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遭四个男人殴打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8月6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今天早上,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准备到上海信访办上访,遭到被当局派来监控她的人阻拦,不许她走出家门,她不顾阻挡,跑向车站,监控她的四个男人对她拳打脚踢。她向当地派出所报警,却不给她受理。

沈佩兰在派出所接受大纪元表示,“每周三是访民去上海信访办上访的日子,他们拦住我,不许我去,我就跑到车站,他们四个男人用拳头打我,现在身上很痛,还把我的鞋子采坏了。我报警,派出所不处理,把打我的人放了。我要绝食抗议。”

她说:“没处理我就不走,派出所所长像流氓一样,他恶狠狠的说‘你知道你做什么,全国人都要面子,你不要面子,我要面子。’”

沈佩兰和他理论,她说:“全国人干什么,我怎么知道?我根本没有做什么事,我是正常上访,不可以吗?我举报,他们觉得没面子,现在换了四个人在派出所看守我。今天还派来一个安全局的人过来,那个人带着墨镜,脸黑黑的,看上去很可怕,但没说话就走了。”

记者致电上海闵行区马桥镇派出所询问,一个女警问:“你是什么地方? ”记者告知她身份后,她让记者等了快两分钟,一个男警察过来说:“对啊!你要问为什么?你可以向我们闵行公安分局政治处采访,我在这里无权告诉你。”记者问:“你不是经办此事的派出所吗?”他说:“我这里无权告诉你。”

记者致电马桥镇信访办主任吴名弟询问,他说:“我听不清楚,你记者找我干什么?你是哪里的记者?我现在家里,你通过正常途径去问,我不知你是不是大纪元?明天再说。”

从8月1日开始沈佩兰失去自由,她家的楼道口24小时有人监控她,4个人一班看守她,一辆轿车停在下面,汽车24小时发动开着空调,周边的居民晚上被吵得不能睡觉,怨声载道,也是敢怒不敢言。

沈佩兰无奈地表示:“这里没有人权,生命也没有保障,不知什么时候被害死都不知道?我要坚持下去,讨个说法。”

记者截稿前获知,沈佩兰已回家,最后当地派出所给了她一张回执单,她去看伤医药费全报销,鞋子给予赔偿。

上海访民朱黎斌在上周三到上海市信访办开放日上访,在信访办门口被几个陌生人强行塞入车里,带到曾经被关押过的公共浴室,失去人身自由,看管他的人是闸北区北站街道雇佣的社会人士,连续几天不给他提供饭盒。

朱黎斌感到身体不适后,他拨打120求救时,第一次120的车被街道看管的人阻止,第二次120的工作人员被打。他拨打110报警后,员警看了一下就走了。现他的妻子非常担心丈夫的生命安全。

上海访民吴玉芬在奥运期间,也遭到当局监控软禁。

上海访日学者、知名维权人士冯正虎,因在访民中影响力很大,当局怕他去信访办和访民接触,今日他被困在家中。

冯正虎表示,一部车子里有两个公安停在他家门口看守,下午他们走了。他们怕他周三去信访办跟访民接触和照相。现在很多访民被关起来,唉,这是多余的,奥运只不过是一个运动会而已,老百姓能怎样!(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08-06 10: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