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观止】汉 晁错:论贵粟疏

(clipart.com)

    人气: 53
【字号】    
   标签: tags:


圣王在上,而民不冻饥者,非能耕而食之,织而衣之也,为开其资财之道也。故尧禹有九年之水,汤有七年之旱,而国无捐瘠者,以畜积多,而备先具也。今海内为一,土地人民之众,不避汤禹,加以亡天灾数年之水旱,而畜积未及者,何也?地有遗利,民有余力,生谷之土未尽垦,山泽之利未尽出也,游食之民未尽归农也。

民贫则奸邪生。贫生于不足,不足生于不农,不农则不地著;不地著则离乡轻家,民如鸟兽,虽有高城深池,严法重刑,犹不能禁也。夫寒之于衣,不待轻暖;饥之于食,不待甘脂;饥寒至身,不顾廉耻。人情一日不再食则饥,终岁不制衣则寒。夫腹饥不得食,肤寒不得衣,虽慈母不能保其子,君安能以有其民哉?明主知其然也,故务民于农桑,薄赋敛,广畜积,以实仓廪,备水旱,故民可得而有也。

民者,在上所以牧之;趋利如水走下,四方亡择也。夫珠玉金银,饥不可食,寒不可衣,然而众贵之者,以上用之故也。其为物轻微易藏,在于把握,可以周海内而亡饥寒之患。此令臣轻背其主,而民易去其乡,盗贼有所劝,亡逃者得轻资也。粟米布帛生于地,长于时,聚于力,非可一日成也。数石(音:但)之重,中人弗胜,不为奸邪所利,一日弗得而饥寒至。是故明君贵五谷而贱金玉。

今农夫五口之家,其服役者,不下二人;其能耕者,不过百亩;百亩之收,不过百石。春耕,夏耘,秋获,咚藏,伐薪樵,治官府,给徭役,春不得避风尘,夏不得避暑热,秋不得避阴雨,冬不得避寒冻:四时之间,亡日休息。又私自送往迎来,吊死问疾,养孤长幼在其中。勤苦如此,尚复被水旱之灾,急政暴赋,赋敛不时,朝令而暮当具。有者,半贾而卖;亡者,取倍称之息;于是有卖田宅,鬻子孙,以偿债者矣!而商贾大者积贮倍息,小者坐列贩卖,操其奇(音:基)赢,日游都市,乘上之急,所卖必倍。故其男不耕耘,女不蚕织;衣必文采,食必粱肉,亡农夫之苦,有阡陌之得。因其富厚,交通王侯,力过吏势;以利相倾,千里游敖,冠盖相望,乘坚策肥,履丝曳缟(音:稿)。此商人所以兼并农人,农人所以流亡者也。

今法律贱商人,商人已富贵矣;尊农夫,农夫已贫贱矣。故俗之所贵,主之所贱也;吏之所卑,法之所尊也。上下相反,好恶乖迕(音:勿),而欲国富法立,不可得也。

方今之务,莫若使民务农而已矣。欲民务农,在于贵粟。贵粟之道,在于使民以粟为赏罚。今募天下入粟县官,得以拜爵,得以除罪;如此,富人有爵,农民有钱,粟有所渫(音:谢)。夫能入粟以受爵,皆有余者也。取于有余,以供上用,则贫民之赋可损;所谓损有余,补不足,令出而民利者也。顺于民心,所补者三:一曰主用足;二曰民赋少;三曰劝农功。

今令民有车骑马一匹者,复卒三人。车骑者,天下武备也,故为复卒。神农之教曰:“有石城十仞,汤池百步,带甲百万,而亡粟,弗能守也。”以是观之,粟者,王者大用,政之本务。令民入粟受爵,至五大夫以上,乃复一人耳,此其与骑马之功相去远矣。

爵者,上之所擅,出于口而亡穷;粟者,民之所种,生于地而不乏。夫得高爵与免罪,人之所甚欲也。使天下人入粟于边,以受爵免罪,不过三岁,塞下之粟必多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释】 

疏:古代臣下进呈君王的奏章。
捐瘠:瘠,瘦弱。捐瘠指瘦弱或死亡。
畜:蓄。
不避:不让;不少于。
亡:无。
不地著:不定居一地。
不待轻暖:寒不择衣。轻暖,轻暖的衣服。
不待甘脂:饥不择食。甘脂,美味的食物。
牧:治。
走:趋。
劝:鼓励。
石:公制一石等于十斗。
朝令而暮当具:上午征索而傍晚时得缴交。
倍称之息:加倍的利息。
积贮倍息:取双倍的利息。
奇赢:赢余、利润。
文采:穿锦绣纹彩衣服。
粱肉:精美的膳食。形容富贵人家享用优渥。
阡陌:田间小路,用来区分田界,东西为阡,南北为陌。
乘坚策肥:乘坐坚固的车辆,驱策肥壮的良马。形容生活奢侈。
缟:白色的丝织品。
募:征求。
乖迕:违背、抵触。
渫:分散、发散。
复卒:免除服。
仞:七尺或八尺。
汤池:护城河。
大夫:汉爵第九级。
乃复一人:免除一人的服役。
骑马:献骑马。
擅:专有。

【作者简介】

鼂错(前200年~-前154年),颖川(今河南禹县)人,西汉初著名政治家、散文家。汉文帝时,错曾经担任太子家令。汉景帝即位后,晁错深受信任,历任内史、御史大夫等职。晁错针对当时匈奴不断骚扰西汉边境的情况,极力主张移民戍边。他认为把内地居民移到边地,可以对他们进行军事训练以巩固边防,又可以节约朝廷的开支,并改变“中国贫苦而民不安”的状况。同时,他又向汉景帝提出了“削藩”的建议。汉景帝就让他来办理此事,遭到了诸侯王和朝廷亲贵的一致反对。公元前154年,吴王刘濞等以“诛晁错,请君侧”为名,举兵发动“七国之乱”。叛军声势浩大,直指国都长安。汉景帝畏惧七国之兵,就下令处死了晁错。

鼂错文章说理严谨,说服力强,与贾谊的政论文并称“西汉鸿文”。颖川(今河南禹县)人,西汉文帝、景帝时期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岁月易得,别来行复四年。三年不见,东山犹叹其远;况乃过之?思何可支!虽书疏往返,未足解其劳结。
  • 自董卓已来,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曹操比于袁绍,则名微而众寡,然操遂能克绍,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
  • 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奇山异水,天下独绝。水皆缥碧,千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急湍甚箭,猛浪若奔。夹岸高山,皆生寒树,负势竞上,互相轩邈,争高直指,千百成峰。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好鸟相鸣,嘤嘤成韵;蝉则千转不穷,猿则百叫无绝。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返。横柯上蔽,在昼犹昏,疏条交映,有时见日。
  • 汉季失权柄,董卓乱天常,志欲图篡弑,先害诸贤良。逼迫迁旧邦,拥主以自彊。海内兴义师,欲共讨不祥。卓众来东下,金甲耀日光。平土人脆弱,来兵皆胡羌。猎野围城邑,所向悉破亡。斩截无孑遗,尸骸相撑拒。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长驱西入关,迥路险且阻。还顾邈冥冥,肝脾为烂腐。所略有万计,不得令屯聚。或有骨肉俱,欲言不敢语。失意几微间,辄言毙降虏:“要当以亭刃,我曹不活汝!”岂敢惜性命?不堪其詈(音:力)骂。或便加棰杖,毒痛参并下。旦则号泣行,夜则悲吟坐。欲死不能得,欲生无一可。彼苍者何辜,乃遭此厄祸?
  • 虎丘,中秋游者尤盛。士女倾城而往,笙歌笑语,填山沸林,终夜不绝。遂使丘壑化为酒场,秽杂可恨。
  • 光绪十六年春闰二月甲子,余游巴黎蜡人馆。见所制蜡人悉仿生人,形体态度,发肤颜色,长短丰瘠,无不毕肖。自王公卿相以至工艺杂流,凡有名者,往往留像于馆。或立或卧,或坐或俯,或笑或哭,或饮或博,骤视之,无不惊为生人者。余亟叹其技之奇妙。
  • 余尝寓居惠州嘉祐寺,纵步松风亭下,足力疲乏,私欲就床止息。仰望亭宇,尚在木末。意谓如何到得。良久忽曰:“此间有什么歇不得处?”由是心若挂勾之鱼,忽得解脱。若人悟此,虽两阵相接,鼓声如雷霆,进则死敌,退则死法,当恁(音:任)么时,也不妨熟歇。
  • 韩子曰:“儒以文乱法,而侠以武犯禁。”二者皆讥,而学士多称于世云。至如以术取宰相卿大夫,辅翼其世主,功名俱著于春秋,固无可言者。及若季次、原宪,闾(音:驴)巷人也,读书怀独行君子之德,义不苟合当世,当世亦笑之。故季次、原宪,终身空室蓬户,褐衣疏食不厌,死而已四百余年,而弟子志之不倦。今游侠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厄(音:俄)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盖亦有足多者焉。
  • 近腊月下,景气和畅,故山殊可。过足下,方温经,猥不敢相烦。辄便往山中,憩感配寺,与山僧饭讫而去。
  • 台湾固无史也。荷人启之,郑氏作之,清代营之,开物成务,以立我丕基,至于今三百有余年矣。而旧志误谬,文采不彰,其所记载,仅隶有清一朝;荷人、郑氏之事,阙而弗录,竟以岛夷海寇视之。乌乎!此非旧史氏之罪欤?且府志重修于乾隆二十九年,台、凤、彰、淡诸志,虽有续修,局促一隅,无关全局,而书又已旧。苟欲以二三陈编而知台湾大势,是犹以管窥天,以蠡(音:离)测海,其被囿也亦巨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