己办报纸,告诉世界真相。而在中国,“六四”事件的时候,那些知识份子喊的是非暴力,我们没有敌人,和平是最高目标等等。这和南韩人很不一样,光州人不唱高调,他们非常清醒,政府军来镇压,就是来杀人,人民有武装自卫的权利,这不是暴力,这恰恰是对抗暴力,结束暴力的抗争,是维护人的尊严和生命的拚死一搏。

今天,南韩没有人指责光州人民当时拿起武器反抗是暴力行为,反而认为它是一场民主运动。可在中国,包括不少民运人士,都高喊非暴力,就是不强调人民有武装自卫的权利,这就等于说,下次解放军来镇压,还是要情等着被杀、被砍。你像美国的马丁.路德.金面对民主政府,喊和平、非暴力是对的,是有用的。面对专制,人们强调的应该是权利,各种权利,包括人民有武装自卫的权利,而不是什么非暴力。当然,这两个事件的最大不同,是“光州事件”早就得到昭雪了,责任者也受到审判。而中国的六四屠杀,至今还看不到昭雪的可能。

(记者)您认为为什么韩国政府能为“光州事件”平反 。而“六四”也快二十年了,中共领导人已经换了两代,但到现在仍没有任何要平反“六四”的迹象呢?

(曹长青)我觉得这个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我一直不赞成用什么平反“六四”这样的口号,因为你说平反,就等于还是承认那个政权的合法性、权威性,由六四杀人的政权来给“六四”平反,这本身就逻辑不通的,是道德混乱,而且在操作上也做不到。我们看南韩“光州事件”得到昭雪,它不是喊平反的结果,而是要求修改宪法,最后建立了民主制度的结果。也就是说,南韩人认为,没有建立民主制度,就根本不会有光州事件的真正昭雪。他们是把重点放在了结束独裁专制上。

八八年首尔奥运会之前,南韩人民要求的不是光州事件平反,而是要求修改宪法,实行总统直选,新闻和言论自由,实行多党制,民主选举。当时有一千万人签署联名信。南韩当时才四千万人口,等于四个人就有一个出来签名。

另一个非常值得重视的不同是,人家是“要求”政府怎么样,不是“请求”政府。请注意这两个“求”是不一样,是要求,而不是请求。中国人动不动就是请求政府,恳求政府,像“八九民运”时,那个学生跪在人民大会堂前的举动,就最典型,是恳求、哀求共产党开恩。而南韩人不是这样,他们是要求政府,是抗争,抗议,反抗。结果怎么样,共产党不是你磕头就会开恩的,共产党从来没有被磕头感动过,因为它没有心,没有人性,你怎么感动它,这不是它的错,这是你的错,你看花眼了,你根本没有明白什么是共产党。而南韩人懂得这个道理,他们不恳求独裁者开恩,他们逼迫独裁者改变。

我们看历史事实,“光州事件”的真正昭雪,不是原来那个制造了“光州事件”的独裁政府完成的,而恰恰是那个独裁政府被结束,南韩有了真正的民选政府,有了新闻和言论自由,建立了民主制度之后,通过立法方式完成的,“光州事件”被定为是一场民主运动,遇难者家属也得到了赔偿,当时的总统全斗焕也被逮捕判刑,一审判决死刑,后来改为无期。

你看,南韩是这么走过来的,是要求民主,结束独裁专制,然后实现了光州事件的平反昭雪。这个和中国人的思路不太一样。所以“光州事件”发生十三年之后,就得到完全的正名、昭雪,而中国的“六四”事件,至今已经十九年了,还没有看不到昭雪的可能,主要就因为,现在当权的还是那个当年杀人的共产党!

(记者)我们知道韩国不仅对“光州事件”的受难者给予了补偿,而且还成功地完成了对国家暴力的“清算”,把两位前总统送上了法庭。我的问题是您如何看待“清算”国家暴力,以及追究过去统治者的责任呢?

(曹长青)全斗焕和继任总统卢泰愚都被逮捕,带着手铐在法庭上接受审判,在当时成为全世界报导的新闻,一个国家有两个前总统被同时逮捕判刑,这在人类历史上恐怕是没有先例的。从这个画面就可以看出南韩的民主法治的确立。全斗焕在监狱服刑期间,被后来的金大中总统赦免。

全斗焕所以被赦免,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首先,他虽然是在民主力量的压力下,被迫接受修改宪法,但毕竟是接受了人民的改革要求。而像中国的邓小平等独裁者,到死,都是用镇压来维持统治,据说邓小平对六四的经验总结是,要把任何不满和反抗“消灭在萌芽状态”,还是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而全斗焕是说到做到,到了五年总统任期,他就离职,把权力和平转交给了新总统,然后他就到一个深山寺庙中,不见任何人,过了两年闭门思过的生活。最后还向全国人民道歉,承认光州事件是他一生中铸成的大错。原来全斗焕是不认错的,他认为光州事件的很多学生都思想左倾,要求和北韩统一,相信共产党的宣传;甚至还拿起武器和政府军对打,因此他觉得为了国家稳定和社会秩序不得不动用军队平乱。后来他想清楚了,动用政府军队镇压,造成那么多生命损失,就是一场屠杀,是大错特错。全斗焕的认错、□悔,也是他后来得到赦免的原因之一。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来韩国和中国的不同。全斗焕不管怎么军事统治,毕竟他不是共产党,因此就没有共产党那套严酷的统治。他个人也不像邓小平、江泽民,可能也要加上今天的胡锦涛,为了一种意识形态,不惜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幸福。他毕竟还有一定的人性,人的理性。因此,韩国八八年奥运会之所以能够成为民主的关键点,还在于南韩不是共产党统治,因此社会仍有相当的自由空间。

你看当时南韩就有了全国知名的反对派领袖金大中、金泳三等,还有各种各样的民间组织、民运团体,可以举行全国规模的声势浩大的游行抗议。这么多人参加,这么大的规模,都需要大量的组织动员,而这一切都需要有相当程度的民间社会和自由空间。

而中国,不要说十九年前的八九民运的时候,就是今天,共产党还是靠暴力统治,不要说不允许任何政治反对派组织存在,即使连基督教徒,法轮功学员等等,都要被严厉镇压。这和韩国的情况是很不同的,最主要就在于中国是共产党统治,共产党的暴力和邪恶实在超出任何其他独裁政府。

(记者)我们知道一九八八年,韩国曾经成功地举办了第二十四届下届奥运会,那您认为举办奥运会,在韩国民主化的发展中,起了什么样的作用呢?

(曹长青)确实是这样,八八年首尔奥运是韩国民主化的一个转折点,或者说一个关键点。因为在举办奥运的前一年,南韩的各界民主力量,就开始汇集,要利用政府办奥运的机会,争取民主。当时南韩的各种民主力量可以说是空前的大集结,大汇合,大团结,目标是要政府修改宪法,放弃独裁统治。当时的抗议规模是相当大的。根据统计,不仅有一千万人的联名信,在三个星期之内,就在全国举行了二千一百场示威游行,参加人数多达八百万,占当时韩国全国人口的五分之一。

这种全国沸腾的局面,使国际奥委会担心,奥运会可能没法照常进行,如果韩国局势继续动荡,就准备改地方办奥运。另外外国的那些对奥运的投资商,也非常焦急。在这种情况下,当时的全斗焕政权就面临一个选择,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任凭这个局面继续下去,那么奥运会就开不成了。那么这个“果断措施”是什么?是镇压,还是让步?这是一个两难选择。因为让步吧,那么他们的独裁统治就可能因此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因此而垮台。一个光州事件,已经成为全斗焕的重大政治包袱,现在这不是一个城市,也不仅仅是首都,而是整个韩国都出现抗议游行,如果镇压,那后果得比光州大多少倍。而且镇压之后,在国际抗议下,奥运会是不是能开成,也很难说,因为可能会遭到西方经济制裁。

另外还有一个美国的压力问题。韩战之后,韩国一分为二,但南韩一直受到北朝鲜共产政权的威胁,是美国一直在提供军事保护。在南韩举办奥运会之前,美国国会看到了全斗焕可能镇压的局面,所以美国“参众两院”立即通过了支持韩国人民要求民主的议案,而且是高票、没有任何异议地通过,在众议院是四百一十五票对零票,在参议院是七十四对零票。这等于是公开向全斗焕政权发出信号,美国不仅不会允许镇压,更明确支持韩国人民的民主要求。

在这种情况下,在后来做了总统的卢泰愚建议下,全斗焕在总统府接见了反对派领导人金泳三,谈了几个小时。金泳三跟全斗焕分析了韩国的局势,认为在目前的独裁统治下办奥运会,就等于是三六年的纳粹德国奥运会翻版,只有在全面政治改革下,才会有一个全国人民支持的和平的奥运会。金泳三后来说,他从总统府出来之后,感觉他的话,全斗焕好像听进去了。

随后,全斗焕做出决定,不是镇压,而是让步,同意修改了宪法,并把新宪法交给全民公决,结果百分之九十三的公民投了赞成票。这部宪法规定,总统由人民直选产生,任期五年不得连任,同时规定总统不得解散国会,不得宣布戒严统治,要释放政治犯,开放新闻和言论自由。这些条款一确定,就等于宣布了独裁统治的结束。因此韩国知名的评论家金容沃说,八八年奥运会,成为韩国独裁者给自己身上套上了一个枷锁,它对韩国走向民主,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当然,这里有一个关键因素,就是在最后时刻,全斗焕能够“临门一脚”,他踢的不是军事镇压的球,而是踢向让步和开放。全斗焕为什么会这么做?他虽然是军人出身,并一直实行军事强人统治,但他毕竟不是共产党人。共产党是把自己的独裁看做最最重要的事情,任何事情和它自己的统治发生冲突,都必须以把保住自己的统治放在高于一切的位置。全斗焕就因为不是共产党,所以不一样。

比如在继任总统卢泰愚宣布修改宪法的前一天,全斗焕曾对他的一位副手说,成功举办奥运会比继续掌权更重要。也就是说,他宁可失去权力,也要保住韩国办这个奥运会、向世界展示韩国的机会。在这一点上,中共的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们的水平,都远远低于全斗焕。中国这场奥运,共产党很清楚是能够巩固他们的统治的,如果有任何的迹象证明这个奥运会动摇中共的统治,他们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自己的统治而取消奥运。

(记者)有一种观点认为为了确保奥运会的成功,以及国家在国际上的形象,就应该配合政府、宽容政府,要一致“对外”。那么韩国奥运会之前是不是也有类似的说法,韩国人是怎么做的呢?

(曹长青)当年韩国举办奥运之前,全斗焕政府也是这样强调的:韩国获得举办奥运的机会非常不容易,全国人民要珍惜,要保持一个稳定的局面,确保奥运成功举办,为国争光。全斗焕当时的那些想法,和今天胡锦涛是一样的,都是稳定压倒一切,奥运压倒一切。但韩国人民,尤其是反对派领导人的想法,和中国人不一样。

当时的反对派领导人、后来做了第一任文人总统的金泳三,绝对不接受全斗焕的为了奥运政治休兵的呼吁。而正相反,他们恰恰要利用奥运会的机会,全力抗争,迫使政府政治改革。他们不怕被说成是破坏奥运,而且韩国的老百姓,也不认为街头的抗议是破坏奥运,反而认为,只有政治改革,才能办好奥运,才能真正提升韩国的国际形象。

所以有人评论说,韩国奥运会的成功,不是人民配合政府的成功,也不是所谓政府和人民团结在一起的成功, 而是人民迫使政府政治改革的成功,是民主的胜利,民主的成功!

(记者)那么韩国民主化的历程对我们有什么的启示?您认为中国民众应该如何借鉴韩国的民主经验呢?

(曹长青)有人认为,是南韩成功地办了八八年奥运会,才有韩国的开放、经济腾飞,国家民族形象在全球的提升等等。其实这个看法只是表面。当然,当时韩国举办奥运会,全球去了一万五千名记者,比各国运动员总数还多,向世界密集报导了韩国,当然对世界了解韩国,以及提升韩国的国际形象,都有很大的帮助。

同时韩国通过办奥运,也获得不错的经济效益。但是,韩国的经济腾飞,尤其民主,都不是办一场奥运会带来的,而是韩国人民抓住政府办奥运会这样一个机会,通过大规模游行示威抗议,迫使政府修改了宪法,确定了一人一票的民选制度,从而结束了独裁统治。

如果韩国没有政治改革,即使是举办了八八年奥运会,今天韩国在国际上的民主地位,经济地位,都完全不会是这样。你看苏联不是也在一九八零年举办过奥运会吗?那么苏联有什么变化,国际形象提升了吗,人权改善了吗,更别说民主了。所以,是不是举办了奥运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利用办奥运的机会,进行政治改革,真正向世界开放,用中国的术语说,和世界接轨,也就是和民主的潮流汇合。韩国就这么接轨的。

这里我特别想顺便提一句,你知道韩国是个多大的国家吗?中国的面积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南韩还不到九百六十万的一个零头的六十万,甚至不到六十万的十分之一,只有九万九千平方公里,是中国的九十七分之一。韩国的人口才四千八百万,是中国的二十八分之一。它的面积和人口,都是河南省的一半。可以这样一个韩国,它的经济规模相当于中国的一半,而且在全球二百个国家中,占第十位。它的人均收入是中国人的十倍!而韩国的这一切成就,都和它走向了民主法治,实行了真正的市场经济有关。所以说韩国的经验对中国人的启示是,只有结束专制统治,有了民主法治,才有真正的公义和繁荣。

(记者)那您认为北京办奥运会,对中国人民是不是一次争取民主的机会呢?

(曹长青)这当然是一次机会,而且是非常难得的一次机会。因为全世界的媒体和记者会云集北京,他们不仅要报导中国的开放和变化,更要报导中国人要求民主自由的呼声。关键是中国人是不是能够发出这个声音。从迄今为止的情况来看,这种可能性不太大,因为没有看出任何民间要借奥运来压迫政府改革的苗头。反而是全国上下一致热烈拥护政府举办声势浩大的“强国”奥运会。民众认为的“强国”,事实上是强共产党的独裁统治。异议声音很小,零星的,发不出声音。

别说中国国内了,在海外华人中,都是一片支持共产政府办奥运,“强国”好像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最高目标,在他们眼里,“个人权利”的地位,哪里能跟“国家强大”相比。在这种心态下,今年的中国奥运,强化独裁统治的效果,要远大于促使民主化的效果。这实在是中国人的悲哀。

(记者)二零零二年中共获得奥运会主办权的时候,曾经许诺要“改善人权”,但是六年过去了,中共履行他们的诺言了吗

(曹长青)可能有观众曾经注意到,当年国际知名的世界人权团体“记者无疆界组织”是同意中国办奥运的,但今年他们在雅典奥运火炬传递仪式上,是高举反对条幅的。为什么同一个人权团体,对北京奥运的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就是因为胡锦涛政权没有履行诺言,中国的人权状态不仅没有改善,反而在很多方面恶化。而且在奥运之前,更严厉地封锁新闻,限制言论自由。

你看,在奥运开幕之前七个星期,从六月十六日晚上开始,欧洲卫星电视公司以所谓“电源供电出现异常”为理由,就关闭了代理新唐人电视台的卫星转发器,导致新唐人对中国大陆的节目无法播出。这种停止使用卫星的现象以前就发生过,在两年前他就曾经拒绝和新唐人电视续约,后来在国际舆论批评压力下才恢复。

国际人权组织“奥林匹克观察”(Olimpic Watch)的负责人皮特.库尔蒂里克(Peter Kultilek)的话,可能代表国际人权组织的共同看法,他说,“我们对中国人权的现状感到非常失望,到目前为止,中国的人权状况没有任何的改善。”这位人权观察家说,“北京想获得奥运会金牌榜的第一名,在奥运之前他们就做到了,中国已经获得了“死刑金牌”,因为中国处决的死刑犯人数,已经超过了世界其他所有国家的总和。”

已退休的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历史学教授阿尔弗德.森恩(Alfred Senn)更对北京奥运不看好,他说,从中国目前的形势来看,八八年韩国奥运会跟它没有什么可比性。可以和北京奥运作比较的是一九三六年的纳粹德国的柏林奥运会和一九八零年的共产苏联的莫斯科奥运会。

可以预测的是,如果中国人这次不利用奥运机会,像韩国人那样要求自由,推动民主和政治改革的话,那么北京奥运就会开成纳粹柏林和共产苏联的奥运。就像我刚才说的,开成强化共产独裁统治的奥运;并给各级共产党官员的贪污腐败提供大好机会。最后倒楣的是普通的中国老百姓。怎么选择,就看中国人的智慧和勇气了。

(主持人)看过电影“华丽的假期”的观众,都会被影片中那些人物的命运所感动和震撼。不久前读到这样一个故事,令人非常感慨。一位在台湾就读的韩国女留学生,经常在夜晚哭泣,询问后得知,竟与“光州事件”有关。当年她因为家里贫穷,担心若被杀害,没人可以赚钱养家,因此没有参加光州的抗暴运动。后来她感到非常歉疚,就经常在夜晚哭泣,并祈求上帝的宽恕。她说,他们那一代的光州市民,如果没有站出来抗暴,之后都感到愧疚不已。其实,相较之中国人,韩国人还是非常幸运的,“光州事件”十六年后,正义就已经得到了伸张,如今他们不仅能够公开反思那段历史,而且那些被历史大潮所裹挟的渺小个体,也终于有人为他们树碑立传。

一位观众在给我们上期节目的留言中写道:“华丽的假期”这部电影让我落泪。真心期望将来会有一部“六月四日”的影片,来纪念那些“六四”的死难者。让我们一起期待着这样的作品早日问世。最后我们想借用一位网友的话,来作为我们这期节目的结束语。

(旁白)所有中国人都应该看看这部,其实,镌刻了我们自己伤痕与记忆的韩国电影 – “华丽的假期”。(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08-31 11: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