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楠:我的故事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26日讯】“……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他们从他们的造物主那里被赋予了某种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所以才在人们中间成立政府,而政府的正当权利,则得自被统治者的同意……” ——《独立宣言》

我是谁

80年代,在中国福建省一个贫穷的盐场里,一对越南难民夫妇生下了一个男孩。疾病夺去了这对夫妇的性命,一个汉族传道士收养下了这个男孩,他成为这个家庭的第五个孩子。这个男孩的生父姓Pham,是越南侗族,汉族养父姓江,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江楠。这个男孩就是我。

童年头一出

在他还是孩童的时候,一天凌晨,几个身穿草绿军装的人蹿入他家,他的母亲死命地拉扯著,父亲歇斯底里地挣扎著,他的他的兄弟姐妹们只能无助地看着“草绿”们拳打脚踢。在一种警车轰隆声过后,他们的母亲披头散发的像个疯子。天刚濛濛亮的时候,邻居们都过来了,继而又散去了。他懂了:在这个世界上要学会坚强。

往后的日子里,他看见大人们不断地商议著,无论在奶奶家,还是在外婆家。他的母亲总是赤着脚在自己家和外婆家之间来回奔走着,从这个镇子到另外一个镇子。一次,幼小的他也随着母亲到外婆家去。他的脚走得好酸好酸,因为那时一段多长的路啊。他的母亲总是不断地说:“楠楠,你走得好快呀!”

后来,他听见大人们在谈爸爸的事,那是在奶奶家,也看见很多人筹钱,是要救他爸爸的。那是,幼小的他渐渐学会了“枪毙”、“圣经”、“死刑”几个词。在那些苦难重重的日子里,他饿了,可大人们都无暇照顾他。深夜醒来,看见母亲抚摸著姐姐的头,含声哭泣著。他发誓,有一天要成为一个男子汉,要保护家人。他抱定了一个想法:在这个世界上,要蔑视一些人,要坚持一些事,至死不渝。

一天,他父亲突然回来了。发青的脸上写着执著,瘸著的脚告诉他,父亲遭受过毒打。接下来的每一天,父亲做着简易的拔火罐。父亲对他说:“受了内伤,就得这么做。”父亲还说,有些坏人用台球杆打他,杆子都打断了。那一刻,父亲流下了眼泪。世界从来就是残忍的,他坚信。一次,他躲在一旁偷偷看着父亲悄悄地把几本书藏起来,后来他知道,隐藏只是为了更好地信仰。

童年另几出

他是被收养的。从计划生育的角度上说,他是多余的。一天,当他从外头玩耍回来,几个大男人起哄著把他家的电视、缝纫机往外搬,母亲哭着跟着,他跟着母亲跑,一直跑到村中央的祠堂里。父亲当时在做石匠的工作,在山上的矿里。当父亲赶回来时,带着借来的现钱交了罚金。

他七岁的那一年,村委会的人找上门来,逼着父亲交够了“人头税”,他们强行卸下他家的木大门,往村路上抬,石头砸在木门上,光亮的木门瞬时间长出无数个洞。之后,父亲和母亲两人孤单地抬着木门回家,把它重新安上。我们从不再提那些事,只是每天看着,因为我们要做更多的事!

上学了

“春天到,天气暖,冰雪融化,种子发芽”, 这是他的第一节中文课,慢慢地,他学会了这个描述、表达一切事物、情感的工具——简体中文。他会哼著《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唱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说着溢美的宣誓词,做着夸张的敬礼手式。

他的优秀让许多人忘记了他是越南人,直到有一天,人们把他重新想起,最终“坚持不懈”地攻击他,摧毁他,就在当地的一所国家重点高中里……

“楠之罪状”

2003年11月中旬,阅读了一本有关“六.四学生运动”的书。因为英语老师说了:“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你们已经是知识份子了。”知识份子,意味着有思想,并有独立的人格。

2003年11月下旬,他七天内连续三次在新华网的强国论坛上,发表激烈言论,当他很久以后再想找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了。在水木清华网站,因帖子内容通不过政治审查,未能发出。

2003年12月初,他的英文老师因为不满政府的言论而被捕,他的同班同学也无故消失。

2003年12月27日,他的一个同学成功逃往日本。

2004年1月4日,在他父亲建议下,未归校准备高考。

2004年1月中旬起,父亲着手操办假护照。

2004年2月初起,他被软禁在家中,在将近一年半的时间里,除了处理他父亲的事外,无法参与学习、工作。

2004年3月,父亲被检查出患了肝癌,已进入中晚期。11月,父亲去世。

2006年1月,楠用假护照,逃离中国。

如此花絮

2004年“五一”长假。在一所医院里,他申请麻醉剂,以减轻父亲肝癌腹水的痛苦。医院值班人员说要得到院长的同意。他联系院长,院长说:“放假期间,我的原则是不做任何事。”他父亲忍受剧痛长达192小时。

在福州市协和医院门诊室里,一个“专家”主任医生对他父亲说:“我这样的医生是不会给你这样的人看病的。”就在同一所医院里,他的一个“老乡”医生文质彬彬地对他说:“我建议你父亲做伽玛光刀手术,无非想做一个实验,看会发生什么情况。”在旁边的一位护士激将式地说:“你们怎么这么优柔寡断?!”

一种制度养一种人

一种政治制度可以造就几代人,他们或顺流而行,或背道而驰。我,是那个被逼疯的人。那块土地给我的只有痛苦的回忆。时常地,我感受到那从回忆中涌出的恶心、激出的愤怒!

那方人继承了五千年博大精深的文化。如今,那方土地上现在却盘踞著一个邪恶而又强大的机器,它是文化的管理者,政治、经济、军事的引领者。它集权、它霸道、它肆无忌惮。

以耶稣基督的名义,我写下上面的文字。天上的父母将以公平、正义审判一切。愿平安、保佑到达每一个人。Halleluja!

07年圣诞节于慕尼黑(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9-26 2: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