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海山:趣谈《亚洲周刊》记者江迅之特务身份

张海山

被沈婷指控为国安记者的香港《亚洲周刊》资深记者、BBC特约撰稿人、中国作家协会成员江迅。(网络图片)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9月8日讯】日前获知被拒发回乡证的香港居民沈婷,9月5日召开记者会,控诉多年来江家帮对她的迫害,同时令人震惊地曝光了香港《亚洲周刊》资深记者、BBC特约撰稿人江迅的中共国安特务身份。沈婷吁特区政府展开调查,维护香港的一国两制。

江迅的中共特务身份在香港媒体圈内早有共识,据阿波罗网记者王笃若透露,香港新闻界资深前辈5年前就告诉他,江迅是高层中共特务。沈婷在记者会上指出,江迅是中共党员,在上海作家协会官方网页上列明了这一点,但这个网页现在已经被官方撤下了。

2006年12月14日晚,联合早报和新加坡管理大学联合举办《廉凤讲座》(注:已故新加坡大使何日华之妻李廉凤在新加坡管理大学设立了《廉凤讲座》系列),内容是《一个香港记者眼里的北韩》,由江迅讲述他在朝鲜的见闻,新加坡《联合早报》评论员杜平当主持。

老练的杜平做了一个简短的开场白,据说,后来不少人跑来跟他说,开场白很精彩,不落俗套,简练,而且恰到好处。所谓“恰到好处”恐怕是杜平“点到即指”的两点介绍,杜平在其博客保留了那次精彩的开场,关于江迅的部分大家可以自己体会。

“经常阅读《亚洲周刊》的朋友,都应该知道江迅这个名字。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很善于捕捉独家新闻,挖掘内幕消息。至于他的简历,大家从那本小册子上已经知道了,很详细,我就不浪费时间赘述,但我要侧重向大家介绍两点。

第一,他对中国政治、社会和其他领域,有着特别敏锐的嗅觉,外界后来所知道的关于中国的内幕新闻,有很多都出自江先生之手。这一点,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他的消息那么灵通?为什么有那么多事情,我们不知道他却知道(笑)?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我们不认识他却认识(笑)?为什么有的人被捕了,而他却没有被捕(哄堂大笑,掌声)?这是一个谜。我希望今天晚上和大家一起揭开谜底(热烈掌声)。

第二,朝鲜是那么的封闭和专制,中国和朝鲜的关系那么密切,为什么大陆的记者都难以进入,而江先生却能够容易进出,不是一次,而是五进五出。他为什么能够畅通无阻,而且一点事情都没有?他究竟是凭什么“骗取了”朝鲜人的信任(笑)?这是第二个谜。我也希望今天晚上能够揭开谜底。

现在,我就请大家和我一起,用热烈的掌声,把这位神秘的人物请到台上来。”

讲座后,署名陈慧霞在《联合早报》发表了有关报导,题名“香港资深记者江迅:我见识了朝鲜特务的本事”,报导指出,江迅在1996年、2001年、02年、05年及06年五上朝鲜,前三次以投资考察或旅游的假身份“潜入”,第四次应朝鲜政府邀请,首度以香港记者的身份访朝,06年4月,他再度以私人身份北上。

文中特别指出,2005年访朝的《亚洲周刊》资深特派员江迅是港台两地第一个受邀访问朝鲜的记者。为此,“朝方对他作了半年调查,内阁批准后才发邀请函,对其‘祖宗十八代’了若指掌,连他女儿20多年前随中国儿童团体到朝鲜表演,和朝鲜领袖金正日合拍的照片都翻找了出来。”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与其说朝鲜查了江迅的“祖宗十八代”,不如说中共对江迅的全面政治审查合格,作为最信得过的资深特务嘉奖他成为访朝第一人,再多喂给些“料”给他,搞得再“资”深些。

江迅的“资深”实质上就是中共有意栽培出来的,不断的给其“喂料”并为其创造“管道”,还有人看见江迅进出中联办如若迈越自家大门,中共的目的就是要在香港打造这样令人羡慕的八面玲珑、四面通吃的“资深”人物,从而培植中共海外龙头媒体,进行核心带动,主导海外舆论,也同时作为其他暗红、半红的亲共媒介的风向标。当然,这样的人物也需要是个聪明人,“悟”性要好,就象张艺谋,张丹红之流,要能够消化吸收中共的最新意图,做好掩盖、伪装,能技巧的为主子说话。

事实上,中共扶植培养象江迅这样的特务在海外人头很多,不多中共也就称不上所谓的大规模的海外媒体渗透了。对特务人们习惯上采用防守,一般不会主动揭露反击,心知肚明就行了,谁也不想惹事生非,故此,这层不轻易捅破的窗户纸往往就成为了特务的活动空间罩。

这并不说明大家就该害怕特务,虽然有中共流氓撑腰,要知道这世上不怕他们中共主子的人都多得是,更何况下等特务。可悲的特务表面上如欢蹦乱跳的鱼,一旦自以为是、欺人太甚而逼人打破鱼缸,就象皇帝的新装被人喊了一嗓子,剩下的就只好自己裸奔了。

资深的江迅就是因为欺人太甚而被香港铁女子沈婷撕下了画皮。沈婷的新闻发布通知对江迅来讲犹如霹雳当头:本人是香港居民沈婷,将于9月5日下午3点在铜锣湾轩尼诗道402号德兴大厦4楼召开记者会。内容如下:揭发《亚洲周刊》资深记者江迅(英国广播公司特约撰稿人,中共党员)为潜伏香港新闻界的上海国安人员,并充当上海帮成立的沈婷工作组的香港负责人,为了夺取本人搜集到的上海帮罪证,对本人多方滋扰迫害,导致本人四年多来不获发回乡证,无法回乡照顾双亲。这种行为严重违背一国两制方针,侵犯香港公民的合法权利。特区政府及中央政府必须认真调查此案,让法合法回家。欢迎各媒体记者光临采访,指导。沈婷,2008年9月4日。

江迅及同伙太太几经威胁沈婷试图取消发布会,最终无果,只好选择了关机,躲了起来。有报导说,江迅曾威胁要打官司讨说法,这恐怕就不是他说了算了,要看中共主子是否愿意把一个资深特务的培养经验放到法庭上与大众共用。

以江迅为例,该人的特殊任务分析起来有三类:1,发文曝料,宣扬中国正在变,改革小步走,以此来安抚公众情绪,为胡温拖出时间,同时离散、瓦解、唱衰海外民运力量,为中共招安劝降。2,接受上海帮的指示,重点对付沈婷等与内地牵连的维权人士。3,接受曾庆红、周永康等国安方面的指示,关键时刻向法轮功捅刀子,配合海外计划实施。此外就是被中共内斗各方指使做手脚,走钢丝平衡不好,则会被另一方敲打脑袋。

最近,也许是中共各条线都下了任务,搞得江迅不得不三条线一起上,《亚洲周刊》就见他一人里外忙得不可开交。

四川大地震以后,中共在海外挑起法拉盛事件,召集流氓﹑帮凶围攻退党中心,这是中共国安精心部署的大动作,动用了所能动用的各方力量,江迅当然也不例外。

《亚洲周刊》二十四期(2008-06-22)江迅采访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召集人甄燊港,发文题为“民运不能汉贼不两立”,表面向民运人士劝降,“你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承认中共执政,当然就无法回国,不能与十三亿人民一起,你是担心自己的所谓良知受损,头上光环受损,还是丧失十三亿人觉醒的机会,难道有比促进民主社会的建立更重要?”,但更阴毒的是在文中“不经意”的对外透露法轮功的“秘密”。

在开篇“为什么说是屈辱感?”一节中谈到民运缺钱,江迅采访的甄燊港却把话题漫不经心的转到了法轮功身上,“过去八年来,陈水扁把大量金钱投入法轮功身上,原因很简单。法轮功的确能配合台湾当局台独的战略意图,一直在世界范围骚扰中共;法轮功号称有三十万人,民运分子有什么?法轮功能起到的作用,你能起到吗?”

说台湾政府给了法轮功大量金钱,这一点不仅新上台的马英九现在也查不出任何事实,就连中共搞了多少年栽脏诬陷,也拿不出半点像样的蒙骗证据。倘若,江迅真的得到了这块“真料”,为此《亚洲周刊》发独家号外都能叫卖,怎么此时江“资深”的新闻敏感性一下变得如此之低,只是个借其口照录而已?只能说,此两人在演戏,王八看绿豆,大小特务对眼罢了。

江迅要出色完成配合法拉盛事件的政治任务,就是要暗藏这句明显信口开河的谈资,果然,不久,中共特务们就以《亚洲周刊》暴料“陈水扁把钱转移海外并大量投入法轮功”作为新发现,开始四处传播谣言了。

甄燊港谈民运缺钱,可他的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却是财力十足,外界透露,某年东京民主大会别人没路费,他们去了八个人,而且在大会上全程摄像,有人问“民运哪有这样干的?”

不仅如此,就在《亚洲周刊》同一期里,江迅还有另一篇特稿,是旨在瓦解民运人心的重头篇,“中国民运不能仅像一盏灯”。

江迅使用同样技巧,把五毛党(网路特务)的言论认真的一一呈现。在“独立评论”网站,民主人士草虾质问江某:“所谓海外华人关心民运的语调,如同这位江迅先生宣传的‘中国进步了,民运却退步了’,‘很多民运人士逢中必反,一再站在国际反华势力一边,任何民运,如有西方人在背后支持的影子,它肯定不受大多数中国人欢迎’,民运中很多人出现争权夺利、经济贪腐问题,让人感觉‘天下乌鸦一般黑’,甚至比中共还差”……这类语调,是把匪共美化为“中国”,把义工性质的民运描述成能与“中国”抗衡的力量,把专政对民主的阻碍,转嫁为“民运内斗”。这些“内斗”,又是谁在操控呢?说民运不许与法轮功搞在一起、不许与藏独勾结、不许与维吾尔勾结……,不许支持大陆的抗暴事件,最后又问“国内某某事件,怎么没有民运”,这就像我的母亲不许我与姑娘A恋爱、不许与姑娘B结婚……,最后问我:满街的孩子,怎么没有一个是你的?江迅先生的这篇访谈,传达了江泽民先生给民运的讯息:海外民运必须接受中国政府的领导,在中国政府允许的话题下活动。”

当然,江迅也不会忘了给胡温唱赞歌,那是其长期不懈的政工任务。其中十三期(2008-04-06)、三十五期(2008-09-07)都拿《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言论以示歌颂,“中南海对意识形态管理的思维和方法,逐步透明、放开是总趋势。”,同时按抚人心,拖出时间,“因此不管怎么说,毕竟是进步了,只是大家觉得进步还太慢,希望再快些。”

其中混淆视听的是,杜导正提到的中共前高官李普先生为法轮功说话一事,没见江迅有任何直接评价,而是统统被归为了胡温的网开一面,所谓中共主子开明。事实上,李普先生一身正气,分别在2006年5月25日、2007年10月31日、2008年6月12日三次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为法轮功说话,“从文革六四到法轮功”,“高干李普支持汪兆钧要求在国内起诉江”以及谈法拉盛事件的“中共犯蠢施暴反助法轮功发展”。李普先生并不是受益于胡温的开恩,而是以对人民负责的历史责任,呼吁胡温,“顺应历史潮流,放弃一党独裁体制,建立一个全新的民主制度,真正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问题”。

江迅对李普的义举不感兴趣,忙着写文章的同时,还要充当中共国安的眼线向上海方面打沈婷的小报告,阻止沈婷获得回乡证。江迅的报告里重点指沈婷和法轮功媒体有来往、和郑恩宠关系密切等。可见江迅一方面,写文章表现胡温的政治开明,标榜李普的日子好过了,同时又转过脸来,以沈婷接受法轮功媒体采访而断人生路,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资深特务的资深示范。

还是请徒剩画皮、已无人骨的江特听听一个弱女子的人声吧:“他们在找我谈话的过程中也说,要和法轮功媒体断绝来往,我说无论新唐人、大纪元还是希望之声,只要他们对我是真实的报导,沈婷对于媒体的采访没有选择性。”

遇到有信仰、有骨气的豪杰,江迅终于知道中共特务不好当啊,当资深特务就更难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9-08 8: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