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霸尖山(上)

张三 撰文、摄影

【字号】    
   标签: tags:

矇眬的曙色中,坐上像卡车的柴车,迎着晨风车子呼啸而过,几弯几拐迂回而上,山前有谷有溪山,后更有山愈上愈冷,手指冰凉,车子沿着前车所扬起的尘土,晨土洒满每个人的身上,到达马达拉溪登山口前,有几树枫叶,车上的人叫起来,说回来时ㄧ定要爬上去采,下车后灰尘灰白了所有人的头发,一下子就苍老了许多。

开始上山前十分钟,就是六十度的陡坡,走一下子就没人说话了,这十分钟实在喘,领队下令休息脱衣服调整背包,再继续上路,要走约四小时,往上看是ㄧ曾又一层的山巅,树草下面则是起伏不定的山峦,丘陵迂回而上有好走的微坡,也有累死人的石阶天梯。



一列四十几人的队伍绵延迤逦,在弯绕山势中的小径缓慢而上,两旁大多是像丛林般的树木,前面没有很远的展望,下面所看到的都是树木林,约半小时到一小时休息ㄧ次,休息时都是背包ㄧ放,就平躺着等后面的ㄧ到,前面的又要出发了,最后面的永远赶不上最前面的。

有时走在ㄧ脉棱线上,中午的冬阳照过来,暖暖的很舒服,如果刚好在这种地方休息,我常就势一躺让阳光覆盖着全身,好像在蒸笼里的馒头,有时在休息处时还在唱歌3.7Km,3Km,2Km,乱累的,在1Km处ㄧ个大休息,那个地方是常有狗熊出没,我们在ㄧ处大石后小便,躺在石堆上休息,等人数都到齐后再继续前进,这种队伍慢的在后面,有人干脆一累就休息休息够再走。



快到九九山庄,有两颗挺拔的枯木兀自独立,很是有劲,到九九了与所谓的山庄名不符实,小小的有八个蒙古包,分列两旁,ㄧ间龙门客栈,一个像工寮的ㄧ栋平房,我们在山庄门口晒太阳闲踱,天气越来越冷,在工寮的厨房里作饭菜,ㄧ只咸水鸭,别队的说我们像是郊游的,姜汤是我们这组先弄好的,再近零度的晚上喝姜汤是很爽的,不过别组已经在吃饭,我们还在等着,坐在高圆凳倚在门后假寐,最后ㄧ道菜上来后,第一道的咸水鸭已经冷了,几盘菜很快的吃光了。



今晚是圣诞夜,我在蒙古包和厨房内来来往往的走着,好冷好冷整个身体都缩成一团,别的组有些围炉在聊天,有的则是围着唱平安夜等歌曲,我们这组小组长正在忙着宵夜,我和林则无事瑟缩在椅子上消磨时间,另外一些女孩子已经拥被而卧不吃宵夜了,位置给她们占一半,其他的人到时就难过了,我们另外三个聊天,吃过汤圆约八点半就上床,只脱外套和登山鞋和衣而睡,先前还未睡时在门口,稍为看那些满天星斗,真的很多很亮且又明又丽的,大概以前也没有看过这么多的星星,而且又是在山上,那个夜幕下的星辰,真是回忆中很亮丽的一景。

上床前看看一床床的棉被,像有人又像没人,一摸一个圆滚滚的头颅,赶快换到别的地方,那人醒了说她旁边还有位置,我和林就睡在那,挤的很不舒服,真的是不能翻身,迷迷糊糊的睡睡过一段时间,总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怎么还没到起床的时候,一看表才十二点多,大概真的太早睡了,有点想上厕所,起来又很麻烦,忍到快一点,睡不着就起来,门用铁丝锁着,又没手电筒,真是折腾人,后来领队醒了,把手电筒拿给我,才把门打开,一抬头,午夜的满天星斗更静和神秘,上完厕所把门关好,真的很快就睡着了。

——本文转载虎茅庄的旅行 http://www.wretch.cc/blog/tigergrass/20385087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09-20 3: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