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冉云飞:密告反革命分子

冉云飞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13日讯】今天是911恐怖活动七周年,我谴责恐怖活动,更谴责有的政府至今还对自己的人民采取恐怖活动似的统治。这些恐怖活动似的统治,不只是军人政治(军人政治的表现之一就是党军,而非军队国家化)、迷信武力、相信残暴,还包括对你的思维所采取的暴力与恐吓。其常见方法如下:搞装饰性宪法以蒙骗民众、视法律为玩具(以违法的方式来使用法律,己宽他严)、以主观之解释将人分为好人与坏人、以有罪类推将所有人民都怀疑为敌人、制造敌人让你觉得敌人无处不在等等。从而达到物质方面控制你,而且在精神上奴役你,把你的精神彻底击垮,搞得萎缩,无法实现自我思考为止。

比如四九年后许多所谓的分子如反革命分子、右派分子、坏分子等,其定义是如何实现的?其依据何在?不需要依据,只要你反对社会主义反对党,就是反革命分子。你如果懂得逻辑,那么你会问,社会主义和党为什么正确到不可反对?世界上真有正确到不可反对的东西吗?既然没有正确到不可反对的东西,那么反社会主义和党,是题中应有之义,那么据此而定某人为反革命分子,并限制别人的自由与权利,这就是一种反人类的行为。“没有……就没有”的思维模式,就是要省略证据,并不许你论证,要你直接相信结果。比如毛泽东是红太阳,你就不能去证明,你只能去相信。你不能去证明他既不红也不黑,或者根本就是黑太阳,因为说他是红太阳,才是最终答案。前提正确与否,论证过程是否精密,将你的大脑与思维当作私有财产来加以恐怖控制的政府,它是万不可能替你考虑这些的。我早就说过,四九年后被破坏的学科有多个,如法学、社会学、经济学、人类学等,但被破坏得最厉害,而至今仍未恢复起来的是逻辑学,坚实的逻辑是专制制度的大敌。因为逻辑不仅需要详实而精密的论证,而且它常常要问为什么?

四九年后为了抢夺财产,所有游戏规则都按照强权者意志来制定,凡是不合他们的意,他们的抢劫便是神圣的革命瓜分。这种革命瓜分,在土地改革中、在工商业改造中屡见不鲜,至今仍利用国有企业的幌子抢夺你的利益,造成“强盗比主人还有神圣感”的可笑现实。现在很少看公开的期刊,倒是不少民刊里面可以发现值得研究和思考的东西。《文笔》是一帮江西的朋友们所办的小册子,专讲中国的笔及其相关之文化,每次读来,都有所得。近来读到该杂志一篇告发本地有反革命分子的信,有一定史料之价值,这是制造敌人与号召告密的一个显例(告密与检举之关系,以及专制制度为何特别爱好通过告密制度来运营其统治,我正在研究与写作之中,此为《中国告密史》的核心论题之一)。有“人民”单方面认为他“凶恶拷打”的“铁证”,复以刑讯逼供,你想要的任何“战果”乃至他的死亡,你都随时可以得到。像这样的统治不是在搞恐怖活动又是在做什么呢?可惜如今这样的恐怖活动也依旧不少。下面是《文笔》2008年第六期列为“民间笔吏”一栏的“报告书”,兹将内容全录如下(原为竖行排列,现改横排,标点由我临时所加):

“兹有XXX,男,卅六、七岁,原籍安徽合肥县石塘区石乡人,该人现住在奉贤县南桥区柘林乡吴帝村五组(在1950年贰月里迁入)。该人在卅四至卅五年间,在安徽省合肥县石塘区龙春乡等地,做伪政府之税收工作,对老百姓一贯是凶恶敲(拷)打人民。之后于卅七年时在奉贤柘林当盐井(警)七个月左右,之后在盐井(警)部队离散后,仍回至合肥开设茶馆(在塘桥处),于去年(1950)贰月间到柘林做工人。据现在合肥罗之家属来函,叫罗不要回乡,现在乡下群众在告他。因我得到这样的消息后,故我特密告请你合肥县人民政府查明后,来到柘林逮捕该反革命分子 谨呈”

2008年9月11日8:24分于成都(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9-13 8: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