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观止】诸葛亮:隆中对

诸葛亮

(图/clipart.com)

    人气: 3377
【字号】    
   标签: tags:

(“隆中对”亦称“草庐对”。建安十二年(公元196年),刘备三顾茅卢,向仅二十七岁的诸葛亮请教统一天下的策略,诸葛亮向刘备提出的策言,分析当时的局势,并提出完整的战略,其中谋虑渊深、料远若近,即是这篇“隆中对”。后来刘备在诸葛亮的辅佐下,根据这一战略,终于成为一方之霸,奠定了与曹操、孙权三国鼎立的局面。)

自董卓已来,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曹操比于袁绍,则名微而众寡,然操遂能克绍,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

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此可以为援而不可图也。

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

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刘璋暗(音:暗)弱,张鲁在北,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

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释】

跨州连郡者:势力超过一州一郡的豪杰。
名微而众寡:名声低微,兵马弱少。
人谋:人的智谋取胜。
挟天子而令诸侯:挟制皇帝,以其名义号令诸侯。比喻借重权势者的名义发号施令。
已历三世:从孙坚、孙策到孙权,已传了三任。
汉、沔:皆指河川名。
吴、会:吴县及会稽,今江浙一带。
其主:指刘表。
益州险塞:指益州有天然屏障。益州,在今四川省晋宁县东,蜀汉改为建宁郡。
暗弱:懦弱而不明事理。
张鲁:时据有汉中。
存恤:抚恤、慰劳。
帝室之胄:帝王之后代。相传刘备是汉景帝的儿子中山靖王的后代。
跨有:兼有。
上将:高级将领。
箪食壶浆:军队受到人民的拥护与爱戴,纷纷慰劳犒赏。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奇山异水,天下独绝。水皆缥碧,千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急湍甚箭,猛浪若奔。夹岸高山,皆生寒树,负势竞上,互相轩邈,争高直指,千百成峰。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好鸟相鸣,嘤嘤成韵;蝉则千转不穷,猿则百叫无绝。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返。横柯上蔽,在昼犹昏,疏条交映,有时见日。
  • 汉季失权柄,董卓乱天常,志欲图篡弑,先害诸贤良。逼迫迁旧邦,拥主以自彊。海内兴义师,欲共讨不祥。卓众来东下,金甲耀日光。平土人脆弱,来兵皆胡羌。猎野围城邑,所向悉破亡。斩截无孑遗,尸骸相撑拒。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长驱西入关,迥路险且阻。还顾邈冥冥,肝脾为烂腐。所略有万计,不得令屯聚。或有骨肉俱,欲言不敢语。失意几微间,辄言毙降虏:“要当以亭刃,我曹不活汝!”岂敢惜性命?不堪其詈(音:力)骂。或便加棰杖,毒痛参并下。旦则号泣行,夜则悲吟坐。欲死不能得,欲生无一可。彼苍者何辜,乃遭此厄祸?
  • 虎丘,中秋游者尤盛。士女倾城而往,笙歌笑语,填山沸林,终夜不绝。遂使丘壑化为酒场,秽杂可恨。
  • 光绪十六年春闰二月甲子,余游巴黎蜡人馆。见所制蜡人悉仿生人,形体态度,发肤颜色,长短丰瘠,无不毕肖。自王公卿相以至工艺杂流,凡有名者,往往留像于馆。或立或卧,或坐或俯,或笑或哭,或饮或博,骤视之,无不惊为生人者。余亟叹其技之奇妙。
  • 余尝寓居惠州嘉祐寺,纵步松风亭下,足力疲乏,私欲就床止息。仰望亭宇,尚在木末。意谓如何到得。良久忽曰:“此间有什么歇不得处?”由是心若挂勾之鱼,忽得解脱。若人悟此,虽两阵相接,鼓声如雷霆,进则死敌,退则死法,当恁(音:任)么时,也不妨熟歇。
  • 韩子曰:“儒以文乱法,而侠以武犯禁。”二者皆讥,而学士多称于世云。至如以术取宰相卿大夫,辅翼其世主,功名俱著于春秋,固无可言者。及若季次、原宪,闾(音:驴)巷人也,读书怀独行君子之德,义不苟合当世,当世亦笑之。故季次、原宪,终身空室蓬户,褐衣疏食不厌,死而已四百余年,而弟子志之不倦。今游侠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厄(音:俄)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盖亦有足多者焉。
  • 近腊月下,景气和畅,故山殊可。过足下,方温经,猥不敢相烦。辄便往山中,憩感配寺,与山僧饭讫而去。
  • 台湾固无史也。荷人启之,郑氏作之,清代营之,开物成务,以立我丕基,至于今三百有余年矣。而旧志误谬,文采不彰,其所记载,仅隶有清一朝;荷人、郑氏之事,阙而弗录,竟以岛夷海寇视之。乌乎!此非旧史氏之罪欤?且府志重修于乾隆二十九年,台、凤、彰、淡诸志,虽有续修,局促一隅,无关全局,而书又已旧。苟欲以二三陈编而知台湾大势,是犹以管窥天,以蠡(音:离)测海,其被囿也亦巨矣。
  • 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泪珠和笔墨齐下,不能竟书,而欲搁笔!又恐汝不察吾衷,谓吾忍舍汝而死,谓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为汝言之。
  • 婴儿堕地,其泣也呱(音:哇)呱;及其老死,家人环绕,其哭也号啕。然则哭泣也者,固人之以成始成终也。其间人品之高下,以其哭泣之多寡为衡,盖哭泣者,灵性之现象也,有一分灵性即有一分哭泣,而际遇之顺逆不与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