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上海民众:你开奥运 我倒霉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5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离北京奥运还有三天时间,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完全失去自由,被当局派人24小时监控跟踪,不许她走出家门。类似沈佩兰的遭遇,发生在很多上海访民身上。

上海访民丁女士表示,3日,沈佩兰准备去教堂做礼拜,被四个高大魁梧的男子拉扯住,不让她走,她的手都要被扯断了。

8月1日晚,沈佩兰听到门外传来隆隆的汽车发动机声音和嘈杂声,她看见有七、八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在她家的楼道口。她习惯吃完晚饭去散步,这些看起来像外地民工的就拦阻她,不许她散步。

他们其中有人哀求的说:“阿姨你不要外出,给我们点面子吧,不是我们要拦你,是上面(政府、信访办)要我们这么做的,我们是为了吃口饭。”

8月3日,沈佩兰照例去做礼拜,刚出去遭到拦截,她强行走到车站,正好公车来了,她快速上车,拦她的人不准司机开车,在众人一片谴责下,他们只好跟紧她。

沈佩兰说:“8月1日开始监控我,不给我自由,这星期天我去做礼拜也不给,当我强行上公车后,下车后被四个男人紧紧把我胳膊拉住,光天化日之下,在公众面前羞辱我。他们报警3次,员警来了没说话就走了。”

沈佩兰被“请”到地铁派出所里面,最后马桥镇信访办副主任董良出现了,他恶狠狠的对她吼:“你给我回去!你自己做什么自己知道!上面不准你出去,你就不可出去!”

沈佩兰也跟他理论,她说:“你拿出国家的法律文书来,不让我走,我就不走,你凭什么?我今天是一定要去做礼拜的!”最后董良不知什么时候灰溜溜的走了。她也走出地铁警署,那四个人仍紧紧跟踪她到教堂。

从2003年10月起,沈佩兰一直举报揭发陈良宇等官员没有国务院批文,在马桥镇非法征用基本农田13000亩,遭打击报复至今。但她并没有退缩,在替自己维权同时,和更多的上海访民一起共同维权。

前几天,马桥镇工农村村支书兼村长陆永明、镇信访办主任吴明弟找沈佩兰谈话,警告她在奥运期间不准去北京上访,如果去了回来一定关起来(指的是闵行区设置的黑监狱);并说旗忠村高凤池(开发商,陈良宇的小兄弟)征地是合法的,是经过有关部门批下来的,你去告好了。

沈佩兰对面前的两位大官说:“征用基本农田必须按照国家土地法;征用基本农田必须经国务院批准。你今天把国务院档案出示给我看,我们老百姓有知情权,你们拿了高凤池多少钱?替他干多少坏事?压制老百姓!……”

这次“谈话”后,她更下定决心:“继续举报官商勾结,非法征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现在,沈佩兰家的楼道口24小时有人监控她,4个人一班看守她,一辆轿车停在下面,汽车24小时发动开着空调,周边的居民晚上被吵得不能睡觉,怨声载道,也是敢怒不敢言。

沈佩兰气愤地表示,“搞的这么紧张干什么?他们一步都不让我走,我去买菜贴身跟紧我,他们跟我,我就拍照,他们恨死我了;你开奥运,凭什么这样对我,开奥运我也高兴,为什么我却遭到厄运,在奥运会期间,我们老百姓为什么要遭到这样的待遇?”

身为基督徒的沈佩兰,对监视她的人,觉得他们又可怜、又可恨,沈佩兰表示,“外面很热,他们也很可怜,当官拿了纳税人的钱,雇用这些民工监控我,又可恨。”

上了上海公安黑名单的上海访民周阿根和陈胜表示,他们现在到处东躲西藏,被抓到就要关三个月。

陈胜表示,“我前几天躲到江苏去,公安追到江苏,这个邪恶政权很邪,现在更加疯狂,什么道理都不讲,电话都被监控,抓进去就挨打,没有地方说理。现在只有在上海东躲几天,西躲几天。这个倒霉的奥运,我们真倒霉透了。说什么改善人权,这都是骗人的。”

高精度图片
8月5日早上沈佩兰家外面
高精度图片
2008年8月1日起,对她实行24小时监控,每班4人,汽车车牌号:沪A:00871

高精度图片
在超市里监控跟踪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08-05 5: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