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望南春与冬 (144)

朱执中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9日讯】看罢楼下,壮汉又领两人上楼,有个客厅,每边各隔成三个房。先觉想,要找大铺子做蜜饯酱料厂,真非此莫属了。可猜想一月房租,不要一千,也说要七、八百元吧,这高租金我家怎付得起?能否成交?心又像兔子一般蹦跳起来。一回到前面账房,经纪看出先觉因怕得怕失而不安的神色,于是问道:大少爷,请问每月厂租要多少呢?壮汉道:五百光洋吧。先觉说:可否减少二十,四百八十光洋?壮汉说:好吧,就这个数。先觉又说:先生,我想多问一句,目前,我们没财力买,但贵宝号要出卖要多少银子呢?五千光洋。先觉牢记着这个数字和目标,也一步步朝它走去。这是后话。

先觉一家,在石虎镇租到适用的厂房,为在镇上拓展生意顺利地迈出了第一步。当晚吃过晚饭,一家四口围着菜油灯的橙黄微光,你一言我一语谈起怎样从挑担买卖转为开铺子了。敏才虽然未对儿子以四百八十元一月的高租金租下铺子进行责备,但已不止一次地唉声叹气地说:我们可有能耐每月赚回这笔租金吗?以协助父亲到镇上开店为志的先觉就一次次拍胸口说:爹,你放心,我们赚回的绝对不只是租金,还有其它啰,希望你要相信我们全家的力量!母亲阿茵说:先觉,讲起做买卖,你爹挑着担子走街穿巷做了十三、四年,你跟他学,挑担走石虎也一两年长了,这才算力量,我同你二姐一天生意也未做过,那算得上力量?何况她也快要出阁了!阿茵说着瞧了瞧身旁二女儿宁安。敏才说:你妈说得对,眼下要紧的是讲实际,四百多光洋一个月的铺子也租下了,我们要商量的是怎样使用它,摆布它?不要眼看着一天浪费十多元租金。

从父母不轻也不重的语气中,先觉意识到弦外之音,可他依然微笑着说:爹、娘,你俩说的都有理。而我刚说相信全家的力量这句话,也希望你们耐心听听我的解释和安排,听罢你俩和二姐有什么意见?也请尽量提出来,好吗?三人纷纷点头答应。(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