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外思絮】春在溟濛处

画与文/杨纪代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也曾想挣脱这套牢的“名”缰、缠绕的“利”锁,但为何辗转反侧,总没有捷径与良方?

也曾想钻出那锥心的煎熬与刺骨的折磨,但为何苦苦寻觅,总没有抚平伤痛的灵丹?

多少回尘世翻滚,但为何回首过往,总想在这欲壑难填里,寻找一股清流?

多少次随波逐流,但为何午夜梦回,总想在这污浊混乱中,觅得一方净土?

也曾瞥见蛱蝶的双翅、蜜蜂的奔忙;也曾听闻啁啾的鸟语、四散的花香;在在昭告著“春神”对大自然的展现!但为何我生命中的春天,仍是如此的溟濛不清?

也曾在少女的发际眉梢上,瞧见时新的化妆;也曾在橱窗的春装服饰里,窥看耀眼的鲜明取代了暗沉的厚重;处处显示“春在人间”又一次迈开了脚步!但为何我生命中的春天,仍是如此的朦胧不明?

多少次放眼凝眸!多少回翘首企盼!何时不再有复杂的人心?何时人与人之间能真诚相待?何时人们的善念能重新复苏?

多少次放眼凝眸!多少回翘首企盼!何处不再有乱象?何处不再有污秽?何处存在着生命中的春天?

也许,穿过那溟濛处,生命的春天即刻展现!

也许,俯视这周遭里,生命的春天唾手可得!

此色颜料,只能在天际或水面,轻抹一笔,否则太艳!但费心调色之后,竟能表达出如此缥缈迷濛的意境,真是始料未及!@*<--ads-->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橙红色调,是我的最爱,更经常使用,虽然难免让人有“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凄美感受,但走过了波涛汹涌,经历了恶浪疾风,如今拥有的只是轻缓的脚步与澹然的心胸,知道那余霞散绮的时刻,再怎么绚丽夺目,也终将被迅卷而至的夜幕吞噬!
  • 人一出生,即一步步朝向终点迈进,没有选择的余地,也没有拥有的权利!在这过程中,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戴上不同的面具,来不及摘下又戴上一副,越戴越多,多到找不着真实的自己了,午夜梦回,涌上心头的总是:“是否在心底深处有个纯真的你?是否在灵魂底部有个初始的我?能否找到?何处寻觅?……”这红尘俗世中,连“真我”都难保有,更遑论存留记忆、前瞻“永恒”了!
  • 这是张首展作品,特别受到我的青睐。尽管笔触不够成熟,构图不那么完美,但可是标准的水彩渲染画,也就是所谓的“高湿度画法”、“湿中湿画法”。
  • 这是张黄昏的田园景观。那天空七彩斑烂的晚霞,是经过多次上色的特殊处理;那远林、农舍、田野在暮色苍茫里,呈现著一天劳动之后的轻快与恬适。
  • 岩石的黝暗与厚重衬托瀑布的灵动与洁白;山势的高耸巍然凸显菌类的惹眼娇小;雷鸣般的水声与流速陪衬菇菌的气定与神闲;前景的深沉烘托背面的明亮。这就是对比之美!那静态感与动态美相得益彰。
  • 那群山间轻挪缓移的烟岚,江上迅速升起的袅袅晨雾,天边舒卷自在的白云,以及密林中飘浮不定的潮霭……最宜入画,最适合描绘。此幅画的完成,那真是出乎意料之外,深得我心!
  • 就让我们在这浪漫的粉紫里,编织恋爱的梦:那里只有真心相待、诚挚相惜、甘苦与共、相守到老!
    就让我们在这迷人的粉紫里,编织恬澹的梦:那里只是乐天知命、爱物惜福、随缘适性、贴近自然!
    就让我们在这唯美的粉紫里,编织共同的梦:那里个个远离是非、真诚善良、谦逊和谐、宽容忍让!
    就让我们在这可爱的粉紫里,编织清静的梦:那里人人清心寡欲、温言善语、心平气和、福祸相依!
  • 意犹未尽的,就再看上个两、三圈;时间不够的,告诉你明天会再来。曾有一对画家夫妇,甚至坐在休憩椅上,面对着那四幅“四季连作”,边观赏边品评,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
  • 平静无波的心湖,是一面明镜:伤人的话语、尖刻的言词,迅速沉入湖底,无影无踪!
    平静无波的心湖,是一面明镜:面对不当的举动、挑衅的行为,立刻一笑了之,无动于衷!
    平静无波的心湖,是一面明镜:映照出对方的无知、反射出自我的涵养!
    平静无波的心湖,是一面明镜: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心中无我、眼觑众生!
  • 错综复杂的线条,组成了这“海纳百川”的壮观,相反的,人要简单、纯真方能拥有如海一般“有容乃大”的胸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