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人生】往事如烟

江春珍(波士顿)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26日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期,正逢学校“停课闹革命”,我每天无所事事,彷徨、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上。为了让我学到一技之长,成为今后谋生的手段,外婆送我去拜李梦琴教授为师学习中医。由于我对医学有一种特别的喜爱,便非常高兴,从此开始了我的学医生涯。

但是历代中医的经典著作全是古文,需要有一定的古典文学基础,对于我这个十多岁的初中学生来讲,感到很吃力。

为此,外婆又带我到她的老朋友陆宛怡老师家,向陆老师学习古文、诗词。同时向陆老师学习的还有另一位男青年马国庆先生。

陆老师住在昆明,是一座四合院。破败的土墙上布满了道道裂纹,就如同陆老师脸上的皱纹一样;瓦墙上的茅草随风摇曳,在深秋里发出瑟瑟的声响,仿佛陆老师风雨漂泊苦难人生谱成的悲情诗歌在低吟浅唱!

那一年陆老师已七十三岁,因患眼疾,一只眼睛已经失明;一次下楼梯时跌伤脊柱,背部变形成了驼背。她没有经济来源,与儿子相依为命,靠帮人织毛衣补贴家用。那时,我每次去长春路口的一家小店为陆老师领毛线回来给她,毛衣织好后我又送去店里,验收后付钱送回来给陆老师,每件毛衣的工钱仅几角至一元钱。

因老师视力不好,织出的毛衣常被店主挑剔指责,很少能领到新线,基本上都是旧线,我为此愤愤不平。陆老师却说:“能有活做就不错了,总比没有做的好。”几年后,老师的儿子去世,老师悲伤过度,另一只眼睛也失明了。从此,老师完全丧失了经济来源。

所幸那时我参加工作了,虽然三年学徒工的工资每月才二十一元,但我每月拿出伍元,马国庆先生拿出十元,共十五元,每月按时给老师送过去作为她的基本生活费,直至1976年她老人家去世。那一年,陆宛怡老师八十一岁。

可是谁能想得到,就是这样一位孤苦伶仃、晚景凄凉的老人,当年却是名播苏杭的杭州才女!

陆老师生于1895年,出身书香世家,十岁能诗,才华横溢。父亲陆懋勋,清光绪年间翰林,任金华县令,清廉勤政,诗文著述颇丰。

陆老师婚后与丈夫同到日本,丈夫学习纺织,学成后回国于上海创办纺织厂。几年后丈夫因病亡故,接着父亲去世,家道中落,在杭州女子中学任国文教员。

1937年日本侵华战争后,上海沦陷,陆老师侍母携幼与表姐夫妇南逃,到广西玉山时母亲不堪旅途颠沛病逝。陆老师一行历尽艰辛抵达昆明后,到铁路局做职员谋生。抗战胜利后铁路裁员,陆老师失去经济来源,赁房居住,靠典当维持生计。1973年儿子去世后,陆老师完全失明,靠亲友接济度日。

陆老师学识渊博,古文、诗词造诣很高。开始那几年,我每天下午都到老师家,参加工作后改为休息天去。夕阳照在她屋里漆黑的窗户上,我坐在老师身边,聆听着一篇篇文章的讲解,把我带进了源远流长的历史长河中,带进了远古的朝代。我对中国历史、地理、人物以及古文的了解,就是从这里开始启蒙的。

《陈情表》、《兰亭集序》、《归去来辞》、《桃花源记》、《陋室铭》、《阿房宫赋》、《岳阳楼记》、《醉翁亭记》、《滕王阁序》等等,有些文章现在都快忘了,有些文章当时还不理解。只记得老师讲《祭十二郎文》时,边讲边落泪;讲《长恨歌》、《琵琶行》以及李清照的诗词时,更是泪洒衣襟。

多少年后,我才真正明白了老师漂泊伶仃的一生,与李清照何其相似!

现在中学的语文课本里,有许多经典古文供学生学习,但在我们那时想学到这些古文是不容易的。

如《师说》:“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进学解》:“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这些精辟的文理,让我永生难忘,有些哲理直到今天我才感悟了一点。

老师对作诗、填词要求很严格,很注意诗词的平仄、对仗等。“乡思缭绕不成眠,心在山边与水边。月映三潭明月夜,花飞二月落花天。杜鹃啼血归何日,燕子衔泥感昔年。指顾沙场平虏寇,神州从此靖烽烟。”老师作于抗战时的这首诗,情景交融,使人读后难以忘怀。其实,她的每一首诗、词都写得非常好,有李清照之文风。可惜的是,我太辜负了陆老师的心血,根本没有入门。

所幸的是,马国庆先生得老师真传,于诗词学有所成,颇有建树。并于新世纪初将老师逝世前交与他的诗稿及交与我的老师母亲遗稿,编辑成诗词集《杭州三贤集》付梓。陆宛怡老师九泉有知,一定会为有这样的弟子而欣慰!

那时,我每个月都要从家里提着一水壶热水,为陆老师泡脚,并为她剪指甲,每当这时,她就向我讲述她的身世,对于日本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我有了深刻的认识。

陆老师说,从杭州逃难出来后,她最珍贵的物品是她母亲的诗稿。当时带出来的几大箱物品全被沉入大海中,她都没有难过,只要她母亲的诗稿在就行。所以她一直随身携带,历尽磨难才得以保存至今。在陆老师临终前,把她母亲的遗稿交给了我,作为永久的纪念。

陆老师逝世那天,是一个令我终生难忘的日子。马国庆先生和我一道,请人做了棺木,选好日子将老师安葬在风景秀丽的黑龙潭山上,并通知了她在上海的亲戚。

光阴似箭,转眼三十年过去。这些年来,每当我经过光华街沙朗巷陆老师当年居住的原址时,禁不住会驻足下来,久久凝眸著那个我熟悉的地方。似乎看到那扇窗户仍在开着,似乎看到陆老师那清矍、弯驼的身影静静地坐在窗前……。

往事如烟,斯人已逝。每当我一读到古文和诗词的时候,就会深沉地怀念起陆宛怡老师! (编者按:值此教师节之际,仅以此文向诲人不倦的老师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个金秋送爽的九月,我送女儿江畅到广州念书。一切事务办妥之后,抽时间来到了珠江口游览。
  • 岁月流逝,年华似水却无法带走珍藏在我心中的记忆─那伴随我一段学习和成长的小木屋。
  • 盛夏的一天早晨,大病过后的我,心情郁闷,独自一人来到大观公园。在一片碧绿清圆荷叶丛中,荷花亭亭玉立,含笑迎接着我。湖中微波荡漾,清风送来阵阵荷香,沁人心脾,心境豁然开朗起来。
  • 每当我抬头望见蓝天上翱翔的战机时﹐都会久久凝眸著﹐直至战机消失在天际。此时此刻﹐一种深沉的思念萦绕在心头﹐对抗战时长眠于广西桂林尧山的中国飞行员—我的舅舅李苍点生出无限怀念之情。
  • 假日,为父亲整理一下书柜,几十年的机械设计资料,他依然完整的摆放有序。几十张省人民政府﹑省教育厅等部门和单位颁发的奖状﹑聘书等,依然有序地摆放着。这厚厚的资料里,凝聚著父亲一生的心血和汗水﹔记载着他几十年风雨坎坷的漫漫人生路﹕
  • 教室外秋雨霏霏,校园里的小树林那边,朦朦胧胧,看不清什么,只见天地间一片白茫茫的。
  • 很久以来,一直有个愿望:想独自一人,登上一处高峰,或是一座高楼,静静伫立在那里放眼四望,忘却心中的伤痛与人世间的纷纷扰扰,体会一下那种心境是一种什么滋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