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采访】:请帮助我营救我的母亲

Suzy Yang女士在新闻发布会上含泪讲述母亲被劳教的经过。(摄影:秋天/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3日讯】(大纪元记者秋天西澳采访报道)8月31日中午12点,澳洲公民Suzy Yang 在西澳首府柏斯的市中心亚历山大图书馆前的PICA 广场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呼吁澳洲各界人士帮助她一起营救在中国被非法劳教一年的母亲。在北京奥运会以前,她的母亲因为信仰“真、善、忍”而被非法逮捕。本报记者在现场采访了她,以下文字根据录音整理。

问:能不能先介绍一下你是怎么知道你母亲被捕的?
答:是在7月5日的早晨我收到我堂弟的短信,他告诉我家里出事了。然后我就立即给家里打电话,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7月4日的晚上,6个警察进入了我家,进行强行的抄家。他们发现家里有大量的法轮功资料,《九评共产党》,还有一些新唐人新年晚会的光盘,所以他们就把这些作为证据,给我妈妈戴上手铐带到派出所。当日就没有再回来。那些警察过后告诉我堂弟,那天晚上他们正在严厉的审讯我妈。到了第二天,7月5日的下午这些警察就逼迫我堂弟签证。因为我父亲去世了,我本人在海外,我堂弟就成为我妈妈的亲属代表了。警察说要立案,我堂弟不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就签证了。

签字的两天以后,我妈就被转到了太原市看守所。看守所的人就告诉我堂弟,从现在起任何人不能探视我妈,只可以送一些衣物以及交一些生活费。(在看守所里面的生活费)我堂弟就按他们说的给我妈准备了一些生活必备品和500块钱送了进去。就这样直到7月30日那一天,我堂弟被告知我妈被劳教一年。在当天给了我堂弟一份劳教判决书。我得知这个消息以后,我就让他用快件给我邮寄过来了。现在我手上有这份判决书的原件。自从我妈被转移到太原市女子劳教所以后,他们就不允许我堂弟去看我妈。他们说规定就是两个月以后才能有亲属探视。并且家属持有两个证件才有资格探视。一个证件是不练法轮功,第二个是亲属关系证明,并且每个月只能接见一次。在劳教所一律不能送东西只能存一些钱给我妈。

因为我堂弟想知道当时给我妈在看守所里面的那些钱,有没有转到劳教所里来,所以他就要求必须见我妈。在我堂弟不断恳请之下劳教所的人才允许他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在通话中两人身旁都有劳教所的人监视。还没有说两句就不断催促时间到、时间到。我妈也鉴于保护自己,没有多说什么,只告诉我堂弟钱收到了。我堂弟问她在里边能不能买到生活用品,我妈只是含糊的回答可能有这些东西吧。我堂弟从话中明白到现在她还什么都没有买,可能根本都不让她去买或者她都根本不知道这些。
在我堂弟去劳教所那天他偶遇到一位好心得劳管人员,那人告诉他: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前两个月必须要经过洗脑。这就是他们的程序。如果不服从洗脑就要开始上刑了,就要进行迫害了。这是那里一贯的惯例。

问:你最后一次同你母亲联系是什么时候?
答:是在她出事之前的一周。因为我都是一周跟我妈联系一次。

问:在那次通话中她有没有提到一些状况,如有其他人被抓了等?
答:她提到过。就是在奥运火炬传到太原来的时候,那个时候就已经听说有20多个学员关进去了。这是她知道的,别人也告诉她不止这个数字,可能有上百个。我就告诉她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就这样我们进行了半个小时的谈话,最后我妈就安慰我说没事儿的,不用担心她,让我照顾好自己。这就是我和我妈最后一次的通话。

问:你母亲从什么时候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
答:她从1997年开始修炼的。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当时我妈刚做完腰椎间盘手术,在家疗养。一个阿姨来我家看我妈,就介绍了法轮大法给她,后来就开始炼了。自从炼了以后她的身体就恢复的特别快,当她再去复查的时候医生都特别惊讶。

问:那在此次之前你母亲有被迫害过吗?
答:有。在2000年由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妈去北京上访,在去上访的路上她给别人发真相资料,然后就被几个警察抓住了。一开始因为我妈不说她是从哪里来的他们也不知道我妈是哪里人。后来他们搜出了我妈的身份证,就把她强行的送回来了。从那以后她的工作单位就开始监视她,因为工作单位收到当地派出所的命令,按照惯例每当中共开什么会的时候就会加紧监视,直到后来给她送到洗脑班10天。自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拿不到身份证,也没有办法办护照。我出国以后就一直想把她给接出来,可是一直都没有办法。

问:那你知道太原地区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吗?
答:我以前都是从我妈那里听到他们的消息的。但是我知道,自从我妈出事以后他们肯定也会被监控的。因为他们都有联络的。而且我也不能给他们打电话,因为他们家里的电话都被监听。如果联系他们,那么就会牵连他们,就更危险了。

问:现在你母亲在中国被非法劳教一年,在这段时间中你有没有通过澳洲政府寻求帮助呢?
答:自从我知道我妈被非法劳教以后,就在我住的城市开了一个小型新闻发布会。我邀请了当地报纸和电视台记者,他们都来报道了我的事情。随后我又给当地的联邦议员 Mr. Barry Haase 写了信,他对我的事情也非常的关注。后来他给我回了信,信中说他对我的事情很是关注,并且他给澳洲外交部长些了信,要求得到外交部的帮助。在现阶段我求助澳洲政府的进程可能就暂时到这里了,因为他们在等着外交部长的签字和回应。同时,我也给外交部长写了信,他的助理回复我说他们已经收到了这封信,他们也很关注,但是鉴于外交部长的日程比较满,他们现在还在等待他的签字。

问:那他们有提到他们将如何帮助你吗?
答:他们说现在的计划是通过澳大利亚住中国大使馆官员跟中共进行对话,要求释放我母亲。只是现在还等着外交部长的签字,他们说很快会给我答复。

问:那接下来你还准备做些来营救你母亲呢?
答:第一,我还会继续给外交部长写信,第二,我会向其它地区的议员呼吁,请他们给予帮助。还有一个就是我今天来到柏斯,一是告诉西澳善良的民众以及西澳政府,中共还在大量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个迫害已经持续9年了,并且越来越残忍的迫害他们。从酷刑到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去贩卖,一刻都没有停止过。二是呼吁澳洲政府和人民帮助我营救我母亲,及所有在中共大陆被非法关押和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们,停止这场迫害。我起草了一份呼吁信,希望大家伸出援助之手,帮我签这封信寄给外交部长。我会继续努力,直到救出我母亲为止。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09-03 10: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