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侯念祖:民进党的迷航

侯念祖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6日讯】自从今年立法委员和总统两次大选连番遭受压倒性的失败之后,民进党竟尔如同失却了导航机能的船只一般,在汪洋中载浮载沈。而近半月前爆发的前总统陈水扁的海外密帐案,更是进一步的恶化了民进党的困境。

至今,民进党似乎只能不断的重复“土本价值”、“爱台湾”等话语;然而,从当下的情境看来,这样的呼唤竟是如此微弱,如同迟暮美人顾影自怜般的喃喃自语。

是的,这只能是喃喃自语,因为,这两句话语早已在民进党内失去了它们的积极与具体内涵:民主和人权的追寻与实践。

的确,从台湾的民主运动史来看,本土(台湾)曾经是和“民主”、“人权”具有同等意义,这是因为过去的历史特殊性所使然。早年,由于受限于“动员戡乱”、受限于修宪之不可能(因已无法在中国各省区选举出国大代表),因此,台湾的政治体制改革就必须以“反攻大陆”作为前提,在未能“反攻大陆”之前,开放党禁不可能、全面改选中央民意代表不可能、解除戒严不可能、实现完整的人权也不可能(但是我们还是不能忽略,虽然“全国”层次的政治改变难以进行,但“地方”层次的普遍选举,却孕育了坚实的基础和经验)。在此一环境下,逐渐累积与奋起的民主运动,就不可回避的提出了“台湾优先”、“本土至上”的策略以为对应,直接挑战“必须统一中国之后才能如何如何”的政治禁区。

而这股“本土”、“民主”运动,日后在蒋经国的解严、实质允许组党,以及后继者李登辉透过“宪法增修条文”化解难以修宪之困局,并在1996年开启了第一次总统直选之后,逐步的开花结果。而2000年的政党轮替,更是代表了这一“本土民主运动”的最高峰。

然而,却也在这个逐渐取得成果的过程中,民进党一点一滴的失去了具有积极开展意义的政治论述与实践,反而仅能抱残守缺的紧抓着已然失去实质内涵的“台湾、本土”等话语,但却在2008年总统大选中崩盘式的败给了他们口中的“外省人”马英九。而民进党人中至今有人却还依旧不放弃其惯性思维:“本土政党”败给了一个“外省人”,情何以堪!

如果不能从这种惯性的、抱残守缺的“本土”、“台湾”喃喃自语中走出来,民进党恐怕永远将找不出真正具有着力点的从新出发的方向。

在此要特别指出一点,民进党的迷航或失向,事实上是与他们面对中共、中国的态度有关的。民进党几乎从未分清楚过“中国”与“中共”的不同,他们厌恶中共,却同时也对中国人民一体敌视。因此,民进党的“台湾”与“本土”,在上述简略论及的岛内民主运动果实初成、而似乎越来越难找寻着力点之后,竟就此成为一种意图绝缘于中国的“自我隔离”与“区分同异”的标准,亦即,“台湾是好的、中国(其实应是中共)是坏的”,所以“台湾是台湾、中国是中国”,“两国”最好是泾渭分明、互不干涉。

这其实就是一种自我退缩的过程。民进党的“本土价值”、“台湾优先”,从早期党外运动时期积极进取的恢弘倡议,退缩成了“偏安一隅”的顾影自怜。

台湾和中国当然是不同的,但是民进党人必须清楚,这个不同,首先并不在于国号或国家的不同,而是在于政治、社会等等一切体制的不同,在生活方式的不同、在思维模式的不同、在最基本的自由与人性有无的不同。而这一切,台湾的确是站在一个毫不含糊的制高点上,可以充分的展现自信。也因此,“本土价值”就不能只是一种偏安一隅的退缩,他可以是积极的进取与扩散:我们要以台湾的经验关注中国的政治、人权;台湾的经验应当是促成极权中共瓦解的重要触媒与力量。

唯有如此,民进党人琅琅上口的“台湾”、“本土”, 才能够从新的注入新的方向与价值而不再迷航。今年初,当我看到民进党因选情告急而在电视广告上诉求过往民主运动的种种艰辛历程时,我不禁想像:如果民进党的电视广告内容不再只是“尽诉昔时悲情”,而是展现对于中国维权、信仰迫害、贫富悬殊、圈地虐杀、活摘器官等等的关注,并倡言将在执政期间内友好中国人民、促成中国的民主转化。或许民进党早就走出另一番格局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9-06 11: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